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企业治理与企业竞争力密切相关,亚洲必须共同探讨适应亚洲文化的企业治理模式。

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年会也以举行全体大会的形式,讨论“企业治理与企业竞争力”问题。德勤首席执行官白礼德、美林国际董事长伟凯文、瑞典工业联合会主席、爱立信集团公司董事长泰斯库、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麦伯良和美国Sybas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程守宗发表演讲。

白礼德指出,有人认为,经济繁荣靠的是经济发展,企业治理结构的优化并不十分迫切。他认为,这是一种短视。任何企业想要竞争力,都必须提高自己的治理水平。

伟凯文提出以下三个观点:第一,良好的企业治理是形成企业竞争力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有良好的治理结构,企业竞争力就有提高的可能;竞争力差的企业,治理结构一定非常差。第二,好的企业治理结构遵循实地求是的原则,在不同的司法体系下,采取不同的治理结构。对于是否存在统一的治理结构标准的问题,伟凯文认为存在建立有效治理结构的普适原则,即问责制与透明度。但他指出,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不同国家的企业结构差别非常大,这其中有文化的因素。企业结构不同,建立治理结构就要量身定做。第三,并不是只有上市公司才需要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家族企业、私营企业等非上市公司也需要好的公司治理结构。

泰斯库对以上观点做了补充。他提出,第一,必须明白什么是企业治理结构,所谓企业治理结构就是在治理企业的过程中形成的一定规则。第二,虽然人们一直在寻找能够普遍适用于全球的企业治理原则,但由于人们无法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因而也不存在全世界普遍适用的治理结构原则。治理结构的最终检验者是市场和消费者,不是所谓的治理原则。第三,企业治理需要成本。美国新颁布的《撒宾斯法案》有利于形成良好的治理结构,但它增加了企业在信息披露方面的成本。但长期来看,这个成本应该是一种投资,它有利于企业的健康发展。

麦伯良认为,科学的治理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体制保障;职业化的经营团队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组织保障;“诚信与责任”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保障。

对于是否存在统一的企业治理结构,麦伯良的观点是:即便同一个企业,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期,其治理结构也不同。因此,没有一个普遍使用于所有企业的治理结构。如果所存在普适治理原则的话,那就是诚信与责任。

程守宗认为,现代企业治理结构是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这种投入对企业的长期发展是有益的。中国企业要形成良好的企业治理结构,必须财务报告的合规性及其时效性;必须引入问责制,更多地发挥独立董事在治理结构中的作用;美国近年来暴露的一系列公司丑闻,促使美国政府提高了企业信息披露的要求。信息披露是企业治理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企业建立有效企业治理结构的主要障碍,一是尚未建立起有效的问责制,二是企业家还没有清晰的企业治理理念。

 
 
本专题部分页面信息来源于博鳌论坛官方网站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琼ICP备000021
Copyright ?2000 - 2002 chinareform.org.cn
建议使用IE4.0以上 800*600*24位色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