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张平:“结构性”减速下的中国宏观政策和制度机制选择

作者:张平  时间:2012-11-30

  一、经济增长减速是结构性的,而非周期性的

  中国当前经济减速本质上是潜在增长率下降的结果,是长期结构扭曲使然,因此具有“结构性”特征,很难用经济短期周期扰动的总量来解释。

  中国经济当前面对的问题不是潜在增长率下降与否,而是直面下降如何应对可能带来的挑战,日本一直以不承认潜在增长率下降作为调整基准,不断刺激经济导致泡沫丛生,最终引发了泡沫破灭后的长期衰退。对中国而言,2016年后的潜在增长率即使下降到5%—7%,我国依然是高速增长,到2030年我国将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高收入国家。回到现实,我们要直接面对的就是三大问题:一是资源配置的行政化干预,扭曲了经济发展的方式,减弱了市场激励作用,投资回报率低,劳动生产效率不断下降,必然导致经济减速;二是减速可能导致通缩引起宏观不稳定的应对,经济增长率的降速直接导致了实体经济部门陷入通缩,随着实体部门的通缩,资产部门的收缩压力在不断加大,面对整体经济的收缩,如不能采取积极应对,会导致非常大的经济波动性;三是面对全球再平衡的自我平衡,需要积极调整自身的结构。全球再平衡的基本经验告诉我们三条,即调整需求结构、创新提高产业竞争力和发展服务业,需求调整有赖于收入分配,而竞争力提升需要政府减税、最终需求补贴激励等多种方式才能激励制造业的加快更新改造和创新,而放松管制,积极建立知识产权保护才能发展或改造出高效的现代服务业。当前直接面临的就是如何应对挑战,使经济能平稳减速,调整好经济结构,走上以提升效率为主线的均衡的可持续道路。

  二、“结构性”减速下的通货紧缩风险加大

  从当前经济情形看,中国实体经济已经进入通缩。

  1.实体陷入通缩。从当前的数据看,工业生产者出厂价环比和同比不断下滑,购入成本下降,意味着原材料生产厂商的生产也处于收缩。在实体经济视角下通缩已现端倪,企业部门加速去库存带来工业品价格连续11个月负增长,而且会进一步下滑。工业企业利润率收缩,未来去库存后就是去产能,这是长期以来产能过剩的产物,实体经济的紧缩会引起就业的调整,失业率会逐步上升。

  2.企业货币信用开始收缩。货币信用角度,我们主要考察货币总量、信贷总量与实际利率以及投资和借贷意愿三方面指标。货币投放量方面,今年以来M1增速显著放缓,7月份仅为4.6%,相比去年同期的11.6%回落7%,显示企业活期存款增速下行,社会平均资金周转速度下滑,经济整体扩张速度放缓。信贷方面,社会融资总量季度累计增速从2011年以来已经连续5个季度增速为负值,二季度小幅增长0.25%,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表明信贷总量增长无力。投资与借贷意愿方面,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处于持续下降过程中,2012年1—7月由去年同期的25.4%下降至目前的20.4%,显示企业长期投资意愿减弱。新增中长期人民币贷款自年初以来累计同比大幅度下滑,一二季度累计同比分别下降42%与3l%,显示企业中长期借贷意愿低迷。

  3.资本市场已预期通缩。在实体经济进入通缩后,资产价格部门直接受到了风险的传递,资产价格本质上是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的贴现。实体通缩预期一旦产生,投资者对资产的要求回报率将伴随真实利率上升而持续上升,从而引致资产估值下行。

  4.资产负债表已经出现瑕疵。按四部门负债的角度看:(1)家庭部门负债是非常良性的,居民部门是净储蓄部门,房地产抵押贷款占GDP的比重只有12%;(2)非金融企业负债表衰退趋势明显。非金融企业占GDP的比重高达105%,企业负债率为60%(李扬等2012),如果通缩加剧,企业利润下滑,而真实利率升高,企业负债表必然会出现问题;(3)地方政府负债直接威胁经济稳定;(4)金融部门一直是高杠杆,其直接会受到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双重可能的“坏账”挑战,因此金融部门尽管盈利水平高,但其面临的问题更严重。

  三、“结构性”矛盾需要深化体制改革

  中国当前经济的主要问题是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问题,而不是刺激经济扩张。要降低经济增长的预期,直面经济结构性减速的事实,依据潜在增长率作为稳定政策的基准,利用减速的清洁机制清掉中国过剩的产能,并通过通缩降低成本,走上“减速增效”的道路,提升产业和企业的竞争力。

  中国结构性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干预要素配置方式的改革,最基本的改革路线是:(1)削减政府规模,大幅度取消政府行政审批的权利;(2)国有企业战略性调整,以效率为准绳推进国有企业的战略性重组,坚决淘汰那些大而弱的企业;(3)放松管制,特别是现代服务业的管制,积极引导民间资金进入,以提升服务业的劳动生产效率;(4)财政体制改革,1994年中国的财政改革是适合工业化的,在城市发展的现阶段需要重新建立新的财政体制,要让城市有更大的财政和融资权利服务于城市建设和市民公共服务需求,推进个人税收直接征缴,将个人税收与公共服务联系起来,逐步建立现代的公共财政体制;(5)金融体制改革,推进利率市场化,核心是建立储蓄保险制度,让资本市场有效地配置资源,推动创新。

  这些结构性改革的制度设计核心是重新回到“以市场为基础配置”的机制上,消除当前的政府过度干预资源配置的制度安排,加速体制改革,从基础框架下应对“结构性”减速带来的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完成走向“减速增效”的均衡道路,市场化的体制改革仍是关键。

  (摘自《经济学动态》2012年第10期)

来源:经济学动态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