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推动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

作者:纪江明 葛羽屏  时间:2014-06-04

 

  2013年,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推动信息消费上升为国家战略。国家关于信息消费做出的整体部署,为文化资源数字化工作带来了重要机遇,推动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

  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的海外经验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随着经济的全球化,美国的文化产业形成了一股相当强大的独立于政治之外的力量,成为世界文化之林中的强势文化。由于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没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该国于1990年启动了 “美国记忆”计划(AmericanMemory),旨在以数字化方式整合建国200年来的历史文化遗产。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开始挖掘其他国家传统文化中的故事,比如,《狮子王》、《美女与野兽》、《四十大盗与阿里巴巴》、《阿拉丁的神灯》等,还有以我国民间传说为题材的《花木兰》、《功夫熊猫》等,将这些传统文化资源电子化,发展壮大动漫产业。

  美国还于1996年启动了“下一代互联网”计划,新的主干网将被简称为“Internet2”。2011年,Internet2得到了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的BTOP计划的62.5万美元支持,启动美国联合社区锚网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是利用升级的Internet2、NLR等主干网,建立一个覆盖全美国的高容量网络,为超过20万家重要的小区组织提供先进的网络基础设施。项目连接的单位包括:学校、图书馆、小区学院、健康中心及公众安全机构等小区机构;并支持商业互联网未能支持的先进应用,比如远程监控和远程医疗应用等,力求通过大范围的科研协作,实现科研成果共享、提高科研效率;在互联网连接速率提高的基础上,还通过虚拟图书馆、虚拟实验室提高教育质量。这个项目对传统文化数字化有极大的作用,比如网格上的艺术,即是采用了基于Internet2上的AccessGrid系统,集中网络上的音乐艺术家、媒体艺术家共同交流艺术。

  早在20世纪中期,法国开始在新建的法国国家图书馆将该馆收藏的100万册图书数字化。该馆特别重视“文化遗产”数字化,将该馆收藏的艺术精品及分散在法国各地的古书艺术插页用彩色高分辨率扫描仪录入光盘。法国还于1998年启动了“文化精品数字化”(JOUVE)项目,每年投入8100万法郎,对来自图书馆、档案馆、大型博物馆和文献中心的文化资源进行数字化。该项目着重进行历史遗迹、考古学及建筑图片的数字化,并制作相应的目录和解说。该项目的实施,使那些已老化、不宜频繁提供使用的、过于脆弱的原始文献,能够通过因特网为公众使用。该项目目前建设了69个资源库,包括56.9万篇文献,141万份简介,26.6万幅影像,2100万条目录,1.07万件手稿,1500部影片,2300个音乐片段以及100部戏剧。

  为使日本在5年以内成为世界最先进的情报技术国家,日本于2001年9月提出了“E-Japan”的构想,即全体国民应掌握信息技术知识,提高创造力和理论思考能力;确保可以指导国民提高信息综合能力的人才;积极培养IT尖端领域开发技术人员、研究人员。日本还于2004年推出了 “U-Japan”的战略目标,其理念是以人为本,实现所有人与人、物与物、人与物之间的连接。通过实施U-Japan战略,日本希望将传统文化数字化,开创前所未有的网络社会,并成为未来全世界信息社会发展的楷模和标准,在解决其高龄化等社会问题的同时,确保在国际竞争中的领先地位。

  中国台湾于2002年启动了为期5年的“数位典藏计划”,后来结合数字资源的社会推广又开展了 “数位典藏与数位学习计划”(2008年-2012年),总规划投入约18.54亿元人民币,力求通过文化资源与科技的结合,为台湾带来文化、经济、科研、教育、民生等全方位的发展。台湾数位典藏成果可分为生物、考古、地质、人类学、档案、拓片、器物、书画、地图与遥测、善本、汉籍、新闻、影音、建筑与加值型计划等共15项主题,其价值在于透过现代科技提供高便利,摆脱时空限制,使原来珍藏在档案馆、博物馆或者各个大学中的档案、古籍、标本的利用打破时空限制,有效达成传统文化的保存、传播与教育目的。

  推动我国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

  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用户的迅速增加,近年来,我国信息消费市场风生水起。据工信部数据,2012年—2015年,我国宽带接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消费和数字内容消费累计可达2.5万亿元以上。尽管我国信息消费稳步增长,但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信息消费水平还不高。尤其是在传统文化产品数字化(包括电影、电视剧、游戏、电子书等)方面,在我国还未形成新的消费增长点。在国家促进信息消费的背景下,如何搭上国家促进信息消费的快车,加快传统文化资源的数字化现代化进程,推动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既是慎终追远,对历史和传统的传承和发展,亦是楚璧隋珍,是推动文化消费的重要动力。

  ——推动我国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能在很大程度上实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延续,避免传统文化销声匿迹

  在传统文化范畴中,能够直观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那些先前人们遗留下来的固定的文化作品,按照表现形式分成两大类:一种是有形的,如故宫等名胜古迹;一种是无形的,如昆曲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来看,有些名胜古迹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适合人们经常去亲临观摩;有些经典古籍散落在四处各地,难以查询利用;更有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得到充分重视,面临失传的危险。在新的数字化技术条件下,对传统文化作品进行数字化,可以对传统文化作品进行保存、普及和弘扬,将以往不被认为具有经济意义、处于边缘状态的文化形态(如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等),由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所负载,进入人们乃至市场的视野,让传统文化的独特价值进一步发扬光大,为人们的社会生活做出贡献。

  ——推动我国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可以对传统文化进行发展,全方位对传统文化进行解读,使之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对传统文化进行数字化加工,在保持作品的原始风貌和最初特色的基础上,对传统文化进行电子化、数字化重构,为人们阅读、欣赏传统文化作品提供便利,提升文化消费的水平,同时也是为了促进信息消费。比如,对经典古籍进行数字化后,可以加入“超级链接”的特有功能,人们在阅读时,可以对每一个字词句进行检索、对不同数据库进行交叉搜查、从现代化的角度对古人的作品进行解读,淋漓痛快地欣赏传统文化作品。再如,将紫禁城电子化后的虚拟现实作品《紫禁城·天子的宫殿》,观众能用手中的遥控器在大屏幕前随意推进、升降,从自己选择的角度去欣赏宫殿的每一个细节。

  ——推动我国信息消费与传统文化资源数字化融合发展,也面临着新的困难和挑战

  传统文化数字化过程,属于要求十分严谨、规模宏大的系统工程,它往往自上而下,涉及到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面对浩如烟海的传统文化作品,如何安排人力搜集材料,采用何种方式去整理,作品完成后,又如何对最终成果进行组织、保护和管理,成了迫在眉睫而又颇具策略性的问题。而且,在新经济时代,在用先进的信息化技术处理传统文化产品、古代文人作品的过程中,既要讲究完美保留古代文化遗产的特色特点、又要进行结构化提升,这需要将技术与艺术进行完美地结合,这对组织选材、过程落实、管理应用来说,均是一种策略性的挑战。

  (作者单位分别为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电子工程系)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