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理论探索

彭再友:改革大刀应该砍向哪里?

作者:彭再友  时间:2012-04-01

  我习惯于以形象的语言来解释和解说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其实并不高深的问题。我以为知识分子的功用,在于努力把那些用艰深冷僻的专业俗语抽象概括的原理性的东西,以较为浅显通俗的语言向广众说明和阐释清楚,我把这种比较接地气的行为说成是知识分子由“文化贵族”向“平民精英”的进化。

  要回答题目给出问题的答案,以华丽辞藻包装的空洞论调起不到丝毫作用。在实践之中生发的具体事例此刻必须担当起指路明灯的作用。当然,由于原始的东西必须经过再加工和剪裁,才能开出艳丽的花朵并结出丰硕的果实,所以我会对认真选取出来的例子做一些必不可少的加工和提炼,目的全在于说理过程的简单明了和得出结论的一目了然。

  一、向体制下手

  假设有一个由100人构成的政治实体,从初始的时候,他们之中单个的个人所享有的社会地位乃至这种地位的基础即是财富都是均等的。那么因为彼此之间的制衡(每个成员之间的实力并未过分悬殊)作用,这100个成员之间,很容易就通过两两博弈,进而得出比较符合整个联合体之中每个成员的公众意志。此刻,任何一项可以增加或是削减这个实体的整体福利的改革,都会因为基于均衡的利益共享而畅通无阻或是寸步难行。这个时候,我们说,这100个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公平公正的,是符合社会契约精神的。

  然后,由生理因素决定的智力和身体素质的差异,第一次在这100人的政治体之中造成了不同。那些智力和身体比较强健的成员在博弈之中渐渐占据上风,而那些智力相对平庸和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慢慢处于从属地位。这个时候,公平和效率的矛盾开始显现。那些为实体作出更多贡献的人,希望享受比贡献少的人更多的好处。他们以日常言行和实际行动为自己谋求更多的话语权。这个时候的实体,更像是适者生存的动物世界而不是互帮互助的人类社会。

  再进一步,这个实体之中在思考的大脑渐渐和身强体壮者构成区域性的小范围联盟,建构起自己的利益集团。这样的集团当然不止一个,但通过经年累月的斗争和博弈,其中必有一个是因为手段高明因而实力最为强大的。这个时候,选票已经无法说明问题,公众意志也不再代表所有的社会成员,而是最强大的那个团体的个体意志。因为他拥有支配其他团体的实力,因而在博弈之中会获得更多的赞成票。这样一来,由这个最强大的实力团体组成的管理该政治实体的机构(即政府),自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偏袒自己阵营乃至附属阵营的成员。其他团体和单个成员的抗议是基本无用或许说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个团体掌握了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他们是玩游戏、单方面制订游戏规则并且可以随时根据自身利益的驱使更改游戏规则的法人代表,不惮于通过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的控制和巧妙运用,制订和实施自我保护性质的法令,一方面保证其在该实体之中的利益分配,切实维护自己合法利益及其特殊权益的便利;同时打击和压制别的领主和单个松散成员。

  这个时候,假若该政治体下的100个成员一年创造的总产值用货币衡量是100美元,而精英阶层通过制度设计和财富投机,使得这之中少数人比如20个人占有了80美元。不排除,这20个人之中有少数一两个是体制外的(比如那些有所成就的民营企业家)幸运儿,他们因为熟知游戏的规则或许其本身就比那些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高明而获取了高额的财富和与其财富匹配的社会地位。而同样的,即便是体制内自以为是统治阶层的精英们,也必然会有一些愚鲁之人,他们因为自身遗传或是别的诸如‘不务正业’等什么的原因,而成为了体制内利益分配的牺牲品。这个时候,改革的呼声就不仅来自体制外被剥削者,也来自体制内利益分配得少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分配到的那一部分人。这些人联合起来一致要求,通过另外一项早就设计好的制度来取代旧的体制,进而实现利益格局的重新划分。必须记得,这种改革是体制内的,外部成员有时可能会得到一些外溢利益,但是很快又会被重新剥夺走。

  金字塔式的权力架构,很容易会由于失去处于权力低端的阶层广众的支持而轰然坍塌。专制集团的统治基础是金字塔底端的广众,而不是他们口头上宣称的所有臣民(遵循既有法律的成员)。也因此,体制内的改革,更多的是通过剥夺体制外的利益来弥补体制内的不公平,或者就是扩充其统治基础,把体制外的单个精英笼络进来,最终形成野无遗贤的局面。这是常见的统治策略,它通常会采用这样的手段达到自身目的:一是玩弄政治手腕;二是统一思想。

  根据内外因关系原理,我们认为,体制内的不公平更有可能促进改革步调的推进,然而,这种意义上的改革,多半又是统治阶层内部利益的重新分割,通常情况下,广众要么成为改革被殃及的池鱼,即是通俗意义上的牺牲品;要么能够得到微薄的利益分享,而这种分享多半也是暂时的,因为体制内的斗争终有一天会落下帷幕。甚至在最终获胜的那一方尚未完全的控制整个局势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变本加厉的索回当初他们为了赢取斗争的胜利而不得以出让的微末利益。

  这个时候,任何自上而下的改革,都会因为政府的自我逐利而遭遇多方包括其内部成员在内的强大阻力。利于体制内改革者自身利益的,毋庸置疑会遭受到社会其他团体和社会成员的阻挠;即便是那些可以实现各方共赢的改良也会因为“政治惯性”而遭遇持久争执。因为,从一开始,政府的种种行为就已经表明其代表一定阶层的利益,所以别的阶层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所谓的全民共利政策只不过是一种隐晦的自利行为,实质是又一轮剥削的开始。

  此时,任何意义上的改革不仅会遭到体制内实际得益集团的强力反对,同样也会遭到体制外各方成员的一致声讨,因为初始的社会契约(比如社会成员之间的财富的均衡和社会地位的平等)早已遭致破坏,他们怀疑,此种改革会让他们处境更加恶化。这个时候的改革环境,由于体制性的障碍,犹如铁板一块,极难寻找到最佳的切入点。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