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从城镇化步伐看中国经济下行空间

作者:  时间:2015-12-15

  为何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会放缓?

  尽管中国官方还没有公布2015年的城镇化率的提升比例,但我觉得应该低于2014年。因为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4年的9月末到2015年9月末,新增农民工数量几乎为零。要知道,5年之前的2010年,中国农民工数量净增加1200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之后每年约下降200万左右,同时,中国经济增速也开始回落。

  导致农民工数量增速减少的原因,不外乎有两个:一是,农村劳动力资源的不断减少;二是,非农就业机会的减少。但主要原因应该是前者,因为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总体上看是供不应求。

  我曾在2012年发表《中国还有多少农村劳动力可向城市转移》一文,发现中国农村从事第一产业的劳动力数量大约被多算了8000万左右——这实际上意味着国家统计局低估了城镇化率水平。简单推算,目前的城镇化率应该在60%左右,而不是54%。而我对中国城镇化率被低估的更早质疑,是在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之前,事实上,当普查结果公布之后,国家统计局就上调了城镇化率,但上调之后仍然低估。正是基于这一逻辑,中国的城镇化已经步入后期,城镇化过程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应过于乐观。

  ​城镇化进程的放缓还与中国的公共服务滞后于经济增长有关。如医疗、教育、养老等公共服务对于本地户籍与非本地户籍人口存在较大差距,这就导致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推进迟缓。尽管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口号早就提出来了,但过去为了追求经济高增长,在社会福利方面的投入长期不足,欠账太多,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大部分成本需要农民自身来承担。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进城农民自住购房的比例不足农民工数量的1%。因此,当中国经济的债务负担变得越来越重的时候,再要增加公共服务方面的投入,补偿历史欠账,就显得遥遥无期了。随着第一代农民工步入老龄化,在城里难以长期安居养老,必然会选择返乡。

  经济增长就是人口现象

  最近,中国政府提出“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口号,旨在让经济获得长期增长的动力,这与过去侧重于通过刺激需来稳增长的思路有明显的不同。这一提法完全正确,它有利于改善经济结构,缓解社会矛盾。但必须看到,中国过去经济高增长的诸多因素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非体制性因素,如人口红利、人口流动和勤勉偏好等。如今,人口红利几乎已经用尽,代表勤勉程度的劳动参与率也在下降,同时,人口的流动性在不断减弱。

  首先,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因素来自于人口老龄化。自2012年起,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开始减少,并且每年减少二三百万,这直接导致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目前印度已经取代中国成为FDI的第一大国,中国本土的不少制造业也在向海外转移,制造业投资出现增速回落。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购房购车的主力群体(24-45岁)的人数也出现回落,这就进一步拉低了房地产投资增速和大宗原材料价格。

  其次,人口流动速度开始下降,也就是城镇化进程的放缓。由于人口流动是提供城市劳动力的主要手段,而随着农村劳动力数量的减少,以及城市生活成本的提高,农村转移人口也逐年减少,这也对拉动GDP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都带来不利影响。

来源: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