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区域发展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区域发展 > 中部 > 理论前沿

农村改革为何成于安徽

作者:  时间:2007-12-06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指出:“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的改革是从安徽开始的。”1993年,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来安徽考察期间感慨地说:“安徽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试点起到了先锋和示范作用,促进了全国农村改革的成功”,“这一历史性的贡献,是安徽人民的功劳,是安徽人民的骄傲,也说明安徽人民有革命的精神和创造的智慧。”
  包产到户是农村改革的起点,是改革开放以来这一段历史中的一件大事。万里说过,仔细研究这一段历史,写清楚这一段历史,无论是对当前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还是对整个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都具有重大意义。笔者作为一名党史研究工作者,着重思考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的农村改革,为什么始于安徽,成于安徽?安徽农村改革的成功,其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何在?

穷则思变,安徽人民敢为天下先
  安徽是个农业大省,又曾是“左”倾错误的重灾区。“四人帮”在安徽的代理人推行“左”的东西特别积极,致使农村经济严重落后,群众生活艰难,一些地区的农民甚至吃不饱肚子。万里调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后,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跑遍了全省大部分地区。在深入基层调研中,他亲眼看到农村一些地方极其困难的生活状况,心里十分难受。在肥东县八斗,万里看到一户姓张的农户一家7口,2个大人、5个小孩只有一床被子,屋子里空空如也。灶上一口有缺口的锅,盖着稻草编织的锅盖,揭开一看,锅里是地瓜面和胡萝卜缨子煮的粥糊糊。在定远县卢桥,万里看到一位身着破旧的空心棉袄,挑担歇脚的农民时,便停住脚步,和他拉呱起来,问他有什么要求,他拍拍肚皮说:“没有别的要求,只要吃饱肚子就行了。”在金寨县燕子河山区,他看到一位衣着褴褛的中年妇女,就询问她家情况:“家有几口人?”“四口人,夫妻俩和两个孩子。”“他们都到哪去了?”“出去玩了。”“能喊来让我看看吗?”在万里的再三询问下,妇女面带难色,无奈地掀开锅盖,只见锅膛里坐着两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子。原来她是用烧过饭的锅灶,拿掉铁锅,利用锅膛里余热,把两个没有衣服穿的孩子放到里面防寒。在凤阳县的梨园公社前进生产队,万里了解到这个队10户人家就有4户没有门,3户没有水缸,5户没有桌子。生产队长家10口人,只有1床被子,7个饭碗。……
  20年后,万里对此仍然记忆犹新。他说:“我这个长期在城市工作的干部,虽然不能说对农村的贫困毫无所闻,但是到农村一具体接触,还是非常受刺激。原来农民的生活水平这么低啊,吃不饱,穿不暖,住的房子不像个房子的样子。淮北、皖东有些穷村,门、窗都是泥土坯的,连桌子、凳子也是泥土坯的,找不到一件木器家具,真是家徒四壁呀。我真没料到,解放几十年了,不少农村还这么穷!我不能不问自己,这是什么原因?这能算是社会主义吗?人民公社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农民的积极性都没有啦?”
  穷则思变!怎么变?改革!
  安徽农村有改革的传统,安徽农民最具改革的精神。
  上个世纪60年代初,安徽在全省范围内搞过责任田。责任田对于调动农民积极性,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克服一时的经济困难,发挥过重要作用。干部群众普遍称赞责任田是“救命田”。但由于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对阶级斗争形势做了错误的估计,突出强调反对“单干风”、“一片黑暗风”,致使责任田这一改革遭到无情地扼杀。
  安徽农民不怕挫折。一遇时机,还要改革。
  这次新的改革,是从安徽肥西和凤阳两地悄悄搞起来的。
  肥西最先搞起来的是包产到户。所谓包产到户,就是将集体的土地分别承包到农户,变集体统一组织劳动和集中管理,为由农户分别承担不同地块的劳动和管理。但是,整个生产的经济核算和收益分配仍然由集体组织统一进行。搞包产到户的起因是,1978年秋,肥西遇到百日不雨的干旱,河水断流,塘库干涸,土地龟裂,秋种十分困难。中共安徽省委根据这一严重灾情,从实际情况出发,号召社员多种“保命麦”,并宣布可以借一部分土地给社员种麦。当时,肥西山南地区的旱灾特别严重,集体的秋种速度十分缓慢,麦子种不下去。情急之下,肥西县山南区柿树公社997人的黄花大队,以抗旱、“借地度荒”为名,于1978年9月18日,将997亩小麦和49亩油菜的种植任务,分别落实到各个承包户主名下。在黄花大队承包到户的同时,山南公社馆西大队小井庄生产队也把全队的153亩田地悄悄地全部包到农户头上。黄花大队和小井庄生产队的做法,很快收到成效。田地里一片繁忙景象,大家各显身手,地干了,牛耕不动,社员们就日夜用铁锹挖,用榔头打,跑几里路挑水点种小麦;缺劳动力的人家,就请亲戚朋友相助。结果是秋种的进度很快,质量很好。据统计,山南区在较短的时间内共种植小麦8万亩,大麦2万亩,油菜4万7千亩,超过正常年景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的种植面积2倍之多。
  老天不负有心人,包产到户结硕果。1979年,肥西县山南区获得空前大丰收,仅夏季小麦总产量就达3000万斤,比1978年午收增产了两倍,上缴国家1980万斤,仅午季就超额完成全年定购任务(任务为1870万斤)。而没有包产到户前,该区每年午季只上缴国家100万斤左右小麦。1979年全县全年粮食产量比1978年增长13.6%,向国家净贡献粮食是1978年的3倍。这一年,肥西县向国家贡献粮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被国家商业部评为售粮百家先进县和百名油脂销售大县,荣获金质奖杯。
  与肥西山南区包产到户有所不同的是,凤阳县梨园公社严岗大队小岗生产队搞的是包干到户,即“大包干”,而且这种“大包干”是社员自发搞起来的。所谓“大包干”,就是农户对承包土地上的产出,不必再交由集体组织去搞统一核算和统一分配,而是直接承担起每份承包土地应向国家缴纳的税收和收购任务,并向集体组织交纳土地的承包费。这种“大包干”最受农民的欢迎,农民说:“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小岗生产队是凤阳县梨园公社最穷的一个生产队。1978年冬,万里等领导来到小岗,详细调查了小岗的情况后,万里说:“像这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地方,只要能让群众吃饱肚子,能增产,不管什么办法都可以搞。”万里的话使小岗农民扬起了希望的风帆。一开始,全队20户人家分成4个作业组,但搞不好,又分成8个组,还是搞不好。在这种情况下,生产队社员们不断寻找新的办法。有人斗胆提议干脆搞包干到户,这一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小岗队的农民当时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搞起了大包干。全队517亩土地按人包到户,10头耕牛评好价,两户包一头;国家农副产品交售任务、还贷任务、公共积累和各类人员的补助款,按人包干到户;包干任务完成后,剩下多少都归自己。这就是尔后推广到全国的包干到户生产责任制。
  小岗生产队实行大包干,同样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生产一年大变样。1979年,全队破天荒地向国家交售粮食近3万斤、油料2万斤,归还国家贷款800元,留储备粮1000多斤,留公积金150多元。一年大翻身,老超支户变成了进钱户,原来远近闻名的“乞丐村”变为名副其实的“冒尖村”。
  包产到户和大包干,不仅使农村的生产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改变了农业经济的管理方式,而且冲破了生产、管理、分配等方面许多“左”的框框,从而有效地克服了干活“大呼隆”、“吃大锅饭”的现象。农民有了生产自主权,有了生产积极性。到1979年底,安徽全省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生产队,占全省生产队总数的65.9%。凡是搞了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地去,都大幅度增产。
  安徽人民这种穷则思变,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是农村第一步改革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天降大任,万里主政安徽
  安徽农村第一步改革的起始与成功,得益于万里主政安徽。
  1977年6月,中共中央任命万里为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主政安徽后,首先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深入农村,看农业,看农民,跑遍了全省大部分地区。在调研中,他发现安徽作为农业大省,农村问题远比城市问题严重得多。他认为,农民吃不饱,生产搞不好,主要是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没有调动起来,根本原因是党在农村的政策脱离了实际,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为此,以万里为首的安徽省委以极大的胆识,大胆纠“左”,破除旧的框框,支持改革,推进改革。
  万里在主政期间,出台了哪些重大的政策措施呢,他是怎样支持农村改革的呢?
  首先是制定“省委六条”,强调保护和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突破了“农业学大寨”、“普及大寨县”的框框。1977年11月15日至22日,中共安徽省委召开农村工作会议,着重讨论研究当前农村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些经济政策问题,制定了《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试行草案)》,简称《省委六条》。其主要内容是:搞好人民公社的经营管理工作,积极地有计划地发展社会主义大农业;减轻生产队和社员的负担;分配要兑现,粮食分配要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允许和鼓励社员经营家庭副业,产品可以拿到集市上出售;生产队实行责任制,只需个别人完成的农活可以责任到人,等等。“六条规定”的中心内容是强调保护和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因地制宜地发展生产。省委要求各级党委把贯彻“六条规定”作为一件大事来抓。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规定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当时情况下,这些却成了禁区,成了“唯生产力论”,成了“资本主义的尾巴”,是要批,要割,要砍的。历史地看,这六条政策规定,在当时是很大的突破,可以说,它是粉碎“四人帮”后徘徊的中国诞生的第一份关于调整农村经济政策的开拓性文件,在全国率先突破了农村既定政策“左”的框框。《省委六条》的产生,是中国农村改革的一个重要信号,它奏响了农村改革的序曲,对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兴起,起了启动和开拓的作用。
  《省委六条》明确提出农村工作“要以农业生产为中心”,公开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率先实现了农村工作重点的转移。1978年2月14日至16日,万里在省委召开的地市委书记会议上,提出“农村在农业生产大忙季节,要以农业生产为中心”。他指出:“‘四人帮’批什么‘唯生产力论’,把思想搞乱了”,农村“要以农业生产为中心”,“农村不以生产为中心,没有粮食,或者粮食不够,没有棉花,或者棉花不够,大家吃什么?穿什么?这本来是普通的道理,就是被‘四人帮’搞乱了。”“一定要以生产为中心,把生产搞上去。”接着,在4月3日召开的全省各地市生产电话会议上,万里又对“以生产为中心”进行了强调。
  在粉碎“四人帮”后不久,以万里为首的中共安徽省委,即响亮地提出“以生产为中心”的口号,这对跃跃欲试要走改革之路的安徽农民是个极大的鼓舞。对此,《人民日报》3月初给予报道,并指出以生产为中心“是完全正确的口号……安徽省委在农村及时地重提这个口号,是拨乱反正的一个果断的行动,对搞好春耕生产和加速今后农业生产的发展,必将起重要的作用。”
  1978年,安徽遭遇百年罕见的旱灾,大部分地区10个多月没有下过透雨,许多河水断流,水库干涸。旱情造成全省受灾农田6000万亩,400万人缺乏生活用水。入秋以后,旱情更趋严重,田地干裂,禾苗枯黄,秋种无法进行,干部群众忧心如焚。面对这一严峻形势,中共安徽省委于9月1日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万里在会上说:“我们不能眼看着农村大片土地撂荒,那样明年的生活会更困难。与其抛荒,倒不如让农民个人耕种,充分发挥各自的潜力,尽量多种‘保命麦’度过灾荒。”省委在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后当即做出决定:凡是集体无法耕种的土地,都可以借给社员种麦子和油菜,并鼓励社员在不影响水土保持的前提下,开荒多种,谁种谁收,国家不征公粮,不派统购任务。这一重大的政策性规定,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生产自救的积极性,不少地方由借地转为包地,把全部小麦、油菜包到户去种,而且引发了“包产到户”。
  1978年10月初,安徽省委提出了“农业十条意见”即《农业上需要解决的几个重大问题》,旗帜鲜明地指出:要改革农村人民公社“一大二公”体制;不要提普及大寨县口号;不要再搞穷过渡;尽快把农工商联合企业搞起来;建立联系产量责任制;大办、办好农业机械化;给生产队充分的自主权;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让农民进入市场,得到实惠;“以粮为纲”的方针有片面性,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全面发展,应予改变;农村不能再搞政治运动,要集中精力搞生产建设和技术革命。当省委制定并出台这些政策的时候,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尚未召开。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符合广大农民意愿的农村政策,对于人们冲破“左”的思想禁锢和历史偏见的束缚,对党中央决定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起到了历史性的推动作用。
  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大包干)的出现,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姓资姓社的问题。1979年3月15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署名张浩《“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应当稳定》的来信,并加了“编者按”。信中说:“现在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符合当前农村的实际情况,应当稳定,不能随便变更。轻易从‘队为基础’退回去,搞分田到组,是脱离群众,不得人心的。同样会搞乱‘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体制,搞乱干部和群众的思想,挫伤群众积极性,给生产造成危害,对农业机械化也是很不利的。”“编者按”还提出:“已经出现分田到组,包产到组的地方,应当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政策,坚决纠正错误做法。”张浩的来信和人民日报的编者按语,在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安徽农村引起震动,不少地方的干部和群众深感不安。
  张浩的来信和人民日报“编者按”发表、广播的当天,万里正在合肥。他听到广播后,说糟糕了,这跟省委“六条”规定精神相反,是批安徽的,得赶快给全省各地打招呼。万里当即给当时的滁县地委书记王郁昭打电话,对他说:我们该咋办还咋办,我们已经实行的政策不能变!根据万里的指示,以中共安徽省委的名义,向全省各地发出了八条紧急“代电”。主要内容是,要求各地不论实行什么样的责任制,都要坚决稳定下来,不能变来变去,以便集中力量搞好春耕生产。
  针对“张浩来信”和人民日报的“编者按”,万里理直气壮地说:“报纸像公共汽车,他可以打票乘车,你也可以打票乘车,他写稿登了,你也可以写稿!”根据省委的指示,省农委的辛生、卢家丰两位同志给《人民日报》写了一篇题为《正确看待联系产量责任制》的信。信中说:“包产到组和包工到组、联系产量计算报酬,实行超产奖励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为什么现在却把它当作错误的做法,要坚决纠正呢?……‘四人帮’虽然被粉碎两年多了,但余毒未除,至今还禁锢着一些人的思想,好像包就是资本主义,一包就改变所有制性质,集体经济就瓦解了,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3月30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这封信,同时配发了题为《发挥集体经济优越性,因地制宜实行计酬办法》的编者按语,承认3月15日刊登的张浩来信及按语中“有些提法不够准确,今后要注意改正”。表示:“不管用哪种劳动计酬方式和办法,不要轻易变动,保持生产的稳定局面。”人民日报的明确表态,避免了“张浩来信”可能带来的一些不良后果。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