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成就经验

重温邓小平关于廉政反腐的“十大忠告”

作者:  时间:2014-08-24

  在邓小平一生的革命生涯中,他始终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作为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郑重提出了增强党的拒腐防变能力这一历史性课题,并围绕在新时期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如何开展反腐败斗争、如何认识我国反腐败斗争的前景等问题,作了一系列深刻精辟的论述,对我们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邓小平的殷殷嘱托,犹言在耳。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际,重温邓小平这些忠告和政治遗产,既让我们感叹总设计师的对“党的问题”的卓越判断力,也让我们看到,反腐败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

  1、我们要反对腐败,搞廉洁政治。不是搞一天两天、一月两月,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我们前进的步伐会更稳健,更扎实,更快。 

  ——一九八九年九月十六日,邓小平同志在会见美籍华裔学者李政道教授时指出

  解读:建设廉洁政治,需要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需要党员干部廉洁自律,坚决杜绝腐败。邓小平多次强调,党风廉政建设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必须常抓不懈。作为中共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邓小平在新时期党的作风建设上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针对“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问题,特别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出现的新问题,邓小平进行深入思考和分析,作了不少重要论述,对新时期党的作风建设起了重要的指导和推动作用。

  与此同时,邓小平还强调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他明确指出:“开放搞活政策连续多久,端正党风的工作就得干多久,纠正不正之风,打击犯罪活动就得干多久,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要贯穿在整个改革过程中,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开放搞活政策的正确执行。”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实践证明,邓小平的这一系列论述是非常英明正确的。

  2、对共产党员来说,廉政要作为大事来抓,还要靠法制。 

  ——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

  解读:廉政建设是防止权力变形和腐败的重大问题。邓小平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始终对这一问题予以特别重视。改革开放一开始,邓小平就提醒全党要防止新形势下出现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否则“就可能出一些本来就可以避免的大大小小的乱子,使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在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遇到严重障碍。”他更是把反腐败工作纳入到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中来考虑,指出要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惩治腐败,反腐败斗争和党风廉政建设要贯穿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全过程,要“作为大事来抓”。

  邓小平同志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之所以形成不正之风,在很大程度上与社会上法制观念淡薄有关。传统的中国社会是一个以人情伦理为本位的社会,长期以来缺乏守法和执法的传统。而改革开放之后大力引入市场主体,市场是一个强调契约精神的领域,强调在法律和法规的保护下进行平等交易,于是伦理本位的传统中国社会开始有些不适应了。走后门、拉关系开始成为中国人做生意的主要方式,给滋生腐败提供了文化土壤。因此,邓小平同志强调:“加强法制重要的是进行教育,根本问题是教育人。法制教育要从娃娃开始,小学、中学都要进行这个教育,社会上也要进行这个教育。”

  3、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思想去领导,就会领导得起来,团结得起来。至于哪一个部门的科学,当然是不懂的了。不懂,就团结大家来搞嘛。总之,共产党的领导够不够格,决定于我们党的思想和作风。 

  ——《共产党要接受监督》(一九五七年四月八日)

  解读: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世界上一些大党、老党未能摆脱“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的执政周期率,西方的西化、分化战略只是外因,而根本的内因则是这些党自身出了问题。他们在执政后逐渐放松了思想和作风建设,丢掉了过去的好传统、好作风,从而丧失了其应有的先进性,从而失去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因此,可以说,一个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具有一种主导性作用,关系执政党的形象,关系人心向背,关系执政党的生死存亡。过硬的作风过去是、今天是、将来仍将是我们党凝聚人心、汇集力量的关键所在,是社会主义中国长治久安、繁荣兴旺的坚实根基。

  4、党要领导得好,就要不断地客服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就要受监督。 

  ——《共产党要接受监督》(一九五七年四月八日)

  解读:邓小平说,执政党的地位,很容易使我们同志沾染上官僚主义的习气。执政党的地位,还很容易在共产党员身上滋长着一种骄傲自满的情绪。(《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一九五六年九月十六日)邓小平还说过,骄傲一定会使党的团结受到损害,使革命事业受到损害。对于个人来说,对于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来说,它是一种腐蚀剂,它可以引导个人主义发展,把一个满腔热忱的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丧失掉,而堕落到最卑鄙的个人主义方面去。 (《骄傲自满是团结的大敌》,一九五四年二月六日)

  针对上述危险,党中央不仅提出了“必须经常注意进行反对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斗争,经常警戒脱离实际和脱离群众的危险”的任务,并且看到加强制度建设的极端重要性。邓小平指出:“党除了应该加强对于党员的思想教育之外,更重要的还在于从各方面加强党的领导作用,并且从国家制度和党的制度上作出适当的规定,以便对于党的组织和党员实行严格的监督。”

  如果听任腐朽堕落的风气滋生蔓延,那是十分容易削弱乃至击垮一个政党的生命力的。为此,邓小平提出:“我们需要实行党的内部的监督,也需要来自人民群众和党外人士对于我们党的组织和党员的监督。无论党内的监督和党外的监督,其关键都在于发展党和国家的民主生活,发扬我们党的传统作风。”健全党内监督体制,加强党内监督,一直是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邓小平在建国初期关于加强党内监督的思想,对于我们认识当前党内监督的现状,加强和完善党内监督,特别是正确贯彻实施《党内监督条例》,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5、党要管党,一管党员,二管干部。对执政党来说,党要管党,最关键的是干部问题,因为许多党员都在当大大小小的干部。 

  ——《执政党的干部问题》(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解读: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关键是加强干部作风建设,干部作风就是党的作风的集中体现。邓小平曾对干部管理和监督、干部交流、干部学习问题提了具体要求。邓小平对执政党问题的阐述和认识,在任弼时、周恩来关于执政党认识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延续和发展,已经涉及到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初步探索。

  6、党内不论什么人,不论职务高低,都要能接受批评和进行自我批评。 

  ——《党在组织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二日)

  解读:邓小平曾指出,“这个党必须是建立在自我批评基础上的党。没有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就不会及时地总结经验,修正错误;也不会用正确的和错误的经验,正面的和反面的经验,来教育干部、党员和群众。”历史经验证明,经常地认真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就能保持生机和活力,就能不断获得进步。

  邓小平指出,应当发扬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在党内生活中讲党性、讲原则,坚决克服软弱涣散状态。他说:“批评的方法要讲究,分寸要适当,不要搞围攻、搞运动。但是不做思想工作,不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定不行。批评的武器一定不能丢。”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搞好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有正确的方法、态度和目的。发扬批评和自我批评作风,一定要严格遵守以下原则: 必须从团结的愿望出发,与人为善,和风细雨;实事求是,以事实为依据,允许本人申辩;讲真理,不讲面子;把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严肃性、尖锐性同科学性结合起 来,达到既要弄清思想、纠正错误,又要团结同志共同进步的目的。

  7、从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干部制度方面来说,主要的弊端就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 

  ——《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九八○年八月十八日)

  解读:邓小平同志说,官僚主义现象是我们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广泛存在的一个大问题。它的主要表现和危害是:高高在上,滥用权力,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好摆门面,好说空话,思想僵化,墨守陈规,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办事拖拉,不讲效率,不负责任,不守信用,公文旅行,互相推诿,以至官气十足,动辄训人,打击报复,压制民主,欺上 瞒下,专横跋扈,徇私行贿,贪赃枉法,等等。这无论在我们的内部事务中,或是在国际交往中,都已达到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邓小平又说,“当然,官僚主义还有思想作风问题的一面,但是制度问题不解决,思想作风问题也解决不了。”

  邓小平同志强调需要从制度上来约束和规范全体党员和领导干部的行为和权力。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用人制度不合理与用人腐败问题;二是各级干部利用职权提高办公待遇问题。在用人腐败问题上,邓小平同志提出要以德以才取人,要大胆任用有能力有知识的年轻人。但同时邓小平也发现,许多有能力有专业知识的干部之所以得不到提拔,实际上是在各级政府中都存在一定用人腐败问题,因为干部人事管理制度不改革,用人腐败问题就得不到彻底解决。

  8、我们过去所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一九八○年八月十八日,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

  解读:“8·18”讲话是一个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在当时的现实意义主要是解决党内的新老接班、年轻化的问题。邓小平提出: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他认为,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各方面的制度十分艰巨,而“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是实现这个任务的关键。”为了改革并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将吸收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国吸收的进步因素,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这实际上已蕴含国家治理现代化思想的初始因子。这个讲话后,邓小平于1980年和1985 年对党和国家的领导机构和人事进行了重大调整,在逐步实现领导干部年轻化同时,提出建立干部退休制度,设立作为过渡措施的中央和省级的顾问委员会,以保证国家治理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这篇讲话既是启动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建设民主政治的标志性文献,也是党以全新角度思考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一个历史起点。

  9、越是高级干部子弟,越是高级干部,越是名人,他们的违法事件越要抓紧查处。 

  ——一九八六年一月十七日,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说

  解读:“风成于上,习化于下”“令之不行,由上犯之”,这是历来的一个基本规律。论及党风与社会风气,邓小平认为:“党是整个社会的表率,党的各级领导同志又是全党的表率”,“只有搞好党风,才能转变社会风气,才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在1980年12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谈到执政党党风问题时说,“极少数党员、干部的不正之风,非常不利于恢复党在群众中的威信。我赞成陈云同志讲的,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

  如果党内干部都讲排场比阔气、高档消费一掷千金、婚丧嫁娶大操大办,艰苦朴素的社会风气如何勃兴?扬清激浊的目标如何实现?邓小平说:“越是高级干部子弟,越是高级干部,越是名人,他们的违法事件越要抓紧查处,因为这些人影响大,犯罪危害大。抓住典型,处理了,效果也大,表明我们下决心克服一切阻力抓法制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

  10、要整好我们的党,实现我们的战略目标,不惩治腐败,特别是党内的高层的腐败现象,确实有失败的危险。 

  ——邓小平:《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

  解读:邓小平认为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他交代:“还有一点,常委会的同志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就党的建设问题,在两篇谈话中,虽然讲得不多。但分量很重,是邓小平政治交代的重要内容。党的建设与改革开放、惩治腐败相关,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本身就是党的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关于党的建设,邓小平交代,新的领导机构要“真正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开放政策”;“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的核心”;“要整好我们的党,实现我们的战略目标,不惩治腐败,特别是党内的高层的腐败现象,确实有失败的危险。新的领导要首先抓这个问题,这也是整党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些政治交代,事关全局,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必须认真对待,聚精会神地把党建设好。邓小平在趁他还健在的时候,作出政治交代,实现了第二、三代领导核心的顺利过渡,为保持党和国家的稳定,创造了充分的条件。

      原文:http://www.rmlt.com.cn/2014/0821/309502.shtml

来源:人民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