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亚洲经济持续增长面临重大挑战,经济融合暂难逾越巨大的地区差异,人民币汇率调整需要条件。

美林(亚太)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国地区主席刘二飞、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沃瑟纳、亚洲管理学院院长奥堪伯、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魏本华及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胡祖六在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年会“亚洲经济一体化与经济增长”分会上发表讲演,从不同角度分析了亚洲经济持续增长面临的挑战和亚洲经济融合难以逾越的障碍。

1、 亚洲经济持续增长面临许多重大挑战

沃瑟纳认为,97金融经济后,亚洲经济很快恢复增长,但目前面临贫困、地区差距,区域一体化制度建设三大挑战。

奥堪伯指出,东亚经济增长的模式趋同,都是出口拉动增长。尽管经济从危机中复苏的速度快于预期的速度、区内贸易不断增加,但亚洲脆弱的金融体系不足以抵挡外部的冲击。亚洲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仅经济问题,还有局部地区的紧张关系。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加强对话与合作。

魏本华认为,亚洲经济稳定和快速的发展为亚洲金融合作创造了条件,由于各国金融发展阶段不同,各国都能从地区金融合作中受益。

魏本华指出,中国外汇管理的原则是安全性、可靠性以及赢利性。从这三个原则出发,中国必须改善其外汇制度,包括外汇管理框架、投资标准以及风险管理制度等。中国在改革外汇体制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国内情况,而且要考虑对邻国的影响。

胡祖六认为,“亚洲又回来了”。亚洲在经历了经济危机之后,又开始恢复活力,而且前景非常乐观。但是,他也指出,亚洲正在面临风险。第一,亚洲粗放的增长方式,无法可持续增长;第二,日益突出的环境问题;第三,亚洲脆弱的金融体系存在巨大的潜在金融风险;第四,亚洲汇率不够灵活。

2、亚洲需要经济融合,但其经济一体化将是一个漫长过程。

沃瑟纳认为,亚洲的确需要区内经济融合,但考虑到亚洲内部发展的巨大差距以及经济融合所需要的政治融合等,亚洲目前尚不具备这一条件。尽管这种融合肯定会实现,但需要的时间取决于各国的政治意愿和互信程度。

魏本华也强调,在亚洲融合的过程中,必须充分重视政治意愿;必须充分解决亚洲的贫困问题,因此,50年实现亚洲金融融合是一个比较现实的设想,要加快融合是不可能的。

胡祖六认为,亚洲经济融合最大障碍是亚洲经济体之间的差异性。因此,亚洲融合可行的路线图就是充分利用现在的东盟及东盟+1、东盟+3。这些经济体首先达成共识,采取协同行动,让周边经济体从中获益,提高他们加入意愿,逐步泛亚经济联盟。

3、中国外汇体制改革正在稳步推进,但没有时间表

胡祖六认为,机制越灵活越好,重估越快越好。魏本华则认为,中国是否需要完全浮动的汇率制度,需要进一步研究。即使中国就此达成共识,实行新的外汇机制及重估人民币价值也需要在满足一定条件下进行,如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相关专业技术人才储备等。中国现在无疑不具备这些条件。所以,中国没有外汇体制改革的时间表,因为外汇体制改革进程涉及到多方面复杂的因素,必须在满足基本条件的前提下才能实质性地推进这项改革。

奥堪伯认为,改革其外汇体制和重估人民币同时进行有两个难点。一是必须充分考虑改革外汇体制亚洲、甚至整个世界的影响。二是重估人民币必须事先确定一个合适的比例。从中国实际出发,现实的做法是先改革完善中国的金融体制,再讨论这个问题;而不是相反。

沃瑟纳则认为,中国在金融以及金融体系改革方面会按照WTO的原则顺利进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决策能力也很强。她并不担心中国会不会改革,她关心的重点是人民币会升值多少。但这是中国的内政,应该由中国政府自己做决定。

 
 
本专题部分页面信息来源于博鳌论坛官方网站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琼ICP备000021
Copyright ?2000 - 2002 chinareform.org.cn
建议使用IE4.0以上 800*600*24位色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