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高善文:僵尸企业多的行业都是国有资本集中的行业

作者:高善文  时间:2017-04-11

  我们要金融支持创业、创新、支持实体经济,谈一些原则没有用的,这些原则没有落地。从落地角度上我谈一些实实在在的话题,在这里分享一点我的观察。

  一个叫化工行业,一个叫钢铁行业,为什么拿这两个行业作为话题来讨论?这两个行业有我们非常感兴趣的特征。第一个的话讲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水深火热、产能过剩,经营很困难是传统的重化工业行业,机械投资、4万亿等等,在生产这一端是重化行业需求崩塌条件下出现了非常大的问题。

  钢铁行业、化工行业重化体量非常大的,非常重要的代表。钢铁行业和化工行业的体量差不多,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占就业的比重,包括纳税的比重等等很多重量的指标,有时候化工行业大一些,有时候钢铁行业大一些,这两个行业差不多。在需求崩下来,面临去产能的压力,在宏观层面体量差不多的。

  我感兴趣更感兴趣是第三个特征,就是在钢铁行业,国有资本在整个钢铁行业所拥有的总资产的占比在60%左右,化工行业的话大概在20%。化工行业是一个高度民营为主导的,也许可以说以市场为驱动的行业。钢铁行业是国有来驱动的行业。

  这两个行业最早的话大概都是2011年,最晚2013年开始出现崩塌式的下降。2014年特别困难,从2011年的顶部下来。中央提出了供给侧的政策,一个是煤炭和一个是钢铁。供给侧不覆盖化工行业,化工行业是民营经济来主导的。

  但是我们看这两个行业的表现,在企业的盈利、产品的价格,包括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实际上在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这个概念之前,最晚在2015年二季度的时候化工行业就已经起来了,在下半年股票市场的表现,价格盈利等等已经开始上升。

  化工行业高度民营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整个行业经营不下去,就死撑,撑不下去就企业家跳楼,最后厂子关门,大家一拍两散。通过优胜劣汰以后,胜下来的企业体质非常好,体质不好的企业淘汰以后,即使整个需求没有起色,市场的集中度就会提高,整个价格会回升,企业盈利会回升。

  钢铁行业在什么样的条件下盈利起来的?是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很多强制性的关闭,很多所谓的小企业、所谓没有效率的企业等等一刀切关下去。钢铁行业大幅度的反弹,钢铁盈利开始回升。

  钢铁行业为什么没有像化工行业自动调整?钢铁企业经营困难给政府打报告,有这么多的贷款,有这么多的员工工资,这么多的社会稳定,政府研究后给贷款,三个月又没有钱了再找政府,钢铁行业所面临的市场驱动优胜劣汰没有发挥作用。钢铁行业在什么情况下见底呢?政府实在受不了一轮又一轮找政府要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底?这就是僵尸企业。干脆把很多企业强行关掉,一部分产能关闭,整个价格会回升,关闭的产能是低效率的产能吗?这是非常存疑的。从总量调整角度来讲实现了行业的经济的回升,从效率上角度来讲,政府行政力量所推动的,以供给侧改革为口号的去产产能,在效率市场配置有很大的疑问。

  而重化工业跟电力、煤炭需求差不多同时需求崩下来,面临去产能压力的。钢铁和化工是两个极端的案例,不具有普遍性。

  我们做了普遍性的研究,把30年来的行业搜集起来,优胜劣汰的调整,合并一起去研究。凡是调整不对的、僵尸企业特别多的行业都是国有资本集中的行业,凡是国有资本占比很低的行业,政府不用去操心。

  我在外边开会听到一个俏皮话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这一节的结论:有一种违约叫债转股,有一种政府融资平台叫PPP。

  用政府的强制性的力量去扭曲市场,扭曲资源配置,扭曲经济自身的调整,在短期之内有一定的收获,在长期之内问题是很大的。而且政府的行政力量不扭曲,不干预的领域,经济自身的调整是非常健康的,非常正常,非常有效率。

  讲到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我给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一定程度上了打中了核心。

  1945年之前上海有租界。租界之外还有上海县令的地盘,在这里中西文化碰撞交流,经济发展非常活跃。但是分享一个细节,在租界之内,在租界的工部局所管理的范围之内,地契在流通中作为抵押品所享受的信用评级上,和黄金是一样的。但是租界以外,地契狗屁不是。租界画了一道界限,这一边是租界,另一边是上海县,地契没有本质的区别,但在金融市场上,在信用市场上,在流通市场上享受的信任天壤之别。

  这都是真实的故事积累起来的。

  如果在租界有一个房产,把它租出去了,住户付不起租金,是恶意逃租。这个时候找巡捕房,巡捕房动用行政力量,动用警察力量把租户赶走,把你的房子还给你。但是你在租界之外也有一个房子,租户的话也是不能付起租金,找这个上海的县令,这些问题你自己解决,与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去协调,你自己跟租户反复协调,协调不下来然后打架,即便没有打出人命官司,把这个纠纷闹大,找这个上海县令,上海县令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是各打50大板。对房东说,不就欠了几个月的租金,你家大业大,财大气粗,不差这点钱;租户也很可怜,干脆拖一拖,你对租户你要拖欠。导致租界以外,你在法律上所受到的保护与租界之内不一样的。

  问题的本质是中国文化一定程度上不保护产权,在债权人、债务人冲突的时候,更多站在弱势群体的一面,更多地维护债务人,维护弱势群体利益。整个文化不利于建立一个清晰的产权制度。最后的话,市场经济特别是金融市场没法正常的运行。

  我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一般的民众到底是讨厌杨白劳还是讨厌黄世仁?杨白劳明显恶意逃债。黄世仁是债权人,约定了利息,到时候不能归还上门催债合理合法。但中国的文化一边倒同情杨白劳,都同情杨白劳的结果没有人敢放债,没有人敢放债的结果是只有一类人放债——黑社会。这个市场、这个借贷关系彻底妖魔化。一个正常的信用市场,一个正常的借贷市场没有办法建立起来。借贷市场没法建立起来怎么支持实体经济。

  要做得事情很多,要把债权人的利益至少放到跟债务人利益同等甚至更加优先的位置扎扎实实去保护。有了这一条,高利贷自动没有了,有了这一条,金融体系保护起来,才能像在上海租界所看到的,地契像黄金一样拥有相同的信用评级,可以买卖,可以流通,可以在银行获取贷款,以它为基础支持金融交易。

  在我看来,关键是国家恰有其份的保护放债人的利益。

  其实杨白劳是要受到谴责,黄世仁值得同情的。

来源:金融界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