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改革前瞻

周为民:渐进改革易致时机流失须盯紧大方向

作者:  时间:2013-04-16

  周为民:渐进改革须盯紧大方向

  应当明确我们的经济建设就是以改善民生为重点,而不只是在社会建设领域谈改善民生

  经过十八大和两会的宣示与强调,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施政思路轮廓渐清。领导人在众多场合频频为改革定调,舆论亦持续加温。

  “关于深化改革,党内外有强烈期待,新一届中央坚定、鲜明地回应了期待,而且提出了很好的大思路和切实的措施步骤。”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说。

  阻碍改革的痼疾何在?解决病症该从何下手?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又开出怎样的“药方”?《瞭望东方周刊》就此专访了周为民。

  “所谓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首先是方向感。中国的改革已经走过30多年,总结改革经验,有两点很关键:一是真心诚意地坚持富民目标,这是改革之初邓小平就提出来的;二是要认真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来确定我们的改革思路。这两个决定大思路的问题,在十八大报告、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和总理记者会讲话中,都体现出来了。”周为民说。

  真正的富强是人民富、社会强

  《瞭望东方周刊》:2010年,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前后,舆论曾热议中央文件从“国强民富”到“民富国强”的改变,并强调民生工程和财富再分配的重要性。你认为新一届中央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思路如何?

  周为民:改革的顺利推进靠的就是贯彻富民目标。在改革过程中,某些具体措施之所以造成一些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没有很好地坚持富民目标。

  十八大报告对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部署,以及李克强总理关于改革的若干讲话,再次明确了按照富民目标推进改革。比如两会闭幕后的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特别讲到“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具体来说,就是一定要从有利于增进人民福祉的角度来考虑改革措施,通过改革为民众自主创造、积累、支配财富提供条件。

  过去几年讲加强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这样讲固然是好的,但还不够。不只是要在社会建设领域谈改善民生,经济建设首先就要突出民生目标,应当明确我们的经济建设就是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经济建设,不要一讲经济建设就是不惜代价地追求GDP增长---像李克强总理讲的那种“人民并不满意的增长”。

  过去这些年,财政收入出现超常增长。对于政府主导的改革,需要警惕的问题就是不能仅仅从政府财政目的出发,脱离富民目标来推行改革措施,那样一定不会有好的效果。中国历史上的很多改革都提供了教训。邓小平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在这个问题上有着列宁所说的“常人见解”。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富强是人民富、社会强,民富然后国富,社会强然后国强,这是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客观规律,是根本的次序。离开了民富而追求国富,离开了社会强而追求国强,这样的“富强”是没有根基的,而且是有危险的。

  《瞭望东方周刊》:也就是说要更加注重初次分配对实现民富目标的重要性?那就意味着要更加重视市场的作用。

  周为民:改革中有些措施值得进一步总结反思:为什么有一些对改革的不满?其中很多不满并不是反对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而恰恰是因为一些改革措施脱离或背离了这个方向,更多是从政府的财政目的出发,没有使民众获益,甚至使民众受损。

  十八大报告特别强调,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李克强此次着重强调政府职能转变,基本精神同样是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他讲政府职能存在错位的问题,“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这就是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是对改革进程的经验作了总结。

  过去改革中经常存在这样的现象:一些实质性的改革,由于推进阻力很大,因此试图绕开、避开,用其他“招数”替代实质性的改革,结果往往背离了市场经济的逻辑和建立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方向。

  富民目标和市场逻辑,二者实际是可以完全统一的。所谓市场经济无非就是老百姓的经济,是民众自主创造财富的过程。贯彻富民目标,从根本上说就是要为民众自主创造、支配财富提供条件和机会,而这一点也正是市场经济的逻辑所要求的。李克强总理指出,凡是市场能做的要交给市场,这个基本观点就体现了坚持富民目标和坚持市场逻辑的统一。

  乱源是垄断而非过度市场化

  《瞭望东方周刊》:但目前也有认为存在过度市场化的声音,包括在民众最为关注的教育、住房等领域,这种批判的声音不小。

  周为民:这些领域民众为什么不满意?都与没有打破垄断有关。对这些领域的问题,流行的看法是过度的市场化,这是似是而非的。实际上,这些领域不要说什么过度市场化,甚至连最基本的市场化都没达到。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所谓市场化,首先是要打破垄断,形成足够多的市场主体,从而形成有效的竞争,这样,市场价格机制才能起作用。而这些领域基本都是垄断的局面,虽有一点民办的学校、医院,但不成规模,不成气候,没有形成有效的竞争,哪里说得上过度的市场化?而一些机构在垄断条件下获得了自由定价权、自由收费权,可以借垄断地位谋取垄断利润,这才是乱源。其他垄断领域的问题也是如此。

  目前在教育、医疗、住房这些方面,存在着突出的民生困难。怎样解决?回想一下改革开放前的民生问题,人民群众的吃穿住用行,哪一样不难?万事皆难。怎么解决的?就是放开了市场,放开了民众自主的经济活动,结果难的都变得不难了。而现在仍然很难的这几个方面,恰恰是垄断还没有打破的地方(住房问题的症结在于土地的垄断)。

  中国改革最具实质性的一个成果,就是民间经济的生长发展。但由于体制机制的障碍,目前民间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仍面临困难,特别是在市场准入、融资、税费等方面。虽然提出了不少方案,像新老三十六条,但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

  特别是,当下我们面临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问题。转型长期难以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一个基本原因就在于民间经济的成长缺乏良好的法律和制度条件的支持,以致难以继续充分发展,实现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我们对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很重视,而事实上我们自己已经多次发生“金融危机”,即民间金融危机。这些情况尤见于东南沿海地区,导致企业破产,老板跑路。说明我们金融体制改革创新的步伐严重不适应长期、整体的经济发展的要求。

  怎么深化改革?就是要在这些领域打破垄断。李克强总理已经明确指出,要“推动民营资本顺利有效地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等领域”,这是符合市场化改革方向的。

  坚持市场的逻辑,一定要着力破除在若干领域仍然存在的垄断,更充分地为民间经济的成长提供良好的法律和制度条件,包括金融、石油、电信等领域。目前的问题就是行政性的垄断没有打破,这种垄断不打破,对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一定会形成阻碍,寻租和腐败都与此相关。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