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理论探索

张曙光:思想为什么在中国难产且难以走到前台

作者:  时间:2013-04-01

  要就中国偌大的社会问题,下一个全称肯定或否定判断,总是包含几分风险,荣剑提出“没有思想的中国”的判断,风险更大,因为思想并不象我们喝的水或呼吸的空气,一般人都能感觉到,可以给出一个中国已经缺少干净清新的水和空气这样的判断,也容易被证实或证伪。荣剑虽然给出了他的范围和说明,即中国“没有思想”是相对于“革命”、“改革”和“学术界”而言的,但是,我们能说当年那些主张宪政的维新派自由派民主派没有思想?陈独秀认识到中国只有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之后,才有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也是极有思想的洞见,中共另一些人认识到中国革命须分两步走,也不能说没有思想;而顾准从理性主义到经验主义的思想转变,其实已预示中共早晚要改弦更张。

  所以如果换一个视角,承认真正具有历史穿透力的思想却未必能迅速掌握群众,甚至未必是为当世准备的,我们更不敢轻言中国没有思想,焉知没有世外高人或市中大隐早就把中国的问题看透彻,说与不说,知道都没有多大用处,它该怎么变化就会怎么变化,因而也懒得费唇舌。回望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儒墨并称显学,与其说他们的思想有多大影响,不如说他们的政治主张及其所表现出来的政治举动,使其拥有了许多信众,从而名动一时,而最有思想的道家则没有这种社会影响力,知者甚寡、从者廖廖,老子五千言是他西出函谷关时留下的,庄子更是远离政治中心,为吏于漆园,垂钓于濮水,一生静默,按照现代的标准,他们充其量是处于时代边缘的隐者,却让后人懂得了有一种思想是无用之大用,有一种生活态度是逍遥自在,更不必说整个道家对后世的巨大影响了。

  在遭遇亘古未有之巨变的近现代中国,说到这种“无用”的思想,似乎太奢侈了。内忧外患,民不聊生,思想家们要赶快开出治国平天下的药方啊!对思想的这种急功近利的要求,所造成的一大结果,就是思想难以按照自己的逻辑充分展开,因而也就缺少真正深邃通透的思想,思想产品多半属于低档或中档,高明的思想即使产生出来,由于不能立杆见影地发挥作用,也难以得到世人的理解和重视。

  所以,我认为我们真正应当弄清楚的,不是中国有没有思想的问题,而是在中国思想为什么难产?并且产生出来也难以走到中国社会舞台的前台?这两个问题可能才是真问题,并且不是一个新话题,中国学术界已多次提出,但往往尚未讨论充分,就淹没于滚滚红尘或“历史潮流”之中,--在许多中国人看来,政治形势就是历史潮流,尤其是这种政治形势表现为领导发动起来的群众运动时,这不能不让人叹息。

  从近处说,中国人最热衷的是政治而不是思想,这就如同在传统社会,人们热衷的是科举而不是学术一样,为了个人出人头地、荣华富贵也好,为了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也罢,你都要走科举的道路,尽管历朝历代都有沉潜于学术或艺术的人,但前者有制度范导和保障,后者则只是个人的兴趣推动。到了近现代大量的中国人投身于政治活动,则更是时势使然。

  有人或有异议,中国近现代难道不需要思想吗?当然需要,不然就不会有新文化运动。但是,思想和文化很快就被政治所主导或主宰了!政治关涉理念和主张,当然需要某种思想或思想产品,但政治特别是中国现代的政治,更是充满危险和不确定性的行动,所以最需要的是谋略或实践智慧,这就与思想拉开了距离。

  这里我们首先要明确,什么是思想,人为什么需要思想?然后再来看思想在中国历史上的命运,在近代中国的命运,所以,我们要先“扯远”一点。

  西谚云,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句话我们一般理解为,在上帝看来,人类的任何思考,都是幼稚可笑的,大概类似孙悟空在如来佛掌心里翻筋斗,再跳也跳不出如来的手掌,当然就有些瞎折腾。人处于动物和上帝之间,虽然这是一个尴尬的位置,有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却也推动了人从本能到意识的发展,也是从自在到自由的跃迁,把天地之间都变成自己生活的舞台。按照《圣经》伊甸园的故事,人自从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知道分别善恶,有了自由意志,就“与神相似”,所以,人有思想正是他接近上帝的地方。上帝之所以为人崇拜,全在于其全知全能,尽善尽美,且长生不老。由此亦可知,思想是为了人向着自由和智慧的提升,也是向着永恒在场的无限前进,这种提升和前进的结果,就是人的文化和文明的创造,文化和文明当然意味着人类超越本能和蒙昧的自觉自由的存在。

  所以,思想是人优越于动物的能力,是人从动物走向上帝的阶梯,当人自由地“思-想”--合乎逻辑地思维与富于变幻地想象,让世界的一切可能都向自己敞开时,这本身就体现了人的生命的目的性,就如同体育运动员在田径场上跳跃腾挪,就是为了尽情地展示自己的生命活力、速度和技巧,让自己从中得到自我实现的快感,让观众受到感染和鼓舞一样。无论现实的可能性,还是逻辑的可能性,都是思想可以自由出入的空间,乃至象庄子笔下的真人、圣人和神人一样,摆脱包括自己肉身在内的自然规律的限制,穿越古今、外于生死、赴汤蹈火、逍遥自在,都是可以想象的。这种想象,显然是人的自由的极致,也正是“上帝”的形象之由来。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思想起源于惊讶,当思想攀上最高的层级--哲学时,则表明思想就象自由人是为自己活着一样,也是自由和自为的,所以,他认为人最值得过的生活是思想的或沉思的生活。亚里士多德承认人是政治即城邦动物(polic),政治诉诸的是行动,哲学的沉思则需要与大众保持距离,这里似乎就出现了矛盾,于是受到现代学者阿伦特的批评,其实,这不仅表明那时社会领域的分化和哲人们价值观的变化--精神生活是比政治生活更高的圣洁生活,而且,沉思的哲人们才能高瞻远瞩,他们不必自己从事政治,他们的使命是做帝王师。无疑,西方人所以能够为学术而学术、为真理而真理,是因为他们把学术或真理当作了自己的志业或生活的目的。如果象我们许多学者,一脑袋功利意识,读书只为稻粱谋,一旦所谓“功成名就”,就不会再属意于思想,其实作为学者也已经不合格了。

  那么,这是否说思想是人的多余精力的宣泄,闲暇时的自娱自乐?思想者当然可以做思想游戏,从思想中得到无穷乐趣,乃至于由思想而自娱自乐,这可是相当高的境界!但这不同于一些人想入非非地做白日梦,思想既需要兴趣,需要投入情感和意志,更需要投入智力和理性,所以作为“动词”的“思想”是生产性、探索性的,闹不好也可能误入歧途,所以还有相当的风险。但是,只要思想能够自由地展开,它就破译着自然的奥秘,反省着人性的矛盾,预见着社会的未来,有所发现,有所发明,创造出各种思想文化产品,包括理论学说、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等等,把人类引入文明的时代。

  如完全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看法,思想的自由不要说对于奴隶,即使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都有些“奢侈”,他们最关心的是物质生活,是衣食住行的满足。如果我们立足于此,声称:你看,这么多人吃饭都成问题,却养着一群闲人胡思乱想,这不公平,大家都要向劳动者看齐,都要从事生产劳动,否则就是不劳而获的“剥削阶级思想作怪”,那么,人类也就不要企求什么文化和文明的创造了。如所周知,文明正是建筑在人类有了剩余产品,一些人可以脱离繁重的物质生产劳动,专门从事精神生产的结果。人类历史从来就不是齐头并进,而是“一部分人先XX起来”,其中可以填上“闲暇”、“自由”、“民主”、“富裕”等等,非要天赋和后天环境与努力大不一样的人类,步调一致、行动一律,那人类就在迹近自然的原始状态呆着算了,也没必要推崇什么思想了,--其实人类在原始社会就有了差异和简单的分工,一些人更是率先从绵羊般的意识向着真正人的意识进化。所以,只要人类不是决心停留在动物状态,他就要发展思想;而越是要过一种自由的生活,就越要思想的活跃和思想品质的提升。

  但是,这里的确存在着一个社会的公正问题:既然一些人思想的自由利用了别人提供的劳动和闲暇,就有了一个对这些人的回报问题,包括减轻他们的劳动重负,乃至帮助他们获得自由等等。就人们生活的共同体的整体性而言,它让一部分人先行一步,走在所有成员的前面,正是为了让这些人“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开出一条宽阔的道路,让其他人都能顺利地踏上这条道路。然而,历史的吊诡在于,人有社会性也有个体性,有利他意识也有利己意识,有公心也有私心,一些最早获得了自由的人们,尝到甜头之后就想得到更大的甜头,且不愿意让别人来分享了,如同亚里士多德那样,把自由人和奴隶的区分视为正当,而并不认为这种历史性的现象,从一开始就既有历史合理性,又包含了不合理;按照同样的意识,也就有了一些人对思想成果即文化的垄断,并利用垄断的文化为自己谋取财富、权力和优越的社会地位。于是,从原来平面化的共同体中耸立起一个文明的金字塔,与此同时,统一的共同体也分化为一个上下尊卑的等级制矛盾结构。

来源:爱思想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