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区域发展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区域发展 > 城市 > 高层言论

彭森:城镇化必须从改革财政、土地、户籍中获得红利

作者:  时间:2013-12-19

  有观点认为,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超过60%,并由此很快新增大量城市人口和内需。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彭森对此分析说,“这个想法过于乐观”。

  日前由小康杂志社主办的2013中国(上海)城镇化高层论坛上,彭森表示,尽管我国已经提前3年实现了2015年达到51%城镇化率的目标,但是这一过程中城镇发展不平衡、城乡二元结构没有改变等问题也随之暴露,未来发展新型城镇化的动力机制不能依旧靠行政力量和土地财政,而必须要借助于从改革财政、土地、户籍管理等制度中获得的红利。

  彭森认为,传统的城镇化集中表现在大型城市蔓延,主要靠政绩考核,这种城镇化积累的问题和矛盾日益突出,表现出两种“社会病”:一种是中国特色的农民工“半城镇化”,2.34亿人口被纳入城镇化人口统计,但是却未能在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享受与城镇居民平等的待遇,与此同时,农村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外流;另一种是城市空间无序开发,城市环境污染问题严重。

  彭森认为,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当务之急是要“过三关”——土地关、户籍关和法治关。

  第一关是土地关,着眼于完善城乡平等的要素交换关系,推进土地制度改革。长期以来我国城乡二元结构难以破解,关键在于城乡交易要素不平等。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加快,中国城市要素规模迅速发展,城乡要素关系不平等、不平衡的问题有所加剧。他认为,主体平等、交易自由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因此推进城镇化中最核心、最紧要的是要完善城乡平等的要素交换关系。“要通过新的制度设计,恢复农村生产要素的资源,参与市场平等交换的权利,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建立起城乡平等的要素交换关系。”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彭森认为,这将主要表现在土地方面。

  第二关是户籍管理,着眼于城乡基本服务的均等化,积极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县市,严格控制大城市规模。他认为,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居民,表面上是户籍问题,本质上是各项改革落实在社会福利上的制度。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要从思路上调整方向。

  第三是法治观,积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近年来积极探索城乡统筹发展,积累了经验,特别是重庆很多城乡的配套改革已经搞了近十年,率先进行农村土地改革,明晰各类的产权归属。在此基础上建立农村产权机构,破除限制农村生产要素流通的障碍,提高农民在土地收益中的分配,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未来需要在更大范围内修改完善土地法、土地管理法、物权法、土地承包法等一系列与发展不适应的规定,为新型城镇化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和支持。“新型城镇化不是外延式发展,追求的不是投资规模,不是扩大城市面积,不是提高城镇化率,甚至也不是城市的发展本身,新型城镇化目的坚持以人为核心,唯一的目的是符合小康社会、现代社会要求的民生改善和人居环境改善。”彭森表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任务包括:城镇发展的全局一体化;城乡要素流动的一体化;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的一体化。

  他说,未来要从根本上打破城乡的行政规划,通过规划的改革,统筹规划布局,既要统筹发展又要促进大中小城市的协调发展。通过行政区划制度的改革,完善设施标准,将有条件的东部地区的和中西部地区的县城和口岸逐步发展成中小城市。

  新闻链接

  2010年全国有2003个县,如果剔除853个市辖区,实际上是2800多个。县域内的人口占总人口的70%,县域的经济占全国GDP的48.1%。所以,农民没有必要再长途迁徙去打工,完全可以在附近通过产业升级,找到就业机会。临近大城市的附近城镇,发展成为农业服务、商贸旅游、市场物流等多智能类型的小城镇空间巨大。这方面,浙江的经验很好,浙江一县一城,另外很多镇成了商务中心和进出口的重镇。

  ——徐匡迪(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

  2012年和2002年相比,我国的城镇化率从39.09%到了去年的52.57%。全球是多少呢?52.55%,正好和我们差不多。有一个观点我们要注意,就是说城镇化率达到50%是社会动荡的警戒线,这里有不少国家的经验教训。

  ——侯云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广告主协会会长)

  之所以提“新型城镇化”,我认为就是针对老的城镇化存在的问题而提出来的。那么老的城镇化问题是什么呢?很多,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两点:一是迷信大城市的所谓辐射作用,片面地建大城市,搞城市圈、城市带;二是剥夺农民的利益,用土地财政大搞造城运动。

  ——贺铿(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委员)

  土地证券化可以盘活农村的土地,大量的资金便会引进来,民营企业也会走过来,这个时候农民的土地会每年升值。同时,民营企业可以更多参与城镇化建设,比如基础设施的经营权。在未来的经济收益的时候,农民把土地使用权作为入股,组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股份制合作社,按照土地分红,一辈子都可以分下去,也可以用资金进行社会运作,企业成立基金公司来做城镇化建设,这样政府的负担也少一点。

  ——黄世再(大中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

  以上内容摘编自2013中国(上海)城镇化高层论坛上与会代表的发言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