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向松祚:经济预测的理想和虚妄

——反思和重建经济学的哲学基础之六

作者:向松祚  时间:2012-09-17

  [ 许多学者都认识到,动荡、危机、萧条、衰退、复苏、创新、毁灭、突变是经济体系的基本特征。然而,他们始终无法和不敢抛弃祖传下来的约化论和决定论。因此,西方经济学之思维逻辑充满了难以克服的矛盾、冲突和对立,我称之为经济学思维的“精神分裂症” ]

  上一篇文章《经济学的最大化假设和约化论思维》试图检讨经济学作为纯粹科学的第一要义。我们已经简要说明,经济学的约化论和决定论源于西方科学传统,约化论和决定论思维统治西方科学300余年,至今依然是居于统治地位的方法论。

  上世纪7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致力于探索复杂、动态、混沌、演化、突变、非线性、自组织、不可逆性、非预测性、时间之矢……然而,复杂、动态、演化、突变、莫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至今没能取代约化论和决定论思维。

  思维的窠臼

  经济学尤其如此。稍微留意一下身边现象,我们就知道经济体系是最典型的动态、演化、莫测、突变、自组织、非线性的复杂体系,约化论和决定论思想至多只能描述和解释经济体系里极少的局部现象,许多自然科学家都认为人类经济体系是动态复杂系统的标准案例,致力于深入探讨经济体系内在演化机制,绝大多数经济学者却依然沉迷于最大化、约化论和决定论思维的窠臼,许多经济学者甚至连自己观念背后的哲学基础亦不甚了了。

  西方科学的约化论和决定论传统被称为“牛顿思维模式”。牛顿思维模式可以简化为三段论:给定边际条件和初始条件,给定系统确定性变量,系统运行规律(譬如“牛顿四定律”)就能够计算或预测出该系统未来的所有行为和运行轨迹。

  牛顿思维模式最极端的代表人物是法国数学家和哲学家拉普拉斯。拉普拉斯设想一个具有无限计算能力的“怪物”(所谓“拉普拉斯妖”),只要给定宇宙所有基本粒子的位置和运动速度,拉普拉斯妖能够准确计算或预测宇宙未来的一切,再加上牛顿定律的时间可逆性,拉普拉斯妖还能够计算或倒推宇宙过去的一切。易言之,只要计算能力足够强大(现代人可以用一台超高速计算机取代拉普拉斯妖),宇宙的过去和未来,包括人类自身的一切活动,譬如谁与谁坠入爱河,某人何时出生、何时死亡,今天我会到哪里吃饭,等等,皆可以准确无误地计算或预测出来。拉普拉斯与拿破仑生活在同一时代,据说拿破仑听说拉普拉斯妖之后异常震惊,专门询问拉普拉斯:在你的世界里,上帝何处安身呢?拉普拉斯答:上帝创造宇宙之后,我们就不再需要他老人家了!

  牛顿思维模式完全征服了经济学者。弗里德曼的著名论文《实证经济学方法论》应该算是经济学者矢志奉行“牛顿或拉普拉斯思维模式”的庄重宣言。弗里德曼说:“原则上,实证经济学与任何特别的道德立场或价值判断无关。它的任务就是建立一整套一般性的理论,根据这套理论,我们可以对经济体系里任何变化所产生的结果,做出确定的预言。预言的精确性、预言所覆盖的范围、预言与实际检验符合的程度,乃是检验实证经济学之唯一试金石。简言之,实证经济学的确是,亦能够是一门客观的科学。它与物理科学之客观性毫无二致。”

  弗里德曼的实证经济学定义为经济学界广泛接受,它与“牛顿思维模式”传统的西方科学定义完全相同。霍金举世闻名的畅销书《时间简史》给科学理论的定义是:“为了谈论宇宙的性质和讨论诸如它是否存在开端或终结的问题,你必须清楚什么是科学理论。科学理论只不过是宇宙或它的受限制的一部分的模型,一些连接这模型中的量和我们的观测的规则。它只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不管在任何意义上,它都不再具有任何其他的实在性。如果它满足以下两个要求,就算是好的理论:它必须在只包含一些任意元素的一个模型的基础上,准确地描述大批的观测,并对未来观测的结果做出确定的预言。”

  弗里德曼和霍金都强调纯粹科学检验真理的三个基本标准:“预言的精确性、预言所覆盖的范围、预言与实际检验符合的程度。”然而,如果真的以上述三个标准来检验经济学过去200多年的成就,我们将非常失望,将深刻怀疑经济学的“科学资格”,将重新思考经济体系的本质特征,重新思考经济学应该是怎样一门学问。

  经济预测之难

  我只需要列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例子,就足以说明,假若严格认真依照弗里德曼和霍金的定义来检验,经济学实在称不上是一门科学。IMF拥有成百上千全球著名大学毕业的经济学博士,夜以继日地跟踪、观察、分析和预测全球经济。然而,该组织却没能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提出任何预警,当然更谈不上准确推测。事实上,IMF从来没有准确预测过任何一次金融危机,各国经济研究机构和经济学者之命运大体类似。当然,总有一些人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预测到金融危机和股票点位。其实私下扪心自问,他们都会承认那所谓的预测与街上贩夫走卒的瞎蒙乱猜高明不了多少。

  如果说预测金融危机异常艰难,那么IMF日常的经济预测成绩又如何呢?同样令人非常失望,它从一个侧面暴露了现代宏伟的经济计量模型和经济预测模型所面临的基本困难。譬如,2007年10月,IMF曾经预测2008年全球经济增长4.8%,其中发达国家增长2.2%,发展中国家增长7.4%。实际结果是全球增长3.2%,发达国家增长0.9%,发展中国家增长6.1%。又如,2008年4月,IMF预测2009年全球经济增长3.8%,发达国家增长1.3%,发展中国家增长6.6%。到2009年1月,IMF将预测分别下调为0.5%、-2%和3.3%。2009年4月,进一步下调为-1.3%、-3.8%和1.6%。实际结果分别是:全世界经济增长-0.8%,发达国家增长-3.2%,发展中国家增长2.1%。

  再譬如IMF关于中国经济之预测。2008年4月,IMF预测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9.5%,2009年1月下调至6.7%,2009年4月进一步下调至6.5%。实际是中国经济增长8.7%。误差如此离谱的预测,与所谓纯粹科学的要求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从最本质意义上说,人类经济体系是一个不可预测的动态体系,我们没有能力预测经济体系的演化和突变。科学家今天终于承认,演化和突变过程甚至无规律可循。不幸的是,经济学者从来不愿意正视这个简单事实,他们机械照搬“牛顿思维模式”,完全漠视了人类经济体系是一个复杂、动态、演化的非线性体系,稳态、均衡、恒等、线性等静态物理学概念,根本就不适合描述经济体系。

  经济思维的致命冲突

  “牛顿思维模式”塑造了经济学者的思维世界和基本理念。全部经济学都可以用下面一些词语来概括:静态、稳态、均衡、线性、效率、最优、个体、微观、可逆、必然、确定性、无限理性、精确推测、意料之中、永恒、普遍、普适。不仅如此,牛顿思维模式最终将经济学变成一个宿命论的思想世界。所谓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学帝国主义、西方中心论、美国中心论和历史终结论,亦是牛顿思维模式统治经济学和人文科学的必然结果。

  当然,经济学者并非完全没有看到经济体系的真实面目,许多学者都认识到,动荡、危机、萧条、衰退、复苏、创新、毁灭、突变是经济体系的基本特征。然而,他们始终无法和不敢抛弃祖传下来的约化论和决定论。因此,西方经济学之思维逻辑充满了难以克服的矛盾、冲突和对立,我称之为经济学思维的“精神分裂症”。

  静态和动态、停滞和演化、均衡和非均衡、稳定和不稳定、线性和非线性、效率和无效率、最优和非优(次优)、个体和集体、微观和宏观、可逆和不可逆、必然和偶然、意料之中和出乎意料、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理性和非理性、理性无限和理性有限、精确推测和难以捉摸、永恒和暂时、普遍和特殊、命定论(宿命论)和自由王国、先验和自发,是经济思维里自始至终存在的致命冲突,绝大多数经济学者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思维模式的内在致命冲突。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