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改革前瞻

“十三五”的创新不止于经济含义

作者:林远  时间:2016-05-16

  ●“十二五”时期,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国际影响力上了一个大的台阶。以往,我们提“上台阶”指的是经济实力的上台阶,但是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到科技实力和国防实力,因此可以加上一个关键词,综合国力再上新台阶。

  ●五大发展理念非常符合我们所说的创新。1978年,中国的资本、劳动力包括技术进步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它成为一个拐点。中国的经济增长从之前的6%,上升至10%,并且一直持续到2011年。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观念创新。今天的五大发展理念,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发展理念。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创新拓展了以往狭义的技术创新的概念,创新被定位为四个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强调的是科技创新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有机结合。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93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发表了题为“十三五规划:决胜百年目标”的主题演讲。

  “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还提出了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胡鞍钢表示,“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创新拓展了以往狭义的技术创新的概念,是一个广义的创新,除了经济价值,也包括社会价值、生态价值、文化价值、知识价值等。而现在提出来的万众创新、亿众创富,其本质就是必须发动十几亿人民一同创新,这样会产生外部性,会产生溢出效应。

  “十二五”中国综合国力上了新台阶

  十八届五中全会对“十二五”时期的发展作了一个评价:“十二五”时期,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国际影响力又上了一个大的台阶。胡鞍钢表示,以往,我们提“上台阶”指的是经济实力的上台阶,但是这次全会首次提到科技实力和国防实力,因此可以加上一个关键词,综合国力再上新台阶。

  针对中国经济实力再上新台阶,胡鞍钢表示,从GDP的角度来看,按汇率法计算,我国GDP总量在2010年大体上超过了日本。2010年中国GDP占世界总量已经达到9.2%,到2015年,我国GDP总量仍然是世界第二,但是占世界比重已经提高至14.4%。也就是说,我国GDP占世界的比重平均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左右。从全球进出口贸易的角度看,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占全球比重从2010年的9.65%,提高到2014年的11.34%。最有意义的是,2013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占世界比重首次超过了美国。除了经济总量和进出口贸易以外,我国的外汇储备也一直是世界第一。

  胡鞍钢预计,到2020年,即便按照6.5%的GDP年增长率,中国GDP总量占世界比重也会达到20%以上;中国进出口贸易占世界比重会提高到15%左右。

  针对中国科技实力再上新台阶,胡鞍钢认为,科技实力是一个国家实现其发展目标的现实能力,大体可以概括为以下4个指标,研发投入、科学创新、发明专利和互联网用户。从研发投入来看,中国的研发投入正在迅速增加,研发投入占全球的比重也在不断提高。从科学创新来看,按照汤森路透数据库,中国科学论文发表指标也是在迅速提高,缩小了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从发明专利指标来看,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也在迅速缩小。

  胡鞍钢表示,根据以上对科技实力的定义,我国科技实力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与美国相比,在2000年相差7倍,到2013年或者2014年已经超过美国。其他国家的报告也体现了这一点。目前全世界形成了四大科技中心,包括欧盟、中国、美国和日本。根据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报告,2005年到2015年我国发表的国际论文达到158.11万篇,居世界第二位。这些论文共被引用1287.6万次,居世界第四位。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报告,我国有19个学科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进入世界前十位。2014年,中国在各学科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期刊上的论文数量为5505篇,排名世界第二位。

  针对中国国际影响力再上新台阶,胡鞍钢表示,去年发表了一篇关于综合国力的研究(《对中美综合国力的评估(1990—2013年)》一文),该研究属于跟踪性的研究,每隔几年都会做一些新的计算和调整,将综合国力定义为一个国家的实践战略目标,基于国家性、战略性资源来计算,大体包括八大类战略性资源:人力资源、自然资源、经济资源、资本资源、知识资源、政府资源、国防资源、国际资源,共计17个重要指标。

  胡鞍钢表示,在综合国力方面,中国和美国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25年前,美国的综合国力相当于中国的4倍;到2000年,该数据缩小了将近2倍;到了2010年只有1.17倍。去年发表的文章数据更新到2013年,现在的研究已经更新到2014年,从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的综合国力在2014年已经超过了美国。

  “十三五”规划最大亮点:五大发展理念

  胡鞍钢认为,“十三五”规划最大的亮点和创新点,即“五大发展”,它是具体指导和制定“十三五”规划谋篇布局的思想灵魂。

  五大发展理念本身非常符合我们所说的创新。1978年,中国的资本、劳动力包括技术进步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它成为一个拐点。中国的经济增长从之前的6%,上升至10%,并且一直持续到2011年。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观念创新。胡鞍钢表示,今天的五大发展理念,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发展理念。

  胡鞍钢表示,五大发展理念最大的创新点,也即最大的亮点。

  五大发展源于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改革开放发展实践。他说:“今天提出五大发展思想来指导实践,它本身也是实践与理论的互动,是全体人民与党中央、国务院一个互动。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最近刚刚完成了一个对重庆五大功能区的调研报告,就是分析那里的创新如何产生生态红利,如何体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长江流域要生态优先的思想。这个基本思路地方政府已经在做了,而且从2014年以来做得非常有成效。现在到三峡水库,你会发现长江之水非常清澈,这和上游的生态保护非常相关。”

  第二个亮点,是总结了以往五年规划的创新和精髓,集前人之大成。比如,“十一五”、“十二五”规划的主要思想就是“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十三五”规划与时俱进地提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按照人的发展生命周期来提供健康、教育和其他的公共服务,包括提出全民健身等更加积极的健康战略。它进一步丰富了我们的发展实践,我们称之为中国发展的最佳实践,这也是中国原创的发展思想。

  第三个亮点,是五大发展提出成为五年规划设计中的重大突破,也成为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五大途径。五大发展就是破解或者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五个基本途径。比如说创新发展,我们面临的就是发展动力的转换问题,这也是从中等收入水平进入高收入水平遇到的基本问题。

  第四个亮点,五大发展是全面科学发展观的组成部分,它本身就形成了宏大的发展框架、严密的发展逻辑和务实的发展思路,其内在相互关联、相互促进、相互支撑,使科学发展的内涵进一步具像化,更加具有指导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第五个亮点,中国的发展理念必将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今年在杭州举行的G20高峰会。G20国家的经济总量,在1990年-2014年之间大体占到世界总量的77%-79%之间,即便到2020年也会大体是这样。因此,G20共识一定会成为全球共识。中国很快摆脱了全球金融危机,而全球大部分地区仍处于经济停滞状态,中国的方案对于世界的复苏意义重大。

  “十三五”规划最大创新: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胡鞍钢表示,“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还提出了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创新拓展了以往狭义的技术创新的概念。创新被定位为四个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强调的是科技创新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有机结合。

  胡鞍钢认为,这个创新是一个广义的创新。能够为社会提供新增价值的活动就是创新,而这个价值包括物质价值或者说经济价值,也包括社会价值、生态价值、文化价值、知识价值等,所有这些价值都将成为社会的财富。从这个意义上讲,“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创新超越了熊彼特提出的“企业家创新”,形成全社会的创新。

  现在提出来的万众创新、亿众创富,胡鞍钢认为,其本质就是必须发动十几亿人民一同创新。创新本身也会产生外部性,会产生溢出效应。比如,在阿里巴巴创造的电商平台上,活跃的买家达到4亿人,活跃的卖家超过800多万家,甚至将近1000万家。所以,这个创新在很大意义上是具有关联性、外部性、外溢性的。

  “习近平同志讲了这样三句话:‘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这段话非常经典。对此他也作了相当多的论述,讲的也很专业,这些话的内涵也体现在‘十三五’规划中。比如提高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坚持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发挥两只手即市场和政府的共同作用等等。”胡鞍钢说。

  胡鞍钢认为,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规律来看,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有不同的发展驱动力。总的来说是四阶段,一是低收入阶段就是初级要素和驱动,包括土地、资源、能源、劳动力等等;二是中等收入阶段,基本上是资本要素驱动,特别是国内储蓄率、投资率,主要是扩大投资规模;三是较高收入阶段,基本上是技术要素驱动,和大规模的技术引进有关。四是更高收入阶段,一定是创新驱动。

  “中国如何实现从追赶型向创新驱动型的转变呢?我国原来的优势叫后发优势,如果从机制角度看,把它称之为T1,就是引进科技机制;T2就是科技再创新机制,具体技术都是别人的,但是我拿来搞本地化创新、集成创新、系统创新,以上都是利用后发优势;T3是自主科技创新机制,才能形成先发优势;T4是巨国市场规模效应;T5是世界市场规模效应。”胡鞍钢说,中国的创新是T1+T2+T3+T4+T5,从边际的角度看,五种效应一起发生作用显然就和仅仅引进技术完全不一样了。后两者都是取决于市场开放程度,因此一个国家要实现创新发展必须开放,才能有效利用国内巨国市场规模效应、全球市场规模效应。

来源:经济参考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