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石小敏:国企改革最重要是打破垄断开放市场准入

作者:石小敏  时间:2012-05-08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11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发表了题为:“全球化与转型模式”的主题演讲。石小敏表示,过去的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得益于抓住了新一轮全球化浪潮的机遇。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的体制改革为中国大规模引入制造业资本奠定了基础。但是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中国经济多年快速增长所带来的问题开始暴露。中国必须进一步改革,开放基础工业和服务业,才能让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发展。

  新全球化贯穿过去三十年

  石小敏认为,过去的三十年世界发生了五件比较大的事情,第一件就是新全球化,它包括全球信息一体化,全球金融一体化和全球市场一体化。由于全球事物的相互融合和连接,新的全球化还催生了价值体系一体化,规则一体化和评估标准框架一体化。第二件是苏东集团的崩解,第三件是中国的改革开放,第四件是2008年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第五件是北非中东地区爆发的茉莉花革命。

  在这五件事中,全球化发挥着统领和贯穿全程的作用,其它的四件事实际上是全球化展开过程中的大事件。比如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意味着新全球化第一阶段受挫,开始进入调整的过程,同时为全球化的下一个阶段做准备。

  石小敏说,全球化是一个新的历史进程,信息全球化、经济全球化带来了社会文化乃至政治方面的全球化。全球化作为一种新的历史观,作为一种新的观察分析事物的思维框架,正在越来越大程度地取代冷战的思维和冷战的分析框架。如果将苏东崩解的分量形容为9 .5级强地震的话,那么中国粉碎“四人帮”,实行改革开放的分量应当有9 .3级,茉莉花事件则有9级。当前中国决策层的执政方针已经有所调整,以前奉行的是经济第一,现在则把关注民生、稳定社会放在了第一位。所以国人应当从大的历史事件中看到一种历史的逻辑。上述的五件大事,真正代表历史逻辑的是全球化,特别是这二三十年的全球化发展,应该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非常值得继续探讨的一种思维框架、一种认识论,也可以把它提到发展观、历史观的角度来看待。

  全球化思维框架与冷战思维框架有很大的不同,冷战思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总要先压倒敌人。全球化思维不是这样的,由于全球变成了一个整体,互相之间的联系加强了,人们在解决问题时,面对的问题超越了民主国家,超越了主权,它需要全球来共同解决,寻找出新的逻辑规则,并且寻找出新的治理结构和治理框架来解决。例如气候问题、国际金融危机问题、美债欧债问题,都已经超越了主权的范围了,需要全球合作。这些问题只有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讨论,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要给全球化冠以“新”字呢?石小敏表示,之所以会有经济学界的人提出新全球化的概念,是因为开始于二三十年前的这一轮经济全球化有一个质的飞跃,它是建立在互联网计算机技术和信息革命的时代,是信息的全球化引起了同步的金融全球化。

  而且随着冷战的结束,全球的市场在空间上也已经一体化了,一大批跨国公司逐步演变为全球公司。何为全球公司?石小敏认为,当一公司本土的销售额、雇佣职员的比重跌到50%以下,这个公司就变成了全球公司。

  石小敏认为,这一轮全球化带来一个很大的变化,即全球的经济结构在整体上越来越变成一个有机联系的等级分工的金字塔,全球成为了一个整体的机构,它的价值链条的分工、运转等和二十年前有了巨大的变化。二十年前全球的经济联系,主要是一个大国带着周围的一些小国的集团化形式,等级分工并不明显,那时世界经济研究的主要是国与国或者集团和集团之间的双边关系。而如今,在对很多事情分析时都是先就全球经济整体分析然后再分析双边关系。“例如中美关系问题,如果在全球体系中仔细分析透了再讨论双边问题的话,许多问题就容易解释了。”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形成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一轮全球化中没有丧失机遇,抓住了这一轮全球化给中国提供的有利条件。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卓有成效

  由此引出的新问题是,当前该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模式呢?石小敏介绍说,虽然经济发展方式比增长方式涵盖的内容更广,包括社会、政治、文化和结构调整等多方面的变化,但是从中国的现状来看,重心还是在增长上,相比较而言,中国的社会、政治、文化的变革要慢得多,这里要讲的中国模式指的是中国增长模式。

  石小敏认为,中国模式应该指的是中国总的现代化模式,或者说是治理模式,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总的治理模式。中国近三十年来将主要精力集中于经济增长模式上,确实取得了非常大的成效。

  从过去30年的实际进度来观察,中国的治理模式和经济增长模式是相互关联、互为表里的,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中国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开放经济,到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进行了调整,并于90年代后半期逐步加大了开放的步伐,到本世纪已经是大开放的局面,每一个阶段增长的动力和增长的模式都有所不同。中国在从一个阶段向另一个阶段过渡的时候,都会发生很多变化,这些变化牵动着中国的治理机构,牵动着中国治理模式的调整。比如部委的裁撤与设立,财政金融制度的变化,这些都能体现出治理模式与增长模式的表里关系,增长模式的每一次变动都会带来治理模式的某种调整。

  为了将增长模式形象化,石小敏引入了莫比乌斯带的概念。如果将一个长方形纸条的一端固定,另一端扭转半周后与之前的一端粘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拓扑学中的莫比乌斯带,一只蚂蚁可以顺着带子的内圈爬到外圈上来。他说,中国进行改革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改革和反改革的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壁垒分明、水火不容的,就好比莫比乌斯带,从内圈到外圈很容易。

  如果将一大一小两个莫比乌斯带上下连在一起,就会形成“8”一样的图形,石小敏将其命名为“莫8循环圈”。上面的圈子代表国际市场,下面的圈子代表国内市场,上面的圈子比下面的大20倍,意味着从总量上来说全球市场应该比国内市场大20倍。他认为“莫8循环圈”是对中国现在经济增长模式的简单形象化。

  石小敏解释说,中国在2002年以后客观上形成了真正的出口主导型发展战略,在国内招商引资制造出口产品,再用外汇购买大宗原材料、零部件,这样就带来了贸易顺差。与之相应的是,从本世纪初,中国人民银行改变了基础货币投放的机制,不再主要靠贷款给国有企业,而是越来越多地依靠收购外汇。到2006年时,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10000亿美元,央行当年收购外汇占款已经超出了央行应该合理投放的基础货币量,于是市场上的广义货币量大量增加。为解决这一问题,2007年央行采取了发行央行债券和提高准备金率的方式,用以回收商业银行投资,减轻央行的负担,降低整个货币系统的压力。这两个办法减少了基础货币,降低了由于收购外汇导致的外汇占款增长太快带来的货币投放过多的风险。但是由于外汇增长越来越快,央行又没有放开资本流动,于是大量的人民币进入国内市场,在国内搞投资。虽然现在准备金率已经提高到20%,但是在2002年-2008年,中国国内资金流动的圈子还是比较健康的,这让中国快速地从制造业大国变成了全球经济大国。

  所以,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核心特点是政府主导市场,或者说是政府管控、调整市场。中国政府有很多的手段来进行经济调控,除了规划审批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段是对要素的管控,其中金融体系就是用以管控要素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体系。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