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2015,国家创新在挑战中前行

作者:  时间:2014-12-21

  献给致力于改变中国的人

  2015,国家创新在挑战中前行

  江博仕创新智库首席咨询官

  新年即将来临,创新智库将向朋友们献上新鲜出炉的创新大餐。大餐的主菜是“全球动荡背景下的中国创新”。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话题,也是一个带有预见性的课题。

  2014年的中国,某种意义上,它主导了全球媒体的神经,中国将要向哪里去?有效反腐,为什么会是中国?中国与美国的较量,谁将笑到最后,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淹没了全球读者的眼界,2014的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它的原因是什么?

  小伙伴们肯定想知道,中国为什么要创新?习大大为什么要反腐?

  先来看一个真实的故事。创新智库的发起人江博仕早年在中国最前沿的南方主导过一次具体的产业转型,对于2006年的中国,其实很多问题就已经暴露出来,比如,资源环境的难以维系,人口的难以维系,外贸市场的增长疲乏,全球产业新一轮的转移已经出现,就在那个时候,温水中的青蛙没有感觉到。

  在奥运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继续依靠固定投资的而缓慢前行,就在全国人民看到股市在短时内的飞速暴涨的时候,中国大地再一次出现炒股的热潮,无论在哪里,股市是全社会的第一热点,可好景不长,股市进入了休眠期。而当中国人在喜迎奥运之后且在奥运欢乐的气氛还未散尽的时候,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占据了主流媒体的版面,奥运经济及奥运效应显然没有达到国家的预期:拟通过奥运会的举办促进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

  当然,最真实的原因是那时的西方市场正在经历金融风暴的洗礼,市场消费疲软了,中国的外贸环境自然就变化了,外贸经济的不行可定会逐渐地传导到国内。所以,即使奥运取得那样的辉煌,中国经济在瞬间打了一个哆嗦。

  中国的经济本该从那时候起需要进行战略性调整,由于各种的原因,直至新一届中央产生才开始了国家创新的步伐。这很显然与市场发展的要求相比,国家创新的步骤慢了。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被政治体制束缚了。

  中国社会的风险一方面来自经济领域的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另一方面来自体制,而最大的风险是政治体制严重滞后经济发展的新要求。所以,习大大自成为新一届中央的核心之后,首先遇到的严重挑战是要如何解决这两大问题。这两大问题正如习大大所说的,中国社会的改革,好吃的肉都已经吃完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中国迫切地希望找到一条全新的路,一条路是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升级。通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尽可能地推动中国从加工贸易、制造向服务与品牌方向发展,尽可能地提升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和利润来源;另一条路则须破除现行体制对经济发展的干预程度,通过反腐,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即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建设,从而从宏观上和微观上实现同步改革,为中国改革的深化找到一条正确之路、一条融合发展之路。

  任何社会的改革都是有风险的,在习大大正确领导下,中国经济这艘巨轮通过调整航向,开始了国家创新的破冰之旅,这次的旅行注定了它将是一次极为不平凡的创新之旅。

  2014国家创新大幕徐徐拉开

  国家创新战略到创新实践,全方位推开,是国家创新行动在2014年中最为显著的特点。用在路上来描述今年的创新行动则是较为合理与恰当的。在创新指挥官习大大的指挥下,中国开始了系统性地改革。作为首席执行官的克强总理,则是大刀阔斧向旧的行政体系举起了大刀,各种新制度与利好政策密集出台。2014的中国可谓是热点多多,红利多多。在创新实践中,困扰中国最大的问题其实才刚刚触及。总理说一句话,触及人的利益比触及人的灵魂更难。江博仕当年在南方推行的创新实践中,深深感知到,创新成功的根本是要改革原有的利益分配制度,通过创新新的利益分配机制,创新才能激发活力,创新才能成为可能。

  所以,若从国家创新战略实施的角度来谈,今年的国家创新活动仅仅是刚刚拉开序幕,远未进入深化改革的深水区。

  回顾2014,则是为了更好的把握2015及未来。若从企业创新的角度解读国家创新战略,那么仅仅是完成了战略定位及战略部署工作,下一阶段将触及组织结构的调整、组织人事的调整及进入督促实施的阶段。

  一般而言,任何的改革都不会是一番风顺的。改革的初期很多人处于观望态度。改革最大的难度就是拥护改革的人少。改革的阻力来自于系统内的非改革者、观望者,在创新的初期,这批人往往占据了2/3还要多的位子,可喜的是,习大大力排众议,通过建立各种系统性的指挥系统,强力推动国家创新战略的实施。站在这个角度看未来,中国一旦顺利实现创新目标,国家前景必定是美好的。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谈谈“全球动荡背景下的中国创新”这个主话题。2015年中国会怎么样?

  创新智库认为:2015的中国会在震荡中前行。具体的理由由江博仕慢慢道来。

  震荡,是2014-2015,甚至为是2016全球各个国家可能面对的新情况。地区性的、地域性的各种摩擦不断,由于是金融领域、经济领域的摩擦会高于军事领域。中国的经济会在这个特定的背景下实现创新的战略意图。

  从国际层面来看,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中美之间较量的重点在金融领域。谁胜谁将主宰全球产业新一轮中心地位的确立。假如美方获胜,中国经济必定会遭受一定的挫折;假如中方获胜,中国从此开始进入领导全球产业经济发展方向的新阶段。

  从国内层面来看,中国经济的成功取决于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出现好于预期的情况。这种背景下,传统的制造业特别是低端产业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倒闭、关闭潮,短时间内失业人数增加;与此同时,受利于国家新的政策红利,创业潮和新产业开始呈现快速增加的趋势,总的来说,市场人才的总量供需平衡,但人才结构不尽合理,这也将为人力资源培训行业带来巨大的商机。

  第二个方面是政治改革向纵深发展,直指消除各种阻碍经济发展的不利因素。学习型、创新型政党的建立此时比什么时候都重要,服务型政府更是市场的期盼。治腐与治庸须同步,当前,国家创新最大的问题是中央政令的畅通与基层政权的转型与改革。中国社会的变化可能是一个系统化的变化,改革越到基层越难,文盲、法盲叠加,基层政权的服务化转型与基层公务员人才队伍的建设将是核心中的核心。

  所以,正确把握2015才是关键。任何社会的变革中都会孕育着新的机会!江博仕郑重提醒:只有透过现象才能悟到本质,只有悟到本质才能把握住机会!

来源:价值中国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