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方栓喜 张飞:消费新时代政府扮演三大角色

——走向消费新时代的转型与改革(八)

作者:方栓喜 张飞  时间:2014-05-30

  编者: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内外部环境已非昔日可比。在新的历史阶段,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将朝哪个方向走?尤其是投资、消费、出口的关系如何处理?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领衔的中改院课题组,就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问题做了系统研究。认为,中国已进入消费新时代,只有把握消费需求升级的大趋势,才能抓住新的发展机遇,赢得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主动权。这组成果共8篇,本版陆续发表,以供参考。

  我国走向消费新时代,对政府干预经济的角色转变提出新的要求。总的来看,政府需要在消费新时代扮演三大角色:(1)适应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大趋势,政府需要成为促进公共消费的主体;(2)适应消费者主权时代到来的大趋势,政府需要成为有效市场监管和消费环境创造的主体;(3)适应激活社会资本的大趋势,政府需要成为创造良好营商环境的主体。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

  改变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 

  改革开放36年来,我国形成了一套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在推动短期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严重抑制消费市场在引导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并带来投资消费失衡的重大隐患。走向消费新时代的政府转型,首要的任务是改变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方式。

  1.投资消费失衡的体制根源是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

  (1)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助推投资主导。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方式的主要特点是:以追求GDP为主要目标;以扩大投资规模为主要任务;以上重化工业项目和热衷批租土地为主要特点;以行政推动和行政干预为主要手段。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和相应的制度安排都倾向于激励投资的快速扩张。

  (2)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抑制居民消费。

  依赖于政府对财富和资源的支配,由此导致在国民收入分配大格局上,政府所得占比过高,居民收入增长缓慢,由此导致抑制居民消费;高度依赖于投资,具有“亲资本”倾向,由此导致企业收入占比偏高,劳动报酬占比偏低,降低居民消费能力;重生产建设、忽视基本公共服务供给,降低了居民消费倾向;重投资数量扩张,忽视消费市场监管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导致消费环境不断恶化。

  (3)竞争性地方政府带来的经济运行风险越来越大。改革开放以来,地方层面已经形成以做大GDP总量为导向、以地方财政收入增长和干部考核为约束激励机制、以行政干预和行政推动为主要手段的经济增长方式。竞争性地方政府的增长模式严重扭曲了投资消费关系,并成为产能过剩、地方债务、房地产泡沫等问题的主要“病结”所在。

  2.实现资源配置由政府主导向市场决定的转变

  (1)让市场决定资源要素价格。未来2-3年形成资源要素、环境成本内部化的制度安排。

  (2)让市场决定投资消费关系。以逐步减少出口退税为重点,尽快出台清理和取消各种不合理税收优惠的行动方案,避免因政府的产业政策扭曲投资消费关系。

  (3)宏观调控以市场决定为前提。让市场决定投资消费关系,就是要让市场决定投资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这就需要简化宏观调控目标,建立宏观调控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的宏观调控体制。

  3. 改变竞争性地方政府模式

  (1)实现地方政府由市场竞争主体转向公共服务主体的角色回归。

  竞争性地方政府不能继续扮演经济主体的角色。否则,将为中长期发展积累更大的矛盾和问题。

  地方政府不能继续充当投资主体。如果继续充当投资主体,继续扭曲市场,产能过剩的问题是难以解决的。

  地方政府向公共服务主体的回归,才能适应公共需求变化,让市场决定投资消费关系,并创造良好的消费预期。

  (2)建立公共服务导向的中央地方财税关系。着眼于大中小城镇公共资源配置均等化,合理划分各级政府间的事权与财力,形成推动地方政府向公共服务主体的角色回归的具体行动方案。

  (3)形成地方政府市场行为的制度约束。这就需要:尽快让土地这个“第二财政”退出历史舞台,形成地方政府债务的制度约束,改变地方政府“以GDP论英雄”。

  政府要成为促进公共消费主体

  我国进入新消费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公共需求的全面快速增长,伴随着政府在公共服务领域投入的快速增加,公共消费将在拉动经济增长、推动经济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变中扮演重要角色。在这个特定背景下,政府由主导投资的主体转变为促进公共消费的主体,才能在扩大内需、拉动消费上有大的作为。

  1.公共消费可以有效带动私人消费需求的释放,并有助于在服务业领域培育新的支柱产业

  (1)健康消费。2013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已达到5.1%,但仍低于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比重(6.2%),2016年,这个比重有望提高到6.5%左右;2020年,有望提高到8%左右。

  (2)教育消费。2012年我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比达4.28%,实现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总量4%的目标。2016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达到4.5%;2020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有望达到5%。

  (3)养老消费。养老基金占GDP的比例最高的是挪威,为83%左右,日本是25%,美国是15%,我国目前只占到GDP的2%。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快,2016年,养老基金占GDP的比例至少应当达到3%左右;2020年,这一比例至少应当达到5%以上。

  (4)文化消费。目前中国的文化产业在GDP中的比例不到4%,美国是25%,日本和英国都超过了15%。2016年,文化产业增加值将由2013年占GDP的3.77%上升至2015年的5%,使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2020年,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不低于8%,使文化产业成为拉动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引擎。

  2.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重点促进基本消费平等

  (1)把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消费平等作为基本消费平等的重要目标。主要的考虑是:有利于解除农民后顾之忧,为农民创造良好的制度预期,激活农村大市场;有利于缩小城乡消费差距,有利于加快人口城镇化进程;有利于提升农民人力资本发展水平,实现农业现代化。

  (2)到2016年,以制度统一为重点加快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进程。重点推进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二险合一”,基本实现城乡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与公共卫生、基本社会保障、公共就业服务等基本公共服务制度统一。

  (3)到2020年,总体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3.大幅度增加基本公共服务投入

  (1)到2016年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投入。总的建议是:用于教育、医疗卫生、社保就业、保障性住房四项基本公共服务的支出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由2012年的35%提高到50%左右,占GDP的比重由8.48%提高到不低于12%;将国家财政用于城乡个人基本公共服务支出水平差距控制在40%以内。

  (2)到2020年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投入。总的建议是:用于教育、医疗卫生、社保就业、保障性住房四项基本公共服务的支出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提高到60%左右,占GDP的比重提高到不低于15%;将国家财政用于城乡个人基本公共服务支出水平差距控制在30%以内。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