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专家辩证谈:环保是否导致经济下行?

作者:  时间:2015-09-15

  环境保护部9日发布的《新常态下环境保护对经济的影响分析》指出,环境保护在短期和小范围内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只是影响我国经济下行的因素之一,并不构成主要因素。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随着中央把环境保护摆上更高的战略地位,新环保法、“大气十条”、“水十条”等法律法规发布实施,环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在这种形势下,“环境保护力度太大造成了一些地方经济下行”的质疑声时有出现。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南京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毕军、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经济部主任葛察忠等专家从不同角度对“环境保护是否影响经济”的话题发表了看法。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我国进入GDP增长与环境污染总量下降脱钩阶段,但环境总体质量改善还有相当大难度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 胡鞍钢(资料图片) 

  胡鞍钢说,环境保护规划与经济发展实际上是如何处理环境与发展的关系。世界潮流是从原来加快发展进入现在的绿色发展,中国正迎来绿色发展的时代。

  “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际上既谈到物质资本,也谈到生态资本,既谈到物质财富,也谈到生态财富。同30多年前改革开放、经济起飞时完全不同,作为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中国最稀缺的恰恰是生态资本、生态财富,故怎么处理好“两山论”是这时代的一个主题。

  从发展来看,在新常态下如何进行经济优化,我国至少在几个方面已出现非常大的创新。

  一、提出绿色发展目标。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降低能耗和减少主要污染物排放纳入工作目标。从过去发展的五个目标、五个指标到今年新纳入节能和减少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的目标的转变,本身就使我们从传统的宏观经济发展目标转到绿色发展的目标上来。而且上半年这些指标也都实现了。

  二、绿色发展需要绿色创新。《新常态下环境保护对经济的影响分析》比较专业地提出绿色创新驱动力的设想。

  三、提出绿色标准。大气、水、土壤等各方面标准都有助于我们不断推动绿色发展。全世界都走过先污染,后治理的曲折过程。现在中国已进入中上等收入阶段,到“十三五”时期,会有相当多地区进入高收入阶段。现有材料表明,任何一个国家要向比较发达或中等发达水平迈进,一个核心观点就是不仅要创造物质财富,更要创造生态财富;不仅要进行物质资本投资,还要进行生态资本投资,其中就包括环境保护投资。尽管目前无法从统计口径中充分反映生态环境投资和建设转化为生态资本和生态收益的收益,但今后通过统计绿色GDP等方面,就会体现初即便进行环境保护导致一些企业受损失,但长远上对一个国家生态财富、生态资本受益的影响。

  美国、欧洲,日本大体在70年代初就进行环境保护,也制定了比较高的环境标准。中国对环境保护的认识算早,只是受制于发展阶段。当下我国已是第二大经济体,创造物质财富同时,也需要创造更多青山绿水,才有可能在今后的发展中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对于绿色发展,我们称为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造福人类,惠以全球。从这一层面来看绿色发展将成为时代主题。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可以利用后发优势,在较短时间内成为世界绿色发展之国。从“十一五”、“十二五”到现在“十三五”的实践来看,我们完全有能力进入一个GDP、工业、农业持续增长,但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达到顶峰并持续下降的脱钩阶段。如果这个绿色发展模式成功,就会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提供新的发展模式。

  通过对“十二五”2011——2014年的评估,基本可以验证中国开始进入环境污染总量脱钩的阶段,要是环境总体质量改善还需要相当大的难度。中国就可以利用后发优势,在相当短的时间内进入绿色发展阶段,成为环境治理良好的国家。中国发展本身就是另辟蹊径的创新过程,我们也希望在“十三五”时期有更大的进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环保不是影响经济下行的主要因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李佐军(资料图片) 

  李佐军认为,经济确实在下行,而且还没有探底,存在持续下行压力。从供给和需求的因素分析,一般需求因素是短期因素,供给因素是长期因素,最主要的是长期因素。

  短期因素是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和经济政策。出口是拉动中国经济的重要动力,占GDP的20%甚至30%以上,但最近半年出口连续下行,这辆马车有些拉不动了。投资是多年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包括资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资产投资受制于产能过剩,基础设施投资受制于地方债务增加,房地产投资也到了拐点,所以投资的拉动力远不如前;第三消费相对稳定,2015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消费贡献率相对上升,并不证明消费比以前强很多,因为消费受制于收入分配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和支援,所以短期它也不会太强劲;第四是经济政策。2008年以来一系列政策拉动周围经济的快速反弹,但随时间推移,政策边缘效应在下降,副作用在加大。

  长期因素第一是人口,2011年开始,15-64岁的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下降意味着人口红利拐点来临,老龄化提前到来;第二是资源,中国高速工业化、城镇化消耗的资源越来越多,资源越短缺,价格就越高,这也影响经济下行;第三是环境,环境污染压力越来越大,环境确实也需要投,环境从多方面影响经济。第四个是经济发展阶段,以工业化为例,中国的工业化进入中后期,且重化工业技术密集型服务业与生产型服务业相交融发展,拉动GDP能力不如以前,这也是影响经济下行的关键因素;第五是改革,以改革拉动中国经济长期发展,从长远来看是对的,但改革需要一个过程。且改革进入深水区,有些改革可以拉动经济,但有些改革为解决公平,不见得利于经济增长。所以改革的滞后性,多重目的以及改革本身正在面临的各种阻力也影响着部分经济的增长。

  总之环境保护确实是影响经济发展的条件之一,但主要是促进经济的积极发展。它在短期内也会导致经济下行,但这也只是九个主要因素之一,而且还达不到其他因素的平均水平。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十二五”期间环保投入拉动GDP增加2.56万亿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 王金南(资料图片) 

  王金南说,经过具体测算,环境保护有对传统GDP增长拉动、驱动产业转型升级、催生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和带给百姓经济福利和环境质量改善四方面影响。

  一、有效拉动经济增长。

  经测算,“十二五”期间,2011至2013年间我国环保投入共计2.33万亿,拉动GDP增加2.56万亿,占前三年总体GDP的1.64%。在出台的“大气十条”“水十条”上,“水十条”能带动GDP5.7万亿的增长,“大气十条”能拉动我国GDP1.94万亿的增长。

  二、加强环境保护能驱动产业转型升级。

  我国火电行业装机量从2012年的73.4%下降至2013年的67.3%。每度电耗煤从2010年的333吨/度电下降到现如今的318吨/度电。

  三、加强环境保护可以催生绿色经济增长,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十三五”期间将绿色驱动力作为经济结构调整的动力。让我国的产能结构调整跟上发达国家的发展步伐。

  四、环境保护对整个国民经济福利的效果。

  传统落后产业对经济本身、公众健康、经济发展可持续性都有影响。

  南京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毕军:环境保护虽然加大企业短期成本,但却从根本上改变企业发展动力机制 

   

  南京大学环境学院院长 毕军(资料图片) 

  毕军说,从微观层面来说,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究竟是什么关系?看待这关系应从整体出发,而不是从单一角度判定对错好坏。

  首先应明确,环境保护是否解决我国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外部性问题?即环境污染这个外部性特征是否得到解决;其次,环境保护对社会的整体福利带来什么影响?即如何解决社会公平性;第三,环境保护能否改善社会生态效益?是否更有利于经济发展?第四,溢出效应,有时利益和产出在实际会有错位,从某单一企业和角度谈问题可能无法对整个环境保护做出正确判断。第五,整个环境保护是否解决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第六,环境保护能否给整个社会带来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激励机制。

  从5、60年代开始,全球环境保护都进入了高潮。经验表明,环境保护短期内会加大企业一定的成本,但它会根本改变整个企业发展的动力机制。企业在环境整治力度和环境成本加大时会反思自己的发展方式,也就有可能改善企业的创新行为。国内研究表明,每增加1%的环境管制成本,企业的研发投入强度、专利授权数量以及新产品销售收入分别增加0.12%、0.30%和0.22%。这就表明适当的环境规制对于企业的赢利是有好处的。研究结果表明,好的环境生态机制能够从整体上改变企业的经济效益。整个环境管制的加强并不会一定带来整个经济的下滑,相反会给企业带来非常好的发展动力。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经济部主任葛察忠:河北与山东临沂环境治理实例分析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经济部主任 葛察忠(资料图片) 

  葛察忠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被认为是有史以来力度最大、措施最综合、考核最严厉的空气治理行动计划,它有不同的任务分解,制定了不同的考核办法,并有严格的责任追究。

  河北通过推进结构优化调整、加强重点行业污染理、强化执法监管、积极应对重度污染天气四方面综合治理大气污染。2014年,压减炼铁产能1546.5万吨,炼钢1500万吨,水泥3918万吨,平板玻璃2533.5万重量箱:淘汰燃煤锅炉5845台,全省煤炭消费量首次实现负增长,减少1500万吨。重点行业完成脱硫脱硝和除尘改造工程577个,对36家重污染企业启动搬迁:综合整治储煤厂3060家,关闭整顿矿山892个:淘汰黄标车和老旧汽车81.34万辆,全部完成加油站,储油库和油罐车油气回收治理,全面供应国四标准汽油:建成143个县级空气自动监测站,实现全省域检测全覆盖。为此,2014年,河北省PM2.5、PM10平均浓度同比分别下降12%,13.2%。截止今年5月15日,PM2.5,PM10浓度同比分别下降26.5%,21.6%。

  由于体制的内部缺陷和环保违法常态化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和领导成为环境污染的制造者和“保护伞”,环保约谈能够成为监督地方政府严格执行环境保护法律的抓手。截至2015年4月,已有衡阳、六盘水等11城市被环境保护部约谈。目前已经开展的环保督政约谈均取得了积极进展。根据临沂市政府提供的数据,停产治理的57家企业原职工总数44007人,目前已有31家企业复产,26家企业仍停产治理。整治的57家企业在临沂市“大盘子”中所占比例偏小,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4%,税收占比3%左右。涉及过剩产能行业和相关配套行业企业数超过50%。受国家宏观政策和经济下行影响,近两年部分企业经济效益本身就是很不理想,2014年45家规模以上企业中,利润为0的企业有21家,占统计企业数的46.7%,即使政府不关停治理,这些企业未来也会被市场逐步淘汰。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