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中央向外界传递信号:增长压力大 改革不动摇

作者:  时间:2014-04-09

 

  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学习时报》等接连发表《中国经济:要“兴奋”不要“兴奋剂”》等文章,就稳增长议题进行解读。

  承接去年四季度以来经济增长放缓态势,今年开春以来中国宏观经济持续承压,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的相同历史节点——困难比预料的多。

  按照中央政府部署,中国将迎来一系列集中于投资和消费领域的经济刺激措施,棚户区改造、铁路等基建项目将领衔“稳增长”。4月8日,新华社下属《中国证券报》发布预测:“在投资方面,预计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保障性安居工程、棚户区改造等重点民生项目建设将提速。在消费方面,将积极培育新的消费增长点,着力完善内贸流通总体布局,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准入有望进一步放宽。”

  事实上,自4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公布了上述被外界称为“微刺激”的措施后,坊间即有“四万亿”式猜测。但通过对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学习时报》等中央媒体近期解读稿件的梳理,可以发现,中央试图向外界传递信号:尽管中国经济当前下行压力较大,但在未来一段时间,改革、转型以及升级仍是主要取向,刺激政策没有“出圈”,属于既定计划之内。

  其中,由国务院直属的《经济日报》分别在4月3日、4日、5日头版刊发系列稿件:《增长要“稳”,改革要“进”》、《保持定力,主动作为》、《做好加减法,政府市场齐发力》。

  这组稿件大致明确三个趋势:稳增长和改革二者都要兼顾,不会顾此失彼;定力被继续强调,增长要“稳”有“定力”,改革要“进”有秩序;政府与市场关系将继续作为改革切口,实现责任和权力同步下放、放活和监管同步到位是当务之急。

  6日,新华社播发《中国经济:要“兴奋”不要“兴奋剂”》,进一步明确中央不打算“短期刺激”的态度:“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已经不能再走以前靠一轮接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来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的老路:一旦感觉经济增长乏力,就立即打开货币政策的闸门,制造新的投资增长点,刺激房地产市场——这种注射‘兴奋剂’式的增长方式,虽然让中国经济能够在短期内实现数字上的高增长,留下的却是需要长久消化与面对的副作用——产能过剩、房价畸高、通货膨胀……与短期的‘刺激’相比,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更需要稳健而深入的改革。”

  的确,尽管新近出台的多项“微刺激”措施无疑将有助于实现稳增长和保就业目标,但这些政策确实早在今年3月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埋下伏笔,政策出发点甚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都有提及,用新华社的话来说,“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的政策带有更多具有既利当前、又惠长远的‘改革色彩’。”

  为此,中央领导反复强调“定力”。3月31日,张高丽在河北与部分企业负责人座谈时即表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困难和风险,要坚定信心,保持定力,主动作为,克服困难,努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

  前天出版的新一期《学习时报》,亦在头版呼吁“保持定力,主动作为实现稳定增长”。文中,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世界经济研究室主任陈江生提出,“中国的宏观调控能不能保持住定力,就要看两点,一个是方向和做法是否想清楚了,另一个是问题是不是暂时的、可控的。显然这两点都是明确的。”

  在论述此次经济下行的可控性时,陈江生作出三项判断:“经济增长即使表现下行压力,除非遇到极端情况,不可能下行太远……中央政府现在几乎已经退出了所有刺激政策,如果实在必要,从副作用较小的财政政策到前一阶段的宽松货币政策都是可以使用的……当前经济发展速度下降还没有对就业形成直接可见的冲击,并未到非出大动作调控的时候。”

  因此,面对官方公布的“3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尽管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并不乐观”,但《经济日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当天所刊《PMI回升释放经济运行趋稳信号》中,仍将之定义为“释放经济运行趋稳信号”:“今年我国经济运行开局平缓,但仍处在合理区间。同时,后期经济平稳运行具有良好的基础条件。”

  保持定力是为了保障改革。这一点,在昨天《人民日报》文章《坚定不移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中便有体现。这篇以“国家行政学院省部级领导干部经济转型升级专题研讨班”名义发表的述评强调:“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看,它们之所以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及时调整经济结构,不断推动经济转型升级。长期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重要教训就是未能及时转型,导致数十年的发展停滞。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攻坚时期,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的关键时期,由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的爬坡过坎时期,应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破解国内发展面临的诸多难题,必须通过经济转型升级培育新的竞争优势。”

  而且,根据《人民日报》的说法,即便是春节以来的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现象,也有助于转型升级,“随着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跨境资本流动也将回归正常的双向流动,这样一来,对冲外汇占款的压力减轻,存款准备金率有较大的下调空间,从而会带动利率走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有利于恢复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活力”,“一个积极意义在于,改变了一直以来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对热钱流入有抑制作用。这对房地产稳定有意义。”

  只不过,针对“微刺激”的民间议论并不能同样具备“定力”。国家开发银行被要求采取市场化方式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一事,获得了“中国版‘两房’”的比拟;《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刘彬更认为“宏观政策释放的信号是模糊的,或许这符合新的调控思路,但市场无法获得有效指引”:“宏观政策实际也处于两难,既要考虑稳增长,还要顾及控通胀,不过年度物价目标已经给货币刺激预留了空间,只是政府在权衡何时使用。4月份经济指标很关键,如果出口回暖,房地产反弹,政府会踏实点。如果指标还难看,二季度末会有大动作。”

  

来源:东方早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