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改革历程

邓小平与中国时代变局

作者:邹蓝、杨柏  时间:2013-01-18

  应哈佛中国中心的邀请,本刊主编在上海参加了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的演讲会。作为在东西方引起广泛影响的《邓小平时代》一书的作者,傅高义被誉为“中国通”,对中国社会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判断。此次来到中国,傅高义教授不仅解读了邓小平时代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大事件,也解读了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未来政策和价值取向。

  2012年11月9日傍晚6点,中纬度地区的上海,已经是夜幕四合。淅淅沥沥的冷雨中,浦东新鸿基大厦5楼的哈佛中国中心却是高朋满座,气氛热烈,因为请来哈佛大学傅高义(EzraF.Vogel)教授出席年度大会并就他的新作《邓小平时代》做一个题为“邓小平以及中国的转型”的报告。实际上这个题目,正是其英文书名“DengXiaopingandtheTransformationofChina”。中文繁体字本的书名,只突出了邓小平,而没有展示他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关系,而英文原作的书名恰好就是如此的双主题。

  我们应哈佛中国中心韦杰夫总裁邀请,准时到达会场。哈佛大学在上海以及苏南浙江的校友,包括上海中心培训班的各国籍校友以及中外员工,以及上海社科院的专家等100余人,来到这里参加傅高义的学术报告会。按照美国方式,傅高义教授19点演讲前,哈佛中国中心安排了一个边吃点点心边交流的酒会,然后在18大开幕的第二天,听傅高义讲邓小平。

  为写作《邓小平时代》,傅高义倾十年心力研究邓小平。其中,若干次来中国,在中国采访收集研究资料的累积时间长达一年。一个被誉为美国唯一精通中国和日本两国事务的学者,作为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中心的前主任,傅高义教授誉满天下,曾因1979年出版《日本第一》一书,成为研究亚洲问题最引人注目的专家。如今又从把握亚洲未来的角度,写下这本力图通过深入分析邓小平的书,来揭示塑造中国社会和经济增长的力量。

  这让我们的思路一度跑远:这么一个温和如君子的杰出学者,丝毫没有“世界第一”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他的演讲就如同与朋友聊天。第一经济大国美国的专家,凭着对世界第二、第三经济大国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对中国领导人以及国家的转型的研究,在中国演讲并博得认可,实在是令人赞叹。中国缺的就是如此的真正学者。在中国,能到别的大国去开讲座讲那些大国学者最擅长的学术专题而获得认可,恐怕也只有历史上的唐玄奘。

  傅高义教授手持一个教学用的遥控开关,在身后三幅并列的演示屏上逐一播放精心收集而来的邓小平的历史照片。邓小平的生平和他的经历被这些照片串起,娓娓叙述中,傅教授不时地加以精彩的点评和分析。革命和改革,在一张张具象的照片中演进,那些历史突然间变得迎面而来又深入人心。

  第一张照片是1921年16岁时的邓小平在法国勤工俭学的那张少年照片。第二张则是1924年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巴黎召开第五次代表大会的合影。

  总体说,1949年前邓小平照片不多,侧重在1949年后的。也可以理解,因为邓小平对中国发展的历史作用,是在文革后期才开始展现的。有些照片已经出现在傅高义教授的书里,但是还有一些照片是书里所没有的。听完讲座后回到住处,我们根据记录对比了一下书中的图片,发现邓小平与杨振宁教授夫妇的照片,以及邓小平会见李远哲教授和李振道教授的照片,邓小平赴联合国大会出发前周恩来总理等为他送行的照片,会见时任联络处主任老布什,决定恢复高考会议的合影等,在日本与裕仁天皇夫妇合影等照片,还有一张邓小平与撒切尔夫人正式会谈的照片书中都没有收入。

  邓小平出现在听讲者的视线前,首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言,访美时在白宫会见卡特总统和尼克松前总统,会见里根总统,会见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和夫人,邓小平与美国大使伍德科克举杯庆祝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完成,以及在沙发上与基辛格博士握手,在新加坡访问时与李光耀总理见面,与撒切尔夫人握手等等。每张照片,反映的都是邓小平生平和中国历史上的大事。比如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李光耀交谈的照片。根据今年9月13日德国时代周刊文章《施密特与李(光耀)》中李光耀的详细介绍,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回去之后,借鉴了新加坡开放了六个经济特区。

  邓小平与撒切尔夫人签署有关香港未来的联合声明的照片,则意味着1997年的香港回归。傅高义教授针对卡特与尼克松在白宫会见邓小平的照片说,中国人讲究饮水思源。因为尼克松总统打开了与中国交往的大门,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之后邓小平正式访问美国时,请美国方面邀请从总统任上辞职的尼克松总统再度进入白宫。

  他诙谐地说,这是尼克松离开白宫后,唯一一次重返白宫。

  谈到李光耀与邓小平见面的那张照片,傅高义教授说,因为李光耀那次之后多次见过邓小平,对邓小平和中国的发展有深刻的认识,近年来他与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经常就世界大事以及中国事务展开对话,在西方影响颇大。最近的一次是今年李光耀与施密特在新加坡再次会面,纵论欧洲危机,美国经济和邓小平和中国发展。

  该讲座以1997年人民大会堂为邓小平举行追悼会的照片结束。

  结束后进入问答阶段,总共有两人得到了机会向傅高义教授提问。

  本刊记者邹蓝得到了第二个机会,用英文直接向傅高义教授提问。邹蓝问: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国际经济不振导致中外经贸摩擦不断,美国大选也屡屡拿中国说狠话。中国和世界,发展中都出现不少问题,也都使民间、学界与官方产生共同的看法,中国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在如此背景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思想,能否成为目前正在举行的18大推选出来的新一代领导人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思想源泉?

  傅高义教授肯定了这个看法。

  他认为,有关中国下一步如何走,18大报告中胡锦涛总书记再度强调了改革。邓小平在世时的几届中央高层几乎全数出席,表明中共将继续推行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思路来发展,当然因为新的国内国际形势,大方向保持不变,但是在具体政策措施细节上也需要根据新的需要作调整。这让人想起《邓小平时代》中文本译者冯克利的一句话:“邓小平去世15年了,但很大程度上,我们仍然生活在邓小平时代”。

  《邓小平时代》告诉我们,邓小平做事一贯坚忍不拔,他知道如何在正确的时候,用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情。这是一个政治家最可贵的质量,是一种高度人格化的经验智慧与眼光。邓小平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不是一个为改革而改革的人,不是改革愿望为他提供了行动动力,而是行动愿望为他提供了改革动力。邓小平带来的各种变化中最大成就是使整个干部队伍的观念和行为方式发生了巨大改革。他们从一个严重受到意识形态禁锢的队伍,逐渐变成了一支更加开明务实、以追求经济发展作为首要目标的组织。就连张五常也说,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中国现在实行的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制度。

  邓小平深知中国的出路在于打破旧框框。他看准的事情,不管采取什么方式,都会意志坚定地做下去。他确信中国在20年内(1980~2000年)经济翻两番是一个现实可行的目标。此后十几年里,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他从未放弃这个想法,这也是他在1992年看到经济有可能大滑坡,通过南巡再次发动新一轮改革浪潮的原动力之一。

  今天我们回头看,邓小平所发动的改革开放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至少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总体上是非常成功的。他最大的功绩,正是他通过引领改革开放不断取得进展的过程,使中共干部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他保留了毛泽东为他留下的中共这个组织系统,也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它所提供的制度平台,十分出色地完成了“发展就是硬道理”这一观念革新的自选动作。这至少为后人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平台,使顺利的制度转型具有潜在的可能。

  中国历史上不缺伟人,但在现代中国,真正能够称得上“伟大的制度”建设者的人,即“立法者”(lawmaker)的,却是极为罕见。中国有出伟人传统,却没有建设伟大制度的传统,而只有伟大的制度,才是一种能够长久令人信服的制度。

  本刊8月27日第3275期刊登了傅高义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邓小平时代》一书的中文繁体字版的部份前言。我们特地找出这份刊物送给傅高义教授。傅高义教授很高兴,留下一本,并在另外一本上留下了他的英文和中文签名,一边签还一边用中文说:“啊,我去过你们香港。”■

来源: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