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瓶颈与突破

作者:李勇坚  时间:2017-05-19

  2016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为384221亿元,占GDP比重达51.6%,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8.2%,分别比第二产业高出11.8个百分点、20.8个百分点。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已超过50%,成为了服务业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但是,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仍存在着不少瓶颈,需要在诸多方面加快改革。

  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生产性服务业高端领域、高端环节发展不足,竞争力较弱,功能无法充分得到发挥。我国生产性服务业高端发展能力明显不足。以科技创新能力为例,到2015年,我国国家创新能力排名仍居于第18位,与我国经济实力、国际地位等并不相称。又如,跨国公司把高创新率、高附加值和高进入壁垒的核心部件的生产以及一些与生产直接相关的战略性资源(如品牌、文化、科技、金融)保留在发达国家内部,使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功能无法充分发挥。

  一些关键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市场占有率较低,给国家经济安全带来潜在风险。一些关键性服务领域发展不充分,导致国家经济信息泄露。这使我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被动地位,不利于我国企业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迈进,并对我国各个关键产业的基本安全都带来不利影响。

  生产性服务业与其他产业联动不够。生产性服务业与其他产业之间的联系还不够紧密,没有完全切入到生产的各个环节之中。例如,很多设计企业都是以其自身的美学观点为出发点设计产品,而不是立足于企业的需求。很多研发机构都是从科学原理出发进行研发,而不是从企业所面临的技术问题出发。第三方物流真正能够切入企业供应链提供无缝服务的企业还不多。能够为企业量身打造工业互联网以及工业大数据体系的信息技术服务企业也相当欠缺。

  生产性服务业行业整合程度不够。在生产性服务业内部,各个行业之间的整合程度不够。例如,金融业与资信评级行业的整合、科技研发与知识产权行业的整合、技术服务与金融服务的整合等,有待于进一步深化。又如,虽然物流业信息化程度不断提升,但与企业内部的管理信息系统等其他信息技术应用之间的整合程度并不理想,各个业务环节之间的整合程度也仍有待于提升,与金融等其他行业完全融合互动的集成化运营模式仍发育不充分。

  可真正落实和可操作性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支持政策有待强化。一是部分生产性服务业垄断严重,如金融、铁路、民航等垄断行业,影响了服务供给和效率。即使通过改革使垄断得以破除,其他竞争者进入的隐性限制仍然存在。二是部分生产性市场准入的门槛还比较高,如节能环保服务、融资租赁等。

  我国生产性服务业改革的重点与方向

  优化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环境。对生产性服务业的行业准入政策进行清理,破除行业垄断、进入门槛等隐形限制。完善生产性服务业的融资、税收等相关政策体系,使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支持落到实处。积极进行与生产性服务业相关的人力资本税收政策创新。

  完善生产性服务业标准化政策。现有的服务业标准存在原则性过强,可操作性不足等问题,仍需要进一步细化。进一步研究以公共支出促进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相关政策,例如以公共支出完善交通条件与信息服务能力,促进现代物流业发展。

  建立生产性服务业高端化的制度环境。高端服务业具有高人力资本密集、高知识密集的特征,这决定了高端服务的质量缺乏客观的标准,过于依赖消费者的主观判断。因此,必须为高端服务业的生产者提供适当的政策环境、法律环境、政治环境、社会环境,以及正确的激励机制。

  扎实推进生产性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国生产性服务业也存在着供给侧的问题,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部分行业成本过高,部分行业存在着短板。以物流业为例,我国道路货物运输经营主体超过720万家,平均每一个主体拥有车辆1.55辆,90%的经营主体为中小型企业,承担了90%以上的公路货物运输业务,经营模式多为传统的单车货物运输,管理手段简单,货源组织能力差,应出台相应的政策,鼓励物流业的资源整合。在检验检测方面,则存在着具有国际化能力的检验检测认证机构供给不足等问题。在研发设计方面,对科研人员的各种限制仍然存在,不利于其能力的充分发挥。同时,还要与金融支持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结合起来,加大金融创新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支持力度。借鉴一些发达国家的经验,设立“服务业特别基金”,为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中小微服务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破解融资瓶颈。

  积极构建推动服务创新的政策环境。服务创新具有高风险、知识产权难以保护、技术集成等特征,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而且失败的风险比较高,创新后保护成本很高。对服务企业来说,实施自主创新面临的不确定局面,风险远比模仿或维持现状高得多。因此,服务业的自主创新需要建立一个良好的风险对冲机制,使创新风险能够有效分散,增强企业创新动力。在政策层面,要高度重视服务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加大对服务创新的支持力度。

  推动制造业与服务业的互动融合。具体表现为制造服务化与服务制造化。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制造服务化与服务制造化都表现出与互联网高度融合的趋势,成为了工业4.0的重要表现形式。在商业模式上也不断呈现出创新趋势,如大规模个性化定制、C2B、云制造等,都是其表现。

  创新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公共管理模式。在生产性服务业监管模式上积极进行创新,实现从政府单一监管模式到社会多元化监管模式转变,最终建立政府、协会、第三方机构、社会组织和媒体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灵活有效的社会化、多元化服务监管结构。

  积极推进生产性服务业新一轮开放。我国生产性服务业整体开放程度有待进一步提升,新一轮开放主要包括“引进来”和“走出去”两个层面。其一,是我国服务业的“引进来”战略研究,需要对服务业FDI与服务进口的相关政策进行重整。其二,是我国服务业“走出去”战略研究,主要围绕我国服务企业的跨国发展战略展开,制定一整套有利于生产性服务企业走出去的相关政策。其重点是积极打造“中国服务”的品牌,在国际上建立良好的品牌形象。

来源:学习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