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区域发展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区域发展 > 沿海 > 改革实践

冯秀成:社会建设——广东的历史新使命

作者:冯秀成(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  时间:2012-01-19

  风起岭南。继提出打造“幸福广东”之后,广东又高调掀起了社会建设的新热潮。

  2011 年 7 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正式颁布。省委书记汪洋将社会建设和“幸福广东”比喻成一对“孪生姐妹”:“社会建设和‘幸福广东’相伴相生,与民生福祉如影相随。

  如果把幸福比作一朵花儿,社会建设就是创造花儿生长的环境和条件。”当地学者判断认为,加强社会建设,或许将成为中国未来几十年的“主导性改革战略”,因此,广东理应先行一步,争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的排头兵。

  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现在看,发展起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

  1993 年 9 月的一天,89 岁的邓小平与其弟弟邓垦谈话。席间,老人语重心长地讲了上述判断。

  18 年后的 7 月,汪洋在广东省委十届九次全会上,重述了这段振聋发聩的话语。

  于岭南大地而言,这并非简单地重温或提醒。过往 30 年,这里保持着中国最具活力的发展态势,贡献了两位数的增长数据,也因此暴露出发展起来后的诸多问题。

  “广东是改革开放前沿省份,毗邻港澳,市场经济发达,经济成分多元。由此带来社会结构日趋多样,价值取向日趋多元,利益诉求日趋复杂,各种社会矛盾易发多发,触点多,燃点低,有的甚至演化为群体性事件,危及公众安全和社会稳定……”汪洋用一系列比喻,描述了广东正面临的严峻局面。

  作为农民工用工大省,广东 2010 年发生了南海本田罢工事件、深圳富士康跳楼事件,今年 6 月广州地区增城市大墩村、潮州古巷镇相继发生了聚众滋事事件。这些都表现出了新生代农民工诉求的变化和维权意识的增强,也日益凸显了广东各种劳资矛盾和社会冲突。

  “不同的社会群体民主意识比 10 年以前、20 年以前更强……这些原因都使得社会建设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挑战。”汪洋认为。

  所以,探索发展起来后的先行之路,加强社会建设,成为广东各级党委、政府的当务之急。

  嗅觉灵敏的人,或已察觉这片土地的转身朝向。早在 2008 年 5 月,汪洋批示要求广州、深圳、珠海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方面先行先试,探索经验。同年底,《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 2020 年)》赋予珠江三角洲地区“完善社会管理制度,创新社会管理方式”的使命和任务。

  今年上半年,广东高层的行动,更透露出答案。3 月、4 月,汪洋等省领导先后四下广州、珠海、深圳三城密集调研。6月,汪洋远赴欧洲,重点考察了社会管理及其创新;而省长黄华华则主持召开征求意见专题座谈会,听取省直部门和有关单位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人士认为,广东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意味着在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上一锤定音。

  设立社会工作委员会

  8 月,广东省委发布信息:经中央编办批准,广东省设立社会工作委员会。不到一周的时间,“社工委”三个字频繁地在各种场合出现,也频繁地被广东各级党政官员引用、评论乃至猜想。

  而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在当前广东省委、省政府决策层的架构中,由省委副书记、省委常委、副省长高配而成的社工委领导班子。在领导干部配置上,北京、上海的社工委书记均由正厅(局)级干部担任。相比京沪,广东社会工作委员会属于“高配”。民政部前司长、现任北师大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 这是一个强劲的信号, 未来广东的社会工作将会有更实质性的进展。

  广东省社工委实行委员制,省委组织部、省委政法委、省编办、省信访局、省发展改革委、省公安厅等 24 个部门作为委员会成员单位,派出委员。它既是省委的工作部门,又是省政府的职能机构。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副院长肖滨认为,这是一个“超级机构”,如此设置具有合理性。党委的工作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统领全局,落实“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的要求意味着社工委必须将统领全局的作用发挥出来。如果仅仅设在政府部门,那就与现有厅局没有区别,决策、协调的作用也无法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教育、卫生等虽已有专职部门分管,但新的利益群体、社区发展等方面相对来说仍是空白,各部门之间的统筹协调也比较复杂。成立专门的社工委将有利于把社会建设的方方面面纳入一个盘子中考虑。

  知情人士透露,到年底前,广东各级围绕社工委开展的工作重点落在机构设立与完善、运作机制建立与运转、考核制度形成与实施等几个方面。目前,全省已有 1 个地级市、11 个县(市、区)设立了社会工作委员会。

  云安县在全省第一个设立县级社工委。县委书记金繁丰认为,当前形势下的社会建设就是要做到全覆盖,不能够有空白点。云安县的做法就是,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不留空白、实现善治。“横向到边”是指所有的工作、所有的服务、所有的社会管理应该具体到每一个人;“纵向到底”是指政府管理一定要从上到下,不能留任何空白,也不能忽略任何人,实现社会的善治。

  针对外来工数量众多的特点,东莞则直接提出,为进一步加强社会建设,市委决定设立社会建设工作委员会,同时作为政府社会建设协调机构。各镇街也要设立相应机构,承担起社会建设的领导责任。

  “上层职能”须“基层落脚”,群众的幸福应为社工委和社会工作最根本的考核标准。

  广州提出,深化街道管理体制改革,推动职能部门事权下放,强化街道社会建设职能,逐步减少和取消经济考核指标、评比考核项目,把基层建设成为解决群众困难和问题的民生“第一线”、市民享受高品质生活的“幸福港湾”。东莞提出,社会建设要由社会来办,社会来管,要动员社会的力量,来管好社会工作,特别是要支持社工和志愿者。

  七大配套文件的含金量

  最近,广东出台了加强社会建设的七大配套文件。7 个文件将近 3 万字,也是刚刚成立的广东社工委的工作依据。文件对重点领域改革都力求做到突出重点,明确实施主体,规定完成时限。

  最引人注目的,是撤销街道,实行“市、区、社区”“、二级政府、三级管理”新体制。选择部分地级以上市城区开展城市基层管理扁平化改革试点,减少管理层级,目的是探索减少社会管理和服务层次。文件确定,将适时在东莞、中山开展扁平化改革试点,选择佛山市顺德区作为社会体制综合改革试点。

  《关于加强社会组织管理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大胆突破现行政策,推动社会组织健康发展。加快社会组织去行政化进程,除特殊领域外,将业务主管单位调整为业务指导单位。目前,广东省共有28509 个社会组织,其中社会团体 13058个,民办非企业单位 15249 个,基金会202 个。尽管发展势头良好,但总的来说仍然是“小马拉大车”,发育不充分,量少、力弱、作用微。按照广东省民政厅的设想,到 2015 年,全省社会组织总量将达到 5 万个,平均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5 个以上。总体上看,政府向社会放权的方向非常明确。

  “现代社会管理体制建设就包含着两个基本目标,即一方面要不断提高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和成效;另一方面要加快社会的自我发育,增强社会自我管理的能力,扩大社会自我管理的范围。从这一点上说,社会建设将是一场深刻的革命。”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李培林评价道。

  (原载于《决策》2011年第11期,原标题为《广东社会建设新政》)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