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郭树清:证券行业正面临历史性发展机遇

作者:郭树清  时间:2011-12-18

  很高兴参加2012年《财经》年会。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叫“努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国际一流投资银行”。“十二五”规划纲要关于资本市场发展已经讲得很全面了,上次在深圳的一个会议上我谈了理解和体会,感到没有特别新鲜的内容要说,选择这个题目对大家来说也许吸引力不那么大但实际上也还比较重要。

  在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中,国际金融体系遭到重创,国际投资银行因为盲目追求高杠杆、高收益而广受质疑和非难。有些欧美金融机构由于制造和销售有毒资产而名誉扫地,声名狼藉,在这点上,有点像中国生产“地沟油”的企业黑窝点,形象很差。大家耳熟能详的,如华尔街的著名投行雷曼兄弟、美林、高盛等,或破产倒闭,或被收购兼并,或转为银行控股公司。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家自然会关注到中国的投资银行。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谈谈对我国证券公司面临的挑战、机遇和发展前景的看法。

  一、我国证券业成绩显著,但与国际同业先进水平相比差距较大

  我国证券业伴随着股票市场的兴起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风雨历程。由于缺乏人才和经验,加之市场不够成熟,早期的证券公司犯了很多错误,绕了不少弯路。2004年8月,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证监会启动了为期3年的证券公司综合治理。在国际危机爆发前,我们及时果断地处置了31家高风险证券公司,许多当时比较有名的证券公司都在其中。解决了挪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违规委托理财、账外经营等历史遗留问题,有效化解了行业多年积累的风险。与此同时,逐步建立了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险监控、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公司合规管理等一批基础性制度,证券公司监管法规和监管制度渐成体系。

  经过综合治理和近几年的持续努力,证券行业的财务状况全面改善。盈利能力显著增强,各项业务平稳增长,产品创新稳步推进,客户服务水平和专业服务能力有所提升。2010年证券公司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比综合治理初的2004年分别增长了4.45倍,7.81倍和9.98倍。截止今年11月底,109家证券公司总资产1.65万亿元,净资产6240亿元,净资本4633亿元,1-11月累计实现净利润343亿元,全行业连续6年保持盈利。同时,全行业的依法经营、风险管理意识大大增强,合规、风控机制初步建立,内部管理水平也有较大提升。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由于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我国证券公司即使与危机中受到重创的国际投行相比,差距依然很大。

  第一,总体规模小,对金融体系影响力弱。截止2011年11月底,我国证券全行业总资产不到高盛公司的三分之一,净利润与摩根士丹利一家公司相当。中国金融业总资产现在是100万亿元,其中90%归商业银行,5%是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只有2%左右。从我国银行、证券、保险业的行业集中度来看,前五大机构总资产占全行业比重,银行业为52%,保险业70%以上,证券业为26%。好处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都不用担心会有一家中国本土的投资银行,会达到“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第二,融资渠道窄,业务拓展能力差。金融危机前,美国主要投行财务杠杆率高达30倍以上。危机后经历了快速大幅的去杠杆化过程,水平维持在13倍左右。与国际投行相比,我国证券公司融资渠道有限,负债业务很少,负债规模不到1800亿元,而且90%为债券回购等短期资金融通,全行业杠杆率只有1.3倍,财务弹性很小。

  第三,专业服务水平不高,创新能力不足。目前我国证券公司以提供通道性质的服务为主,证券经纪、承销保荐、证券自营等三大传统业务约占总收入的80%,其中代理证券买卖的佣金收入占60%以上,且业务、产品同质化经营、低水平竞争问题突出。证券公司创新能力、专业服务水平明显不足,服务的广度和深度还难以满足我国实体经济多样化的投融资需求。

  第四,激励约束长效机制不完善,高端人才匮乏。投资银行行业是知识密集、人才集聚的行业。我国证券公司缺乏长期性的激励约束机制,导致证券公司经营行为、激励行为短期化,不注重战略投入,难以吸引和留住高端人才。

  第五,更为重要的是,研究能力总体上处于较低的水平,无论是对宏观经济,还是对行业、对公司的分析都非常薄弱。当然,有的公司、个别专家做得还不错,但是在市场上、社会上的影响都很小,没有形成足够权威性的地位。总体上来说,我们的投资银行难以形成价值投资的引导作用。对比看看国际投行,差不多是对现实经济最权威的研究机构,至少是可以和大学、政府的研究部门能够并驾齐驱的。比如刚才所说的高盛,金砖四国、五国,现在新兴市场七国、八国等等,都是他们提出的概念。可是,我们的情况就差得比较远了,投行的研究水平比较低。

  比如,我们老说美国主权债务危机很大,国债市场会崩溃。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大家都知道评级降低以后,美国国债近况改善了,筹资成本反倒降低了,收益率没有提高。

  欧债危机也是一个例子,我们有研究说,欧洲经济已经一塌糊涂了,迫切需要新兴市场国家去救市。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欧洲和美国一样,人均GDP还是在4万美元左右,即使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也还是中国的许多倍,我们对这些国际经济形势的分析和判断很不准确。

  对国内经济的判断也有类似问题。今年国家实行宏观调控,货币政策恢复常态,经济增长速度逐季有所回落,这是保持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但是很多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经济减速问题相当厉害,很可能会硬着陆,明年甚至会低于7%、8%,把问题说得很严重。其实对我们的经济增长来说,速度已经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同时强调速度、结构、质量、效益、安全、环保多个方面,综合多个因素来进行考虑,综合地进行衡量,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中国经济速度降低一点,我认为是一个好现象,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的一个标志,绝不是中国经济走下坡路的一个标志。

  再举一个例子,这几天吵得很厉害的“人民币汇率连续10天跌停板”,我们股票市场的投资者觉得这不得了。其实,什么叫跌停板呢?每天设定上下浮动的波幅是0.5%,千分之五,按照6块钱算的话就是3分钱,超过外汇中间价3分钱就叫跌停板了,而在这个水平上,美元供给是巨额的,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所以,10天要串起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仅没有贬还略微有所升值。怎么能解释为外资抽逃,全球看空中国呢?

来源: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文字大小:【大】【中】【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