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理论探索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历史内涵的经济解释

作者:王文鸾  时间:2012-08-28

  历史是什么?什么是历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马克思恩格斯在其不同的著作中从不同的角度也给历史下了不同的定义。这些定义尽管各有侧重,但其基本内涵的解释都离不开经济。

  一、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指出:“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来说的生成过程”。[1](p194)

  这个定义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人”,一个是“劳动”。而“人”又有两个不同意义上的人,前一个“人”是理想的人、彻底解放的人、扬弃异化的人,后一个“人”是现实的人、不自由的人、异化的人。而劳动也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异化的劳动,一是扬弃异化的劳动。所谓异化劳动就是,劳动者越是劳动就越是受自己劳动产品的支配和奴役,它具体表现在劳动产品同劳动者之间的异化、劳动本身与劳动者的异化、人的“类本质”与人的异化和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的异化四个方面。鉴于人的本质是自由自觉的劳动,所以只有扬弃异化劳动,人才能重新占有自己的本质,真正意义上的人才会诞生。由此可见,这个定义可理解为,整个人类历史是在劳动基础上产生的,通过劳动的异化、人的异化而发展,然后又通过扬弃异化而达到人类自我解放的历史。

  马克思的异化劳动理论把人的理想本质即自由自觉的劳动视作历史的起点,把私有制社会看作人本质的异化,把共产主义社会看作是扬弃私有制即扬弃异化的人的本质的复归,就是说,整个历史就是异化和复归的历史。这种异化和复归的历史观,其思想渊源显然来自黑格尔的“绝对观念的自我异化”和费尔巴哈的“上帝是人的本质的异化”的异化理论,但在以下几方面又有所突破并含有唯物史观的因素。

  首先,凸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异化的主体不是“自我意识”,也不是“自然人”,而是从事物质生产活动的现实的人,而人的存在离不开自然界。因为人靠自然界生活,自然界作为人的直接的生活资料,同时也作为人的生命活动的对象和工具,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自然界变成了人的无机的身体。人类历史,无非是人改造自然、占有自然的过程,是自然成为人的自然的过程。当然,通过劳动而“诞生”的“人”还只是应然意义上的人、抽象的人,但其对人的全面发展和彻底解放的目标追求应是值得肯定的。

  其次,从劳动出发来建构人本异化史观。费尔巴哈发现了人而不懂劳动;黑格尔把劳动看作人的本质,但把劳动仅仅理解为抽象的精神劳动。所谓劳动,就是人改造自然,同时也改造自身的活动。劳动创造了人,劳动是人的本质属性,“劳动是人在外化范围之内的或者作为外化的人的自为的生成。”这就是说,劳动是人的生命活动的外在表现。人离不开劳动,离开劳动,人就失去了存在的条件。而劳动又离不开自然界,离开自然界,劳动就无法实现,劳动的对象化也就无从谈起。因而只有通过劳动,人与自然界的交互作用即人的产生和人化的自然界的生成才有可能实现。劳动是人与自然统一的真正基础,人类历史是人通过劳动成为人的历史,即异化劳动及其扬弃的历史。当然,扬弃异化的劳动是作为人的本质的、脱离生产关系制约的劳动,还不具有质的规定性,还不是现实的劳动,但马克思毕竟把现实的异化劳动和历史结合在一起,得出人类历史就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创造的结论。

  总之,这个定义尽管明显带有异化理论和人本主义色彩,但它却把人类历史放在了劳动的基点上,把人的实现作为历史的最高诉求,开始找到通往唯物史观的道路。

  二、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针对鲍威尔关于社会动力来自于人格化的历史本身的观点指出:“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1](p295)相对于《手稿》中“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而言,这个定义有所前进,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不再把历史界定为理想的人的诞生过程,而是界定为现实的人的活动。历史和人都不再那么抽象而是更加现实和具体,这就更接近历史的本质,也说明马克思的史观已开始转向,即由异化史观开始转向唯物史观。

  二是强调人是历史的创造者而不是历史的手段。人的活动带有目的性而由人的活动构成的历史本身并无目的性,历史不可能把人当作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历史什么事情也没做,正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在战斗,在创造和拥有这一切。历史与自然史的最大不同就在于前者是有自我意识的机体的发展过程,在社会历史领域内“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没有自觉的意图,没有预期的目的的。”而在自然界中“没有任何事情是作为预期的自觉的目的发生的”。[2](p302)当然这种自我意识的机体就是人,这种任何事情发生的目的性就是人的目的性,尽管表面上看,历史是具有特殊目的的特殊人物,“好像后期历史是前期历史的目的,例如,好像美洲的发现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促使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其实,这是一种假象。所谓“前期历史的‘使命’、‘目的’、‘萌芽’、‘观念'等词所表示的东西,终究不过是从后期历史中得出的抽象,不过是从前期历史对后期历史发生的积极影响中得出的抽象。”[1](p540)

  三是把作为人的活动或劳动的主要方面的物质生产作为历史的发源地。《手稿》将历史界定为“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强调历史是人通过对异化劳动的积极扬弃而不断向自身人性复归的过程;并认为实现人的复归的道路就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消灭私有制,即对私有财产的扬弃。那么怎样消灭私有制或者说扬弃私有财产呢?马克思的回答是劳动,但对怎么劳动并没有作出具体回答,只是简单地把劳动等同于活动,认为:“全部人的活动迄今为止都是劳动”。[1](p193)其实这是不准确的,人的活动包括劳动,但劳动并不等于人的全部活动,除劳动外,人的活动至少还包括其他的经济活动、政治活动和文化活动,也就是说《手稿》中的劳动还仅停留在抽象的宽泛的层面上。只是到了《神圣家族》,马克思恩格斯才将“劳动”置换为“活动”,将人类的最主要活动“物质生产”引入自己的历史观,并明确指出:历史同自然科学和工业不能分开,历史的发源地不是在天上的云雾中(纯粹精神领域),而是在尘世的物质生产中。这就把史观真真切切地建立在物质生产的基础之上,从而为消灭私有制,实现人的复归和彻底解放找到了具体途径。

来源:《湖北社会科学》2012年第3期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