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张军:未来5年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在8.4%左右

作者:佚名  时间:2014-10-27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10月25日在汇丰晋信《全球大变革下的投资机遇》高峰论坛上表示,未来5年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在8.4%左右。

  当前中国经济有下行的趋势,究竟是会演变成崩溃,还只是短期的经济周期,受到市场广泛争议。

  对此,张军表示,他首先反对关于“新常态”的提法。

  张军称,官方总结的“新常态”为三个周期的叠加:增长换挡期;经济调整期;经济刺激的消化期。“新常态”通常被理解为中国经济再也回不到之前了,当前的状况将成为未来的常态。对此,张军认为,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充分的证据能证明这种“新常态”的持续性。

  改革开放后35年,我国GDP年均增长接近10%,差不多7年翻一番。2001年的时候10万亿,2010年就达到40万亿,超过了日本。而最新IMF经济展望报告认为,如果按PPP换算(购买力平价),我国最新GDP比美国还要高出2000亿美元。

  为何能有如此强劲的增长?张军指出,如果把经济增长的贡献因子做一个拆分,把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时代的增长做一个对照,我们就会发现,技术进步(TFP)对GDP的贡献大幅增加才是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增长,更多体现在技术进步上,而非劳动力和资本的增长(L和K,两者居于相对次要地位).

  在张军看来,中国增长这么快,因为中国的技术进步速度远远快于欧美成熟国家。通过落后模仿先进,缩小科技差距,我国的投资回报率大幅提高,经济增长速度更快。而红色代表的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慢慢消退。劳动力增长速度的减少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其实没有想象的这么大。

  

  
 

 

  超常增长的经济,例如二战以后的东亚四小龙和日本,必定会产生很多无效和低效的成分。例如中国的鬼城、房地产的泡沫、产能过剩、经济大起大落等等。中国过去35年其实一直反复遭遇类似问题。

  例如1997年,我们讨论国有企业亏损,随后就开启了国企的大规模重组。(目前国有企业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的支柱)事实上,各种问题最后都会带来制度变革,并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中国迄今为止经济发展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成功地推进政策与制度的改革。

  正如,熊彼特所言,经济发展本质上是价值上的创造性毁坏(creative destruction);创造性毁坏就鼓励用更新的、更有效率的经济活动去冲销上一轮增长扩张的代价;能不断做到这些的经济就是有韧性的经济。

  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更有效率的企业取代了原来的没有效率的企业。计划经济的企业没有进步,正式缺乏这种创造性毁坏。改开之后的经济活力,正式这种创造性毁坏的过程。所以有鬼城、有泡沫没关系,通过更有效率的经济模式去替代落后经济模式,这些问题自然会被消化和解决。

  东亚四小龙的发展过程正是如此,中国当前遇到的问题与之类似,因此也一定会最终解决。

  在改革方面,现在土地财政广受诟病,说当前的分税制不行,要改革税制。但实际上分税制对我国的经济增长液曾经做出了重要的贡献。1980年代,我国经济遭遇大起大落。如果分税制改革不实行,中央政府不获得大量财政收入,中央政府就没有能力、资源和手段去调控经济,经济大起大落的局面就很难得到改变。1993年因此实施分税制,确保了中央政府财政收入以及中国经济的稳定。

  而且分税制以后,地方政府的行为有很大变化。分税制以后税收上缴国家,留给地方的是增值税和营业税。这就激励了地方政府去发展地方经济,增加自己的增值税和营业税,促进地方政府改进基础设施,并出台各种措施吸引资本进入(招商引资)。从而改变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机制,让地方政府更多扮演了地方经济发展的推动者。

  当前的批评在于,地方政府的税收已经无法应对其在地方发展上的职能,以及由此转向的土地财政。不过,1994年以前中国基础设施十分落后相当于印度,1994年以后基础设施飞速发展,土地的财政的融资功能功不可没。

  不能遗忘任何一个制度都有他的时代性,土地财政解决了地方政府的融资困难,是当时十分成功的制度。但当前来看,土地财政对房地产泡沫的推动,挤出企业融资等问题都成为其被诟病的问题。但从过去10年来看,这是实体经济发展最快的10年,也是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黄金10年,土地开发对(货币)市场流动性的贡献功不可没。

  目前央行面临的巨大挑战在于,既要放水,又不希望水真的流到经济里面。一方面想放水刺激经济,另一方面却又怕重蹈4万亿的覆辙。但这种挑战并非是坏事,各种挑战促使我国央行开发出各种创新政策工具,如PSL,SLF等,并成为当前世界央行中对经济调控的表率。

  今年经济为何下行?张军认为,是因为银行不敢投放信贷,固定资产投资下滑严重,正常年份是25%左右,今年至今只有16-17%。GDP增长低于平均值的主要原因在于信贷政策过于谨慎。从潜在增长水平来看,未来5年经济的平均增长应该可以不低于8-8.5%。

  “为何不敢放水,因为2008年以后社融规模和经济增长的相关性越来越小。而且随着融资规模的增长,融资成本也在提高(理应随着融资规模上升,成本下降),说明融资市场有错配。而且当前信贷增量占GDP的1/3以上,甚至超过1/2。年利息已经高于每年的GDP增量,这同样说明了融资的错配。”张军说。

  张军认为,当前中国经济虽然遭遇挑战,但“新常态”未必会成为常态。“我计算,未来5年我国经济增长的潜在增长率在8.4%左右,未来10年在7%左右。”

  张军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是个巨大的冲击,前几年形成了巨大的债务,对我国货币政策带来巨大挑战。我国要改变金融制度,解决金融错配的问题。解决体制性问题后,未来10-15年改革红利会逐步释放。改革不是潜在增长力的源泉,而是潜在增长力向现实释放的源泉。

  “所有的改革都是解决问题的导向,解决融资约束,我国的经济增速就会恢复,我国也会形成类似东亚四小龙这样的增长模式和增长过程。”张军说。

 

来源:东方财富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