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成功应对两次金融危机 中国特色独树一帜

作者:  时间:2012-08-01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爆发的全球经济危机,都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面对两次危机的冲击,在党中央国务院正确领导下,各级政府和各个市场主体沉着应对,积极采取了多种措施,保持了国民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回顾两次金融危机的发展过程和形成原因,以及政府面对危机所采取的政策,总结其中的成功经验,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我国社会制度的体制优势,把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吸收外界有益经验结合得更好。

  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中国收获了一笔宝贵财富

  虽然发生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2年已有一段时间,但它对中国2002年的影响却是不可低估的。所以,在回顾2008年成功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的时候,我们不可回避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可以说,在1997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过程中,中国在外汇管理和宏观调控方面积累了成功经验,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

  首发泰国冲击全亚洲

  1997年1月,以乔治·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投机者开始对东南亚金融市场发动攻击,泰国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5月份,投机者在货币市场大举出售泰铢,泰铢兑美元汇率开始大幅下跌。一时间,泰国国内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在太平盛世掩盖下的各种弊端一一暴露了出来。6月30日,泰国央行仅有的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悉数花光。泰国被迫放弃长达13年之久的泰铢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8月5日,泰央行决定关闭42家金融机构,至此,泰铢终于失守。

  泰国金融危机像瘟疫一样传染到东南亚各国,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国际炒家们的攻击对象。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

  香港金融市场生死保卫战

  1997年10月,国际炒家首次冲击香港市场,造成香港银行同业拆息率一度狂升至300%,恒生指数和期货指数下泻1000多点。10月风暴过后,又是多次小规模狙击港元,利用汇率、股市和期市之间的互动规律大肆投机,狂妄地将香港戏称为他们的“超级提款机”。据粗略统计,亚洲金融危机中,港人财富蒸发了2.2万亿港元,平均每个业主损失267万港元,负资产人数达到17万人。

  8月27日,8月份期货结算前夕,特区政府摆出决战姿态。港府一天注入约200亿港元,将恒生指数托升88点,为最后决战打下基础。28日是期货结算期限,当天双方交战场面之激烈远比前一天惊心动魄,全天成交额达到创历史纪录的790亿元港币。港府全力顶住了国际投机者空前的抛售压力,最后闭市时恒生指数为7829点,比金管局入市前的8月13日上扬了1169点,增幅达17.55%。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立即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货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

  三因素引爆1997年金融危机

  1997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有多方面的原因,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可以分为直接触发因素、内在基础因素和世界经济因素等几个方面。

  直接触发因素。一、国际金融市场上游资的冲击。当时在全球范围约有7万亿美元的流动国际资本。国际炒家一旦发现在哪个国家或地区有利可图,马上会通过炒作冲击该国或地区的货币,以在短期内获取暴利。二、亚洲一些国家的外汇政策不当。它们为了吸引外资,一方面保持固定汇率,一方面又扩大金融自由化,给国际炒家提供了可乘之机。如泰国就在本国金融体系没有理顺之前,于1992年取消了对资本市场的管制,使短期资金的流动畅通无阻,为外国炒家炒作泰铢提供了条件。三、为了维持固定汇率制,这些国家长期动用外汇储备来弥补逆差,导致外债的增加。四、这些国家的外债结构不合理。在中期、短期债务较多的情况下,一旦外资流出超过外资流入,而本国的外汇储备又不足以弥补其不足,这个国家的货币贬值便是不可避免的了。

  内在基础性因素。一、透支性经济高增长和不良资产的膨胀。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愿望。当高速增长的条件变得不够充足时,为了继续保持速度,这些国家转向靠借外债来维护经济增长。但由于经济发展的不顺利,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亚洲有些国家已不具备还债能力。在东南亚国家,房地产吹起的泡沫换来的只是银行贷款的坏账和呆账;至于韩国,由于大企业从银行获得资金过于容易,造成一旦企业状况不佳,不良资产立即膨胀的状况。不良资产的大量存在,又反过来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二、市场体制发育不成熟。一方面,政府在资源配置上干预过度,特别是干预金融系统的贷款投向和项目;另一方面,金融体制特别是监管体制不完善。三、“出口替代” 型模式的缺陷。“出口替代”型模式是亚洲不少国家经济成功的重要原因。亚洲这些国家在实现了高速增长之后,没有解决上述问题。

  世界经济因素。一、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经济全球化是世界各地的经济联系越来越密切,但由此而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可忽视,如民族国家间利益冲撞加剧,资本流动能力增强,防范危机的难度加大等。二、不合理的国际分工、贸易和货币体制,对第三世界国家不利。在生产领域,仍然是发达国家生产高技术产品和高新技术本身,产品的技术含量逐级向欠发达、不发达国家下降,最不发达国家只能做装配工作和生产初级产品。在交换领域,发达国家能用低价购买初级产品和垄断高价推销自己的产品。在国际金融和货币领域,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和制度也有利于金融大国。

来源:中金在线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