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区域发展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区域发展 > 城市 > 改革实践

人口流动对城镇化率的影响

作者:  时间:2012-11-26

  2011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1.27%,城镇人口总量首次超过农村人口,但该统计口径下的城镇人口包括大量户籍在农村、居住在城市的农民工,这使得城镇化水平被隐性提高,城镇化质量被忽视。本文利用常住人口统计数据和户籍人口统计数据,分析了2001年到2009年人口流动的省域差异,并与1990年的时点数据进行了比较,通过对城镇化率组成的分解,得出人口流动对城镇化率的实际影响。

  人口流动规模及空间分布

  本文所用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其中,《中国统计年鉴》中各地区人口数视为常住人口数;《中国人口统计年鉴》中的户籍人口数视为各地区户籍人口数。为统一口径,将数据作以下处理:

  第一,各省常住人口总和与全国总人口数不等,将差值按照各省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分配到各省中,使得各省总人口之和与全国总人口相吻合。第二,户籍人口总数与全国总人口数不等,统一采用全国常住总人口数(即《中国统计年鉴》所列人口总数),使得户籍总人口与常住总人口相等,并将差值按比重分配到各省,使得各省户籍总人口之和与全国户籍总人口数相等。调整后的数据,可以使得全国流出人口等于流入人口。

  

  1.人口的跨省流动

  本文将各省常住人口数与户籍人口数的差值视为该省跨省流动人口数,差值为正则该省为人口流入省,差值为负则为人口流出省。分析不难得出,我国人口跨省流动有以下特点:

  第一,跨省流动人口规模总量逐年增加。1990年,我国跨省流动人口仅为343万人,占当年全国总人口的0.3%。2001至2009年,跨省流动人口总数逐年增加(如图1)。到2009年,我国跨省流动人口总数为4437万人,占当年全国总人口的3.32%。20年间,我国跨省流动人口总数增长十余倍。

  第二,人口流动空间分布极不均匀,相对集中。我国主要的人口输出省为河南、安徽、四川、湖南四省。以2009年为例,四省输出人口2862.8万人,占当年跨省流动人口总量的64.5%。吸纳流动人口最多的区域为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地区。上述地区2009年共吸纳跨省流动人口3663.5万人,占当年跨省流动人口总量的82.6%。可见,无论是跨省流动人口的输出省,还是输入省,相对比较固定和集中,都是由中部地区流向东部主要经济集聚区。

  

  第三,不同地区跨省流动人口吸引度差异显著。跨省流入人口占当地常住人口的比例反映了人口流动对当地的影响度,也反映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状况及其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该比例可以用“跨省流动人口吸引度”来定义。如表1所示,全国31个省市中,跨省流动人口吸引力最高的是北京,为31.56%,其次依次是广东、上海、浙江。全国各地区流入人口比例存在较大差异,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跨省流动人口的吸引度较高。

  第四,个别省份人口跨省流动性质发生转变。10年间一些省份由人口流出省转变成为人口流入省,最为明显的是山东、辽宁两省(如图2)。从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东、辽宁两省均在2005年由人口流出省转变为人口流入省,且两省对流动人口的吸纳逐年增加。其中,山东省对流动人口吸纳的增长率甚至超过了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等地。

  2.乡村—城镇人口的流动

  本文以《中国人口年鉴》中户籍人口统计的城镇、乡村部分分别作为城镇、乡村的户籍人口数。通过各省城镇化率与各省常住人口总数算得各省城镇、乡村的常住人口数,进而可以分别算得各省乡村、城镇流动人口数。

  从总量上看,我国乡村—城镇人口流动规模不断扩大(如图3)。1990年,我国由乡村流向城镇的人口为1742万人,此数据到2009年为18955万人,20年增长了近10倍,而近10年增长了50%。近年来,在城乡收入差距的吸引力以及农村人均耕地面积不断减少的推动力双重作用下,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到城市打工,并被算作城镇常住人口。按照我国现有城镇化率的计算方法,城乡人口流动成为了影响城镇化率的重要因素。

  城镇化率分解及计算方法

  由于我国现有城镇化率的计算方法仅为城镇常住人口比上总人口,而常住人口的界定则为在某地区居住六个月以上的人口。这就使得对于人口流入省而言,大量流入人口被算作城镇常住人口,从而通过增大分子提高了城镇化率;对于人口流出省,流向外省的人口(多为农村人口)将从本省总人口中排除,从而通过减小分母提高了城镇化率。

  1. 城镇化率的分解式

  为考量流动人口对城镇化率的影响,将各省城镇化率进行分解。计算公式如下:

  对于人口流入省:

  城镇化率=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100% =  非农业人口+本地乡村流入城镇人口+外地流入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100% = 本地户籍城镇人口% + 本地乡村流入城镇人口% + 外地流入城镇人口%

  对于人口流出省:

  城镇化率=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100% = 非农业人口+本地乡村流入城镇人口-流入外地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100%  = 本地户籍城镇人口% + 本地乡村流入城镇人口% - 流入外地城镇人口%

  2.不同人口流动状态下城镇化率的计算式

  为了更清楚地分析跨省流动人口对各省城镇化率的影响,可以比较不同人口流动状态下的城镇化水平。分类方法如下:

  (1)没有人口流动的城镇化率

  城镇化率=非农业人口

  户籍总人口×100%

  (2)只有省内人口流动的城镇化率

  对于人口流入省:

  城镇化率=(城镇人口-跨省流入人口)

  (城乡总人口-跨省流入人口)×100%

  对于人口流出省:

  城镇化率=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跨省流入人口)×100%

  (3)存在跨省人口流动的城镇化率

  城镇化率=城镇人口

  城乡总人口×100%

  人口流动对城镇化率的影响

  按照上述方法将城镇化率进行分解,可以算得不同人口流动状态下的各省城镇化率以及流动人口对各省城镇化率的贡献(见表2、3)。

  

  通过分析计算结果,就流动人口对城镇化率的影响我们可以总结出以下结论:

  第一,人口流动使得我国城镇化率隐性提高。2009年,我国城镇人口6.4亿人,城镇化率48%。其中非农业人口4.5亿人,占33.77%,乡村流向城镇的农业人口1.9亿人,占14.23%,即由于人口流动使得我国城镇化率提高了14.2个百分点。分省来看,各省城镇化率都因人口流动直接或间接提高了(新疆除外,暂不能解释)(表2)。对于人口流入省,通过吸纳外省农村人口直接提高了本地城镇化率;而人口流出省,则通过输出农村人口也间接提高了本地城镇化率。

  

  第二,人口流动的影响在人口流入、流出大省表现明显。城镇化率在70%以上的有京津沪三大直辖市,而其中外地人口的贡献率均超过了20%,分别为29.8%、20.8%和28%。吸纳外来人口最多的广东省,63.4%的城镇化率中,外来人口贡献了14.28个百分点。渝豫皖转出的31.96%、24.5%和27.1%的农村人口中,分别有13.14%、11%和9.44%是在外地实现的城镇化(表3)。

  
  

  第三,城镇化实质仍需关注,城镇化过程任重道远。人口流动确实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全国以及各省的城镇化水平。但是,城镇化的目标和意义并不在于其统计水平的高低,而是其背后扩大就业、产业结构调整和统筹城乡发展的实质内容。目前,我国流动人口大量存在且总量仍在增加,但各地区吸纳转化流动人口的能力十分薄弱,绝大多数流动人口不能融入城市。流动人口仅分享了城镇化过程带来的初次分配福利(非农就业和工资收入),但其城镇身份、户籍身份、社保、医疗、子女教育等实质性城镇化福利并未享受到。揭开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的表面现象,我国城镇化过程仍然任重道远。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