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东德的国企改革及社会效应

作者:王 屹  时间:2015-09-17

  阅读提示:柏林墙的倒塌使东、西德国完成了政治统一的历史任务, 步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然而, 正当德国民众为这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欢呼雀跃之时, 德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及银行界人士却冷静地向人们发出警告:如果德国在短时间内完成统一步伐, 将会给德国经济带来许多问题。后来的发展事实证明, 随后在德国东部地区所进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 使原东德经济迅速地实现了市场化, 但统一的德国, 也同时把虚弱的东部经济一下子送入了国际竞争的轨道。

  1997年11 月10 日, 曾在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长期负责经济工作的克劳斯·冯肯博士,在由中国国际交流协会与德国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共同举办的“国有企业的改革及社会效应”研讨会上,就原东德国有企业私有化及产生的社会后果做了专题报告。

  在报告中,冯肯博士指出,过去的7 年德国东部地区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旧的计划经济已经完全被市场经济所取代。企业获得了自主权, 每个人都可以申办公司, 整个社会经济完全按照市场经济的模式来运行。

  ———新的法制体系迅速建立。法制观念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 便深入人心, 而法制本身也已成为人们一切活动的行为准则。

  ———完成了社会福利体系的全面引进。两德统一后, 已在原西德地区存在40 年之久的医疗、养老、失业、事故保险等社会福利体系被移置到德国东部地区。目前, 虽然德国失业率仍然很高, 但新联邦州失业人员的收入水平已比原东德时期有了很大的提高。

  ———实现了国有企业向私有化的转变。目前,在新的联邦州中,已有99%的企业实现了私有化,国有企业已所剩无几。在评价德国东部的企改进程时, 冯肯博士指出, 德国在建立现代企业体系的道路上, 已走过了一半的路途。这里需要说明的是, 原东德地区国有企业所进行的私有化改造, 更准确地说, 实际上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非国有化, 其中既包括私有化, 也包括股份制、社区制。

  两德统一以后, 德国政府面对的首要问题即是货币改革。我们知道, 在1989 年以前, 1 个西德马克可以兑换4 个东德马克, 而1990 年货币联盟以后,这个比率就由过去的1∶4 摇身变为1∶1 。可以这样认为, 经济联盟使原东德地区的货币升值达300~ 4000%, 而货币升值又将原东德地区的国有企业推入了更为严峻的境地———大量产品无法卖出, 企业资金积压严重, 与此同时, 却有大批的原西德企业的产品倾销到东部德国。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金融环境背景下, 德国东部地区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私有化活动。

  之所以称其为“大规模的私有化活动” , 是由于原东德地区几乎是国有企业一统天下。而此次进行的私有化改革却是一项针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浩大工程。

  据冯肯博士介绍, 私有化改造开始后, 原东德所拥有的2.3 万多户小企业中, 除有8112 户被关闭以外, 其余的1.5 万户很快都顺利地实现了私有化改造的任务。与小企业的改革步伐相比, 大型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过程就显得十分艰难。1990 年, 政府建立了托管局, 专门负责大型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造工作。经过资产评估, 一些效益好的或是有发展前景的大型企业很快即被西部资本雄厚的大企业、大财团等所购买, 而剩下的1000 多家不景气的企业, 却由于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经济效益极低而无人问津, 成为政府的一大“包袱” 。

  事实上, 这种状况的出现是完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谁也不会花钱购买一个并不赚钱的企业。一旦某种物品没有了市场需求, 其价格势必要下跌, 而当这种物品本身又存在质量问题时, 其价格跌势就更难以控制了。因此, 在后来的国企改革中, 出现一些特大型企业出售价仅为几十马克, 有的甚至还需政府倒贴钱才能卖出的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

  稍加探究, 我们便会发现, 德国政府下决心“啃” 下这块硬骨头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将这些困难企业卖出去, 而是要为企业买回投资者。为了“挑起” 人们对这类企业的购买欲, 政府制定了优惠的出售价格, 但同时也要求买主必须承担一定的义务与责任, 如保证对企业追加一定数额的投资、保证在今后的经营活动中向社会提供一定数量的就业岗位等。

  这样, 到1994 年12 月底, 托管局掌管的企业仅剩192 家, 有近1 .5 万户大型国有企业实现了私有化。统计表明, 在这种私有化的过程中, 有2600 户大型企业卖给了经营性公司, 855 家卖给了国外投资者, 4200 家交还给了国有化前的所有者, 263 家还给了乡镇, 此外, 还有近3500 家大企业被责令停业。从1991 年到1996 年, 联邦政府对托管局和私有化企业给予了很大的援助(主要是贷款)。当然,在这种援助活动中, 税收资助措施及社会市场管理

  机构的经济协助行动所起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的。1994 年, 托管局宣布解散之时, 其负债总额为2700 多亿马克, 全部被转移到“德国统一托管基金”之中。

  自大规模的私有化活动开展以来, 德国东部地区的生产缺口便不断上扬。1991 年, 其国内生产总值为2060 亿马克, 国内市场需求3583 亿马克, 缺口为1523 亿马克。到了1994 年, 该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567 亿马克, 国内市场需求却增至4676 亿马克, 生产缺口增至2109 亿马克。随着生产缺口的增加, 来自于西部的援助也不断加大。在这种因素的支持下, 1993 年、1994 年东部经济进入了激增阶段,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了西部, 并给人以奋起直追西部的感觉。但是, 到了1995 年, 东部经济的增长速度开始下降, 并逐步与西部接近。一些经济学家开始预测, 到1997 年、1998 年, 东部经济的增长速度要略低于西部, 东部经济的发展至少还需要50-60 年的时间, 才能赶上西部的水平。东部国企的私有化改造及西部的经济援助, 虽然曾使东部经济一度进入激增状态, 但其经济的增长并未使社会失业率降低, 相反却出现了就业率极剧下降的现象, 注册失业人数不断增加。虽然政府采取了增加短时工、实施再就业计划等措施, 但是,直至今年, 社会的失业人数依旧是有增无减。

  与此同时, 东部的劳动生产率也呈现下降态势, 而企业的工资成本却在不断上涨, 致使企业几乎没有盈利, 也就更谈不上竞争与发展了。事实上, 无论是经济增长与劳动就业间的剪刀差, 还是东部经济激增阶段的迅速结束、劳动生产率的降低都与其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密切相关。比如, 东部的建筑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为18.5 %, 而西部建筑业仅占5 .4 %。德国统一后, 大量资金被用于东部的企业厂房、办公场地等的建设, 建筑业的发展为德国东部地区的经济增长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但到1995 年, 随着许多大的援助计划的相继结束, 东部地区建筑业的发展速度也减缓了许多, 而与所占比重过大的建筑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东部的加工业比重又过于轻小, 约为19.4%(西部为28.4%)。这样, 便很难利用加工业的发展弥补因建筑业发展受阻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或许正如艾伯特基金会的一位负责人所讲, 经济改革的过程不仅需要很长时间, 而且还是一个艰难的历程。经济改革所带来的结构调整是目前许多国家都在探索解决的问题, 发展经济是改革的目标, 经济的发展需要社会的全面进步做支撑。然而,有时人们思想观念转变的难度却远远超出了经济学家们的想象。

  (原文刊载于《中国改革》,标题为“东部德国的国企改革及社会效应》)

来源:中国改革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