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迟福林团队建言:释“内”需潜力,抗“外”部风险

作者:  时间:2018-08-15

  当前,中国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既面临着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又面临着世界经济格局深刻变化的挑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经过研究认为,美国贸易挑战的中长期影响大于短期影响;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多边影响大于双边影响。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大国开放,既要考虑短期应对举措,更要有中长期谋划,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释放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的巨大内需潜力,由此把握优势、赢得主动。

  为更好应对当前局势,课题组提出以下10点建议。  

  1.立足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的巨大内需潜力,形成我国独特优势 

  我国的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着巨大内需潜力。比如,城乡居民消费结构正在稳步升级,预计到2020年,我国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比重将由目前的45%左右提高到50%左右;我国消费规模有望达到45万亿元左右,加上引致投资需求,内需潜力将达到百万亿。从全球角度看,这是我国的一个独特优势。  

  预计2016-2021年中国消费增量将高达1.8万亿美元,相当于2021年英国的消费市场规模。我国巨大的内需市场,将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大亮点,成为国际市场关注的焦点。 

  中改院院长迟福林: 

  40年前,我国以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融入全球经济;40年后,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呈现出时代性趋势,其蕴藏的巨大内需潜力成为我国融入全球经济、进一步扩大开放的突出优势和最大本钱。 

  2.有效释放内需潜力,不仅可以实现可持续增长,而且可以有效应对美国贸易挑战,赢得主动  

  课题组初步估算表明,在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逐步打破的条件下,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速度将保持在9%左右,每年将带动经济增长3.8~4.3个百分点。加上人口城镇化、消费结构升级带来的增长叠加效应,有望使经济增长速度在未来10年保持在6%左右,未来15年保持在5%。 

  依托这个内需大市场,我国可以形成应对美国贸易挑战的战略主动。如果美国继续扩大对我国产品加征关税的范围,我方可以采取差别化的应对策略:一方面,对美方有理有力有节地予以反制,维护自身利益;另一方面,主动大幅度降低非美产品的进口关税,大幅扩大非美资本的市场开放。考虑到中美贸易摩擦的中长期性、艰巨性,需要尽快把释放内需潜力作为战略举措,以赢得主动。 

  迟福林: 

  2017年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顺差是2008年的近8倍。2016年中国游客在美人均花费约1.3万美元,每天为美国创造约9700万美元的收入,当年旅游支出高达352.2亿美元。我国服务型消费的结构升级及其带来的消费市场的扩大,已成为美、欧市场关注的重点,也是我国立足自身、把握趋势、释放内需、赢得主动的关键。 

  3.着力降低企业税负等成本,激发实体经济活力,以此作为短期的重大战略举措 

  “实体稳,全局稳;实体危,全局危。”我国经济生活领域面临的问题,突出体现在实体经济上。面对美国贸易挑战,要把振兴实体经济作为根本立足点。 

  1)短期内全面降低税负,实质性减轻实体经济负担。这些年中央高度强调降低企业税负,并且出台了一系列举措。不少企业反映要以企业真实税负水平为基础来减税,而不仅是名义税率的降低。否则,企业也难以享受到减税的红利和实惠。上半年我国税收增速远大于GDP增速和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对此要引起高度重视,尽快实施实质性的减税举措。 

  2)加快产权纠纷案例的平反进程。这对稳定民营企业预期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过去两年来这方面有大的进展,还需要加快推进,有一起纠正一起。同时,加快出台《民法典》,形成企业家和个人财产权保护的制度规范。    

  3)加快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有效对冲要素成本的合理上升。比如,明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以提高市场化程度明显降低水电气网等要素成本。 

  4.适应消费结构升级趋势,加快调整优化国有资本配置结构 

  国有资本在释放内需潜力中大有可为,关键在于适应社会需求变化,优化调整国有资本配置结构。 

  1)把调整优化国有资本整体布局作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的重点。推动国有资本从僵尸企业、夕阳产业、无效产能领域退出,尽快配置到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公益性领域。   

  2)尽快出台公益性国企的指导目录。形成国有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的具体办法,推动国有资本在扩大公共服务供给上做出更大贡献。  

  3)着力提高国有资本的投资效益。在竞争性领域更多发展社会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形成有利于激发企业家精神、发展创新型企业的治理结构。 

  5.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服务领域面临着突出的“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这就需要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吸引更多资本进入,以扩大服务的有效供给。  

  1)破除服务业领域的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推进服务业市场向社会资本的全面开放。建议把推进服务业市场向社会资本的全面开放作为有效激活和扩大民间投资的重大举措,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服务业领域,都应该向社会资本开放,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服务市场体系。    

  迟福林指出:一般来说,哪个领域开放力度大,监管效果好,哪个领域活力就相对强。目前,工业领域,尤其是制造业领域开放程度高达95%,而服务业领域50%左右仍面临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由此导致服务供给总量不足、质量不高、效率不优的矛盾问题比较突出。    

  迟福林: 

  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服务业不开放,消费者就会用脚投票,相当多的服务型消费需求就会外流。 

  2)加快形成市场决定服务价格的新机制。对竞争性领域服务业和垄断行业的可竞争性环节,加快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的价格形成机制;对非基本公共服务,全面放开价格管制。例如,对营利性民办学校、社会办养老机构等价格由经营者自主定价、政府监管;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等。  

  6.以扩大服务贸易开放为重点形成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课题组指出,服务贸易既是全球自由贸易的焦点,也是我国开放转型的重点。2012-2016年,全球服务贸易占比由20%上升至24%左右,但目前在中国,服务贸易发展滞后成为扩大开放的突出短板。2017年我国服务贸易占外贸总额的比重仅为14.5%,比2016年还下降了0.6个百分点。  

  以内需为基础扩大对外开放,关键是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这不仅可以有效满足全社会服务型消费的全面快速增长,而且可以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市场,真正惠及世界,并且缓解某些紧张的经贸关系。这就要把服务贸易发展作为重点,确立建设服务贸易强国的战略目标。估计到2020年,服务贸易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占外贸总额比重达到20%左右,占全球服务贸易比重达到10%。 

  7.适应消费需求升级,主动扩大药品等优质产品与服务进口 

  以药品等社会反映突出的商品与服务为切入口,加快推进医药和康复养老等优质服务的进口力度,取消服务进口领域不合理的限制措施,显著提高服务进口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同时,加快建立与扩大进口相适应的政策体系,包括进一步降低高端消费品关税水平。  

  以抗癌药品为例指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对相关的药品与技术需求相当大。目前,我国癌症治疗的某些药品与相关服务价格居高不下,社会对此反映比较强烈。    

  迟福林: 

  要加快降低或取消药品关税、增值税,加快建立与主动扩大进口相适应的政策体系,着力扩大医疗技术等服务进口,倒逼国内医药企业提高质量与标准,以更好适应和满足全社会服务型消费需求。  

  8.以服务贸易为导向创新负面清单框架   

  最近,我国公布了全国负面清单(2018版)以及自由贸易试验区负面清单(2018版),大幅放宽了投资准入。未来几年,既要进一步削减负面清单长度,更要着眼于服务贸易发展,创新负面清单管理,加快实施“准入后国民待遇”,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以打造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9.以产能合作和服务贸易为重点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   

  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将成为推动“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和人文交流的重点。为此,需要把服务贸易作为“一带一路”进程中双边多边自由贸易的战略重点,形成以服务贸易带动和促进产能合作的新局面。当前,重点是以扩大服务贸易开放为重点推进双边多边自由贸易进程。在中韩自贸区、中日韩自贸区、亚太自贸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重点推进服务业有序对外开放,在促进服务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上取得新突破。  

  迟福林: 

  从实践看,以金融业为重点的服务业企业走出去滞后于实体企业走出去步伐,也滞后于产能合作的实际需求。2017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服务贸易额占比仅为8.2%。适应“一带一路”产能合作的需求,需要进一步推进以金融为重点的服务贸易发展。    

  10.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推动自由贸易试验区转型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发展,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 

  1)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贸试验区转型发展。一方面,更大范围突破服务业对外开放的限制。另一方面,加快服务贸易开放先行先试。在国内自贸试验区,借鉴国际服务贸易最新规则,先行先试,为全面对接国际贸易规则积累经验。 

  2)打好海南自由贸易港这张牌。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是中央着眼于内外发展大局,从中长期出发做出的一个战略部署。从国家战略出发,要把服务贸易作为海南自由贸易港的突出特色,以服务业市场的全面开放为突破,发挥海南在新阶段全面深化改革中的战略作用。 

  迟福林: 

  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贸试验区转型。在自贸试验区内更大范围突破服务业开放的限制,对标国际服务贸易规则,先行先试;从不同区域的特定优势出发,率先在具备条件的地区开展以教育、健康、医疗、旅游、文化、金融等为重点的服务业项下自由贸易试点,走出一条开放转型的新路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这是中央着眼于国内外发展大局,着眼于中长期做出的战略部署。 

  面对美国贸易挑战,我们需要立足自身、把握趋势、突出优势、深化改革。以扩大内需为重要目标深化市场化改革,不仅有利于我国积极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而且对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以及全球经济都有着重要影响。新阶段全面深化改革,其复杂程度、敏感程度、艰巨程度不亚于40年前,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需要突破利益固化格局,尤其是政府自身利益的掣肘。这就需要就释放内需潜力加强顶层设计和顶层推动。   

  本文经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授权刊发 

来源:中国观察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