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还须继续打破部门壁垒

作者:韩振  时间:2014-04-07

  

  3月3日,四川绵竹晨曦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卿山平从绵竹市政务服务中心工商窗口领到新版的工商营业执照。王平 摄

  今年3月1日起,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在全国范围内推开,除法律法规有特别规定以外,取消了公司最低注册资本限额、缴足出资期限、股东首次出资及货币出资比例的限制,公司实收资本不再作为工商登记事项。半月谈记者在重庆部分区县调查了解到,作为此项改革试点城市,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确实给当地很多企业带来便利,但由于一些部门不愿放弃手中的权力,导致此项改革推进困难。

  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红利初显

  “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之前,注册企业必须要有一定量的资金,部分创业者感到门槛过高。现在资金屏障取消了,拥有技术和市场就可以办企业,这圆了我们的创业梦。”重庆长寿区一家微型企业负责人李垚东告诉记者。

  重庆从去年开始启动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九龙坡、北碚、长寿等9区县的微型企业实行“先照后证”、资本认缴制等改革,激发了人们的创业热情。

  “首先是降低了创业成本。”李垚东说,实施注册资本认缴制后,之前需实际缴付的资金,现在只需要承诺在今后一定时限内缴付即可。同时,之前实缴的注册资本需验资,认缴后为微型企业省去了1000元左右的验资费。此外,减少了租金,之前原则上住宅不能用来注册企业,必须要租用商业用房,租金较高,现在微型企业可在自有住宅经营,省去了房租费用。

  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还减少了中间环节。“首先是验资环节,之前需要将注册资金存入银行,由银行开具进账单后,找会计事务所出具验资报告,至少需要跑一周多时间;其次是领照环节,之前注册公司须先到工商局申请名称,拿到名称许可通知书之后去办理相关手续,之后才能到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而现在直接就可以办营业执照。”重庆一家文化交流公司负责人杨丹告诉记者。

  重庆市工商局注册分局局长吴岗介绍,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之前,办理营业执照需要两周时间,现在当日办结的达到70%,最迟5个工作日即可办结。此外,对于部分将经营场所设立在住宅的企业,因涉及改变住宅用途为经营用途,之前需找业主委员会或居委会进行协调,甚至要找每个住户签字同意,现在则不再需要“住改商”的手续。

  此外,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还提高了运转效率。“首先是资金运转效率,之前的注册资金在验资户不能流动,将资金从验资户转到可以流动的结算户,至少需要一个月,现在资金则可以自由使用;其次是企业运转效率,之前是许可证和营业执照获得后,企业才能够进行商业活动。实行‘先照后证’后,企业取得营业执照,就可以一边申办许可证,一边提前进行招工、签约、广告宣传等开业筹备事项,节省了大量时间。”李垚东说。

  部门壁垒制约改革发挥效能

  优惠政策出台了,创业门槛降低了,改革效能是否能够完全发挥?部分微型企业主以及工商登记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改革为企业节约了不少成本,但因相关行政审批事项繁多,一些部门利益至上,使得改革的推进困难重重。

  重庆市工商局去年底对全市的工商登记前置行政许可进行了梳理,发现与营业执照直接挂钩的行政许可共有139项。“行政许可总体上分为三类:经营主体的许可、经营资格的许可、经营人员的许可。有些许可已经与市场规律脱节,但仍在执行。”吴岗举例说,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要求成立之前要报批,但报批的部门含糊不清,且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已经很少申请。

  重庆市蒲公英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去年7月成立的一家小微企业,主要经营电子商务,月营业额达5万元。目前该企业因无法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而受到限制。“没有取得许可证,就意味着我们的收益是不合法的,但办理该许可证企业的注册资金需达到100万元以上,并且许可证发放的数量还有限制,这对于我们这些小微企业来说是无法逾越的一道坎。”该企业负责人徐菠告诉记者。

  许可证让从事电子商务这类新兴信息产业的创业者无可奈何,也让从事农村服务业的农民望洋兴叹。重庆市北碚区咏唯农家乐负责人曾吉军说,他的农家乐取得营业执照后,一直无法正常营业。“我按照相关规定申请《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时,对方称我开办农家乐的房间只有20余个,规模达不到发放许可证的标准。”

  “一些部门之所以不愿取消行政审批权限,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出于狭隘的部门利益,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担心所在部门会成为‘清水衙门’。相关行政部门的阻力不消除,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的效能将难以发挥。”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廖成林表示。

  深化配套改革才能释放红利

  改革是当下中国最大的红利。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事关市场主体的发展状况,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突破口和先行军。由于工商登记与其他行政许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亟须其他部门协同,只有形成部门联动、简政放权的格局,才能够切实取得成效。

  “今年来,国务院多次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我建议继续从国家层面,全面梳理现有的前置审批,对阻碍创业、不符合三中全会精神的审批事项予以废除。”重庆市工商局微企处处长聂刚表示,一般情况下法律或者行政法规设立的行政审批事项较为科学,但现在的突出问题是部委设立的行政许可过多。应当按照“非禁即许”的原则,只要不危害国家安全、损害群众利益,都允许其创办企业,尽快将创业门槛降低。

  “推进工商登记制度改革,需要强有力的推动力量,建议省级层面成立高规格的领导小组,统筹推进工商登记制度改革,推动许可部门配套措施的出台。”吴岗告诉记者,工商部门先行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单靠工商部门一家难以推进,只有办照部门和许可部门都为市场松绑,改革红利才能彻底释放。此外,应取消部分行政许可的资金、数量和时间限制,让更多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真正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廖成林认为,企业设立的门槛降低后,势必会产生更多市场主体,这对监管工作会带来巨大挑战。他建议,尽快建立企业信用制度,政府作为企业的登记机关,对企业的信用信息进行收集,并及时向社会公布。同时,要按照“宽进严管”的原则,对市场主体实行抽检制,一旦发现违规情况,必须予以严厉查处。

来源:半月谈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