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三节 需求结构变化必然引发经济结构的变化

  时间: 2011-04-02    已有人阅读过

社会需求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发展型需求的全面快速增长,客观上将引发经济结构的一系列变动。第一,向发展型消费需求的升级,将使消费取代投资、出口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因素;第二,健康、教育、文化等服务型消费需求成为社会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大大提升服务业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由此,现代服务业将取代工业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因素;第三,人的自身发展上升为发展的主题,人力资本将逐步取代物质资本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因素。

一、引发投资、出口、消费结构的深刻变动

1.在内需与外需之间,内需的地位将逐步提升

我国经济带有鲜明的出口导向特征。就出口占GDP的比重而言,2006年出口占GDP的比重达到39.9%,2007年出口占GDP的比重也达到35.6%,高出全球平均值的10个百分点,高出中等收入国家出口占GDP比重的5%左右。在国内发展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客观上要求国内投资和生产主要面向国内消费者。比如,汽车消费已经成为我国居民发展型消费的重要内容,正在大规模快速进入居民家庭。2008年,城镇居民用于购买、使用家庭交通工具的支出为466元,占所有交通费用的58.0%;每百户城镇居民拥有家用汽车8.8辆,比1997年增长45.3倍。

图1.41978~2009年我国外贸依存度变化情况(单位:%)

数据来源: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0》计算所得,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GDP。

2.在投资与消费之间,消费的主导地位将逐步确立

在过去30年的改革进程中,我国经济结构有明显的投资拉动特征。这是同生存型阶段的特征相适应的,在生存型阶段,消费者的消费主要是生存型需求,加上生活资料的普遍匮乏,消费者没有过多的选择余地。但是今天,消费的主要内容是发展型消费,消费的内容变得多样化,而且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大大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投资所生产的产品如果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就可能成为无效投资。这就是说,消费将取代投资成为主导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

二、引发产业结构的深刻变动

1.农业与工业将出现比重下降的趋势

从国际经验看,一个国家进入发展型阶段后,农业和工业都会出现一个大幅度下降的势头。从我国发展型需求变化的结构看,包括健康、教育、社会保障、就业、基本住房保障、环境保护、文化等方面的发展型需求,与农业和工业直接联系的内容相当少。近年来,农业比例持续下降、工业产品出现严重过剩,其实质是生产的内容与发展型需求增长的状况不匹配。

2.服务业将成为产业结构中的主导因素

反过来看,包括健康、教育、社会保障、就业、基本住房保障、环境保护、文化等方面的发展型需求,对服务业的发展提出需求。在发展型需求的推动下,现代服务业持续增长将成为不可逆转的客观趋势。

例如,文化产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要求文化产业尽快做大做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文化产业还有很大差距。2009年,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为8400亿元,只占GDP的2.5%。从国际比较看,美国文化产业比重达到25%(相当于我国2008年GDP的总和),日本为20%,欧洲平均为10%~15%,韩国也高于15%。

在文化需求的推动下,文化产业发展的潜力巨大,空间巨大。如果能够尽快实现文化体制改革的突破,13亿人的文化娱乐大市场得到充分开发,我国文化产业将呈现跨越式发展的势头。有专家预测,如果2020年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5%以上,文化产业的总增加值将达到3万亿元。

“十二五”时期,我国城市化率有望每年提高1~1.2个百分点以上,这意味着每年将有1300~1500万左右的农村居民转化为市民。如果按照城镇居民的公共文化消费标准,这1300~1500万人进城后文化娱乐消费支出每人将增加300元,一年将新增39亿元的消费规模;再以2.3亿农民工的市民化为例,假设他们每人每年增加500元的文化娱乐支出,将新增1000亿元左右的文化市场消费。

三、引发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结构的深刻变动

1.物质资本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将持续下降

在生存型阶段,经济增长主要靠物质资本投入的增长。一方面,物质资本的增加能够尽快地扩大经济总量,尽快满足人们的生存型需求,物质资本的投入相当重要,而且也能够保持相当的收益水平;另一方面,由于人们的基本生存需要还未得到充分满足,人们并没有条件改善人力资本,这也决定了物质资本在特定历史阶段扮演了主导经济增长的角色。

在发展型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新阶段,物质资本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将会呈现下降趋势。第一,发展型需求的满足需要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而现代服务业主要是依赖人力资本的产业;第二,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国物质资本的积累已经比较多,在工业领域的投资呈现边际收益递减的状态;第三,过度依赖于物质资本的投入,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且不利于解决就业问题。

2.人力资本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将持续上升

从国际经验看,一个国家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重要的途径是提升人力资本水平,实现从数量型人口红利转向质量型人口红利的升级。第一,人力资本的提升,可以弥补物质资本收益递减的趋势,使经济增长获得新的动力;第二,人力资本的提升,是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客观要求,没有人力资本的提升,很难有产业结构的转型与升级;第三,人力资本的普遍提高,才能形成中等收入群体为主的社会结构,全社会才有条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目前,我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占全体居民的比重为23%,而国外中等收入者的比重一般为40%~50%,美国高达80%,阿根廷、巴西等拉美国家也在35%左右。

从现实情况看,增加人力资本投入既反映了发展型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要求,也有着较大的空间。有研究表明,农村教育财政投入对农牧业产值增长的贡献高于农村公共基础设施投资。每增加1元农村教育投资,可使农牧业产值增加8.43元,而每增加1元农村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农牧业产值仅增加6.75元。也有研究表明,低体重婴儿和体重不足儿童的平均智商(IQs)比正常婴儿和正常儿童低5~11个点,对他们成人后的劳动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对欠发达国家而言,初级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投资的估计回报率分别为23.4%、15.2%和10.6%。另有案例表明,健康投资回报也很高。在过去40年,世界经济增长中的8%~10%是源于人们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

我国提升人力资本的空间相当大。200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为8.38年,约相当于初中三年级水平;相比之下,同年美国劳动年龄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为13.63年,比我国高出5年以上。与之相类似,2005年日本劳动年龄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2.9年,也远高于我国同期的水平。

(全文请阅读《民富优先——二次转型与改革走向》 )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