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理论探索

彭再友:改革要敢于祛除“紧箍咒”

作者:彭再友  时间:2012-03-27

  改革问题,谁说了算?

  这个问题,本来是不必再次重申了的,因为三十五年前,《光明日报》就已经载文指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正是这面旗帜,引领着亿万中国人取得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项改革事业的伟大成就。毋庸置疑,这个理论,在今天乃至将来,仍旧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指导意义。

  改革属于实践的范畴,是社会实践的题中之义和应有内涵。

  改革就是不断的解放思想。不只是解放别的同志或是学派落后僵化的思想,也解放我们自家固化迟滞的思想。我们有些同志,眼睛看不到自家,以为改革都是针对别人的。毛主席说过,改造我们的世界,包括我们所处的客观世界以及我们自身的主观世界。我们要学会革自家的‘命’和自家‘教主’的命。

  改革就是用发展运动和变化的观点分析和解决问题。昨天能指导我们正确开展工作的理论,今天或许已经褪变成为落后迟滞的思想。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理论,只有永恒的实践,乃至在实践中不断积累和发展起来的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改革不仅要看重‘摸着石头过河’得来的成果,还要注重该过程之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不仅要看重这些经验和教训,还要敢于用这些经验和教训取代原先的理论指导我们继续‘摸着石头过河’。

  基督徒的教旨之中有一句话,叫做:没有信仰就没有敬畏。但是信仰不是盲从教义,也不是由他人恒久地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关涉大是大非,还是得我们自家判断。不能因为信仰而迷失在自我崇拜或是个人膜拜的荒原里,找不到真正通向改革绿洲的路子。时代在前进,思想也得不断的解放和革新,新时代的改革必须破除类似于原教旨主义的老旧思想,辩证的分析和解构现实难题。

  先进生产关系的成型总是滞后于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同样,建构在当时先进生产力之上的思想和文化(包括理论界文化)也有其时代的局限性。因之,改革应该是时时推进,天天前行永无止息的工作。改革必须破除经验主义、本本主义、教条主义。要敢于探索,除旧布新;要勇于踩‘雷’,勇闯‘禁区’;要有‘祖宗之法’可变、应变的观念。我们不仅要祛除他人给我们戴的‘紧箍咒’,敢于跳出‘佛祖’的五指山;更不要自己给自己戴‘紧箍咒’,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改革要善于创造时机,而不是等待时机。改革本是对既有利益的重新分割,自然会阻力重重。但是既得利益者们不是慈善家,也不是基督徒,不会主动让渡利益,以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公正。改革者的功用,就是在现有条件之下与既得利益者之中的保守者们博弈和周旋,以社会进步和公正的名义,促进和改善最广大民众的福利。

  真正的改革者是不会轻言困厄的。老百姓们有一句话,叫‘习哪行,就干哪行,干得不好就改行’。如果时机和条件都已经成熟了,那社会自会有一整套的体制进行自我革新——比如自下而上的革命——又还需要改革者们干什么呢?坐享其成谁不会。

  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说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里的革命,不应该只指推翻旧有体制的暴力革命,大概还应该包括对旧有体制的改良、祛除和对新体制的探索和创建。我们可以相信,一句话,一个道理在十年、一百年甚至一千年过去之后都还是至理,对我们的事业都还具有指导意义;但是作为一个体系化了东西,则因为其过于庞杂而无法确保它的每一个构件在数十年的‘风吹雨打’之后还会永葆生机,还能够代表当时社会先进的文化革新力量。正如,我们不能因为十年前就已经生长在一片热带雨林里的榉树如今依然生机勃勃健康向上就断定这片森林里的所有树木到现在都全部长势良好。

  改革不仅要善于和外在的客观世界斗争,还要善于自我破除和解构。每一套理论的提出和最终得以推广和普及,都是靠与旧势力的博弈和斗争加以长时间实践的成果累计锻炼起来的,其在颠覆和推翻旧有落后理论势力的过程之中,本身就意味着自身力量的壮大和勃兴,而这种壮大和勃兴,在历经时间和风雨的锤炼之后,势必会形成一种理论信仰的惯性。这种惯性丝毫不亚于宗教教义对于其信徒的裹挟,它也会促使它的信徒们为了维系其指导思想层面上的独一性而自发的进行自我辩护和向社会大众申诉其理论位置的独一无二因而是至高无上不容置喙的。

  昔日的改革者最终沦为保守派,这是改革规律的必然走向和趋同,也是改革利益既得者对于自身既得利益的自我维护。因为改革的动因,是利益的驱使。改革者通常会代表一定阶级或是阶层的利益。也因此才会有这样的结局:改革者最终成为利益既得者,进而取代先前被改革的对象而对新一轮的改革进行阻扰和破坏。按理说无产阶级意义上的改革家,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的先进派和无私者,因其阶级性而应该是最不看重自身利益的人,因而是最被看好的改革族群。然而现实并非如此。这就要求我们重新去考量这样一个社会主义者们鄙视的问题:是否该给改革贡献者以利益上的嘉奖,而,“惩罚”不改革或反改革者。当然,这种利益上的嘉奖也应该有制度上的安排,不能由改革者自己说了算,那多半又会走回‘打改革大旗,谋自我私利’的怪圈;自然也不该由被改革者确定。在奖惩制度上,应该设立一个比较明晰和明细的制度,少做原则性的规划,免得被钻空子。要让真正的改革者掌握大权,不改革、伪改革者和反改革者下台。

  我们有些‘家’,不是站在自身专业知识的高度去发掘和探索可以促进当时社会进步和公平公正的制度和理论,不是为了真善美的至高信仰而积极推进相关体制和制度的建构和安排,而更擅长于把自己连皮带毛的出卖给别的政治家们。他们不仅没有忠于自己的学识,也没有忠于自己的信仰,可以说,这样的人,是没有独立人格的,他们只是附庸,他们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救赎;他们的内心,因为作了反对和阻挠社会的进步和公平公正,因而是永恒的黑暗。

  我们有些同志,官僚主义作风日益严重。我们设置各种政府机构,是为了履行公务。但是,一个政府机构一旦成立,自然就会养成一种思维习惯,逐渐视大众为自己的敌人。这就是官僚作风。这种作风促使我们的官员,更喜欢通过巴结上司而获得升迁,而不是通过为老百姓办更多的实事。他们会为了上司的一个眼神儿四处奔命,却敢于肆意践踏民众的权利而无所畏惧。因为,他们的官位和权力,是上级给的而不是民众给的。他们是权力的仆人,而不是民众的仆人。因此提到改革,他们更善于和乐于遵上意而行,至于普通民众包括具有深厚专业领域知识却不掌握任何政治权力的学者的正确建议,却是束之高阁。

  可以说,政治体制的改革,根本上就是改官,而改官的实质就是改变人事任免制度!

  总之,只要是落后的,都应该革新和破除,而不管是不是已经上了‘紧箍咒’;只要是先进的,可以为更多人带来福利,从而促进社会进步和公平公正的,都应该提倡和普及,而不管其是否踩踏了‘旧房子’,逾越了‘禁区’,又或者是名不见经传之人提出;一把尺子不能度量所有物体的长度,一条教义不能规范和约束千年教徒的行为,一个思想体系也不能恒久的指导一个国家的改良大业和社会经济文化事业的建设,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不仅针对别的同志,也针对我们自己;不仅针对他人的理论信仰,也针对我们自家固守的信念!要敢于取下头上的‘紧箍咒’,不论它曾经是多么的绚丽多姿和为我们赢得多少掌声和名誉。没有不可以改变的,只要我们的方向正确;没有不可以修正的,只要我们是真正为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奔走!

来源:爱思想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