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中国智库 > 智理名言

江濡山:目前中国国家领导人最需要什么样的智囊团?

作者:江濡山  时间:2014-11-07   浏览次数:0

  

  目前中国领导人最需要什么样的智囊团?

  习近平于7月8日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释放出一个重要信号:智库机构及智库人物“谏言参与”中国高层决策的现象将会越来越多。正如习近平所言:“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

  这次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就是落实这个决策部署的重要体现。广泛听取各方面专家学者意见并使之制度化,对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希望广大专家学者广泛调研,潜心研究,不断拿出具有真知灼见的成果,为党中央科学决策建言献策,为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多作贡献。”

  然而有个问题值得思考:中国现阶段的执政高层,需要怎样的智库机构和智库人物呢?

  首先,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总体定位来看,中央决策层首先以重视官方智库机构及官厅学者的意见为主,并适当兼顾民间智库的谏言。官方智库机构主要是指社科院、中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著名国立大学学者。应邀参加此次座谈会并发言的六位智库人物及其身份分别是:

  王战上海社科院院长

  刘世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扬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林毅夫北京大学教授

  胡鞍钢清华大学教授

  樊纲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法人代表)【为民间非盈利机构,挂靠国家发改委。】

  上述机构中,樊纲先生筹资创立的“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具有民间机构的色彩,但由于其挂靠在国家发改委因而一直“谨小慎微”地与体制内的调子保持高度一致。从这个人员构成来看,未来被中国高层“认可”的智库机构及智库人物,将以体制内为主,以民间为辅。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官方智库机构一直存在也一直有大量研究成果,但是在部门利益主导决策意志的体制环境下,其研究成果基本上束之高阁,在新的体制创新的环境下,他们或许会有更多的成果产生特殊效应。

  其次,需要熟悉中国国情特质,并“读懂”执政集团的决策思维及决策思路。中国特殊的国情和特殊体制决定了,能够认同并维护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遵从中国特殊国情、熟悉体制内外的权力运行机制、维护国家稳定、维护经济社会发展连续性的智库机构及智库人物,才有资格被决策层“看好和认同”,这是因为,只有具备这样思维的专家学者,才会与决策层有“共同语言”,才能够提出有针对性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比如,清华大学的胡鞍钢先生,虽然是一位非主流的学者,但是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研究中国国情,并且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并在此基础上学习西方智库的方法搞研究、出报告。他亲自编发的智库报告,坚持不懈地一直免费给国家各大机关赠送,这种精神,似乎值得很多智库机构学习。

  再次,需要具有国际视野和创造性吸纳西方发达国家有效经验的、极具创新思维的海内外学者。从习近平近一年来走访、接见的海内外诸多智库机构代表人物及其谈及的话题来看,具有国际视野而不偏离中国国情、具有全球化意识而不跑偏既定前进方向的智库机构及人物,今后有机会获得中国的研究经费并为中国高层出谋划策。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极力倡导西方普世价值、过渡渲染自由市场经济、对党和政府风言风语,以及自恃清高的独立学者,原则上是暂不受欢迎。并不是他们没有见识、没有学识、没有真知灼见,而是因为他们的言行风格和方式,会刺激很多人的神经,会激起社会不满情绪。

  因此,他们名气再大也不会被高层器重。当然,对于这些特立独行的学者而言,他们追求的是真理,在他们看来,或许并不稀罕去扮演官方“智库”的角色。他们追求的是历史的检验,而不是眼前的实惠。人各有志,互不相讥。

  最后需要与读者分享的是:美国华盛顿(DC)大大小小的智库机构是如何影响白宫机诸多权力机构决策的。通过几次切身到华盛顿考察,有这样几点感受:

  第一、华盛顿既是美国权力中心,又是智库林立的地方,更是国际情报中心,这里每天汇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智库机构的研究成果。诸多智库机构由三方面的资金支持运转:中标政府研究项目、获得民间特别机构资助、特殊情报渠道资助。

  第二、以特殊形式影响白宫及各个权力机构、法律机构、两会议员的决策。智库机构的研究成果林林总总,但是进入白宫决策渠道的研究成果很少,通常以中标项目或特定委项目的研究成果专题报送,除此之外还有特别密约报告---任何情况下,智库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对外泄露的研究成果。

  第三、多数智库机构都有自己专注的研究范围和相应的研究数据库,并且聘请和邀请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领衔研究项目。

  第四、每个知名的智库机构都精心编制了三张网络:全球同行研究网络、特殊的人际关系网络(其中不乏政府高官、议员、财富大亨、公关代表等)和自成体系的情报网络。

  第五、美国政府的很多重大决策,都是直接选择智库机构的研究成果,对于特别重要的事项,同时会选择几家机构的成果进行比较研究。因此,白宫的决策在很大程度上是选择而不是总统自主决断。

  真诚希望中国的中央决策逐渐具备两大科学决策特征:民主化的决策机制和基于官方及民间智库的成果选择。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