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一节 从国富优先向民富优先的历史性转变

  时间: 2011-04-06    已有人阅读过

我国从计划经济时代走来,计划经济的主要基础是公有制,国富优先是计划经济的重要特征。历史地看,以国富优先为基本特征的发展模式在生存型阶段的特定背景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进入发展型新阶段,国富优先的负面效应开始凸显,我国已站在由国富优先向民富优先转变的历史新起点上。

一、私人产品短缺与国富优先的历史性作用

1.国富优先有效地推进了经济起飞

在生存型阶段,解决私人产品短缺的问题,关键在于做大经济总量。改革开放30多年来,通过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使各种资源向政府手中集中,发挥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1978~2009年,我国经济总量大幅提升、国家财政能力不断增强。国内生产总值由3645.22亿元增加至343464.7亿元,年均增长9.9%;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不足228美元增加至3744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我国已经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财政收入由1978年的1132.26亿元增长至2009年的68518.3亿元,增长了60.5倍。

2.国富优先在满足全社会生存型需求和反贫困上卓有成效

由于我国采取的是渐进式的市场化改革道路,市场机制不完善、民间投资难以启动等问题一直都很突出。在市场力量不足的特定背景下,政府集中社会财富扩大生产,有效地缓解了私人产品短缺的状况,满足了全社会的生存型需求。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幅度较大。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43.4元增加至2009年的17174.7元,增长895.4%;农村居民家庭年均纯收入由1978年的133.6元增加至2009年的5153.2元,增长860.6%。在贫困人口的大幅减少上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联合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2010年12月6日发布的全球农村贫困状况报告指出,我国在10年内将农村极贫人口数目从3.65亿减少至1.17亿,扶贫成就名列全球榜首。

表2.11978~2009年农村居民贫困状况单位:元/人,万人,%

年份贫困标准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10[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3.国富优先使生产能力快速扩张,我国成为全球生产大国和贸易大国

国富优先的发展方式在促进经济快速增长上具有明显优势。例如,各级政府集中社会财富在基础设施上进行的巨额投资,是许多国家难以实现的。这是我国经济长期快速增长的重要因素。

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比重由1978年的1.75%增至2008年的7.14%,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

我国成为世界性生产大国。在世界16种主要工业品和农业品中,产量第一的品种由1978年的1种增加至2008年的9种,具体到工业品,已有210种产量居全球第一王政。

我国成为世界贸易大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大幅攀升,外贸总额由1978年的206.4亿美元增长到2009年的22075.35亿美元,年均增长16.27%,占世界贸易总额的比重从1.65%增长到7.88%,其中,出口总额排名世界第二、进口总额排名世界第三,成为仅次于美国、德国的第三大贸易国;到2010年9月,外汇储备达到26483.03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家。

专栏2.1我国成为全球生产大国

——汽车生产大国。根据世界经合组织《汽车产业展望报告》,2015年我国将成为最大汽车生产国,年产量将达到1375.5万辆;美国也将以1087.5万辆的年产量超越日本(1039.9万辆),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生产国。其他主要汽车生产国的排名分别是德国(668.2万辆)、印度(449.2万辆)、韩国(413.5万辆)、法国(285.9万辆)、西班牙(241.9万辆)、墨西哥(183.8万辆)、英国(169.8万辆)、加拿大(128.4万辆)等。——第二大能源生产国。从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供给能力明显增强。2007年的产量是2000年的1.8倍,7年年均增长7.1%。2000年我国一次能源生产总量折合成标准煤是12.9亿吨。到2007年,产量达到了23.7亿吨标准煤。目前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能源生产国。2007年化石能源生产总量占全球的15.87%,比2000年提高了5.39个百分点。

——世界钢产量大国。2008年我国钢产量已经达到50091吨,相当于日本的4倍,美国的5倍,德国的11倍。
资料来源:迟福林.第二次转型——处在十字路口的发展方式转变[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

二、公共产品短缺下国富优先的历史缺陷

1.国富优先不利于劳动者报酬的快速增长

在GDP总量一定的背景下,政府收入占比的提高势必会压低企业或居民所占份额。从收入法核算的GDP看,主要表现为政府收入对居民收入的挤占,劳动者报酬占比从1994年的51.2%持续下降到2007年的39.7%。从国际比较看,我国劳动者在初次分配中的占比低于大多数世界重要的经济体。2007年,美国劳动报酬占比为53.13%,英国为53.22%,法国为51.51%,德国为48.61%,韩国为46.05%,日本为51.29%。

需要说明的是,工业化加速推进特别是重化工业阶段,劳动者报酬占比会相对偏低,并伴有少数年份的下降,但持续下降现象少见。例如,日本和韩国在其重化工业阶段,劳动者报酬占比也曾出现过低于40%的年份,但没有出现过长期持续下降的趋势。因此,我国劳动者报酬占比偏低,一定程度上是发展阶段的体现,但自1995年以来的持续下降问题不能简单用发展阶段来解释。

专栏2.2我国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演变

从资金流量表测算我国初次分配的关系可以看出,改革开放以来,居民、企业和政府三者收入初次分配关系的演变大体可划分为向居民倾斜(1978~1995年)和向政府、企业倾斜(1996年至今)两个阶段。

1978~1995年,政府收入比重下降较多,居民收入比重上升较快,企业收入比重有降有升。1995年,政府、企业和居民三者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5.2%、19.7%和65.1%。与1978年相比,政府收入比重下降了20.6个百分点,企业收入比重上升了6.5个百分点,居民收入比重上升了14.1个百分点。这一时期收入初次分配的主要特点是向居民倾斜,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度出现了收入向居民过快倾斜的现象。1988年,居民收入所占比重达到了70.2%。
1996年至今,政府收入比重和企业收入比重不断上升,而居民收入比重则在波动中下降,收入初次分配出现向政府和企业倾斜的趋势。到2007年,政府、企业和居民三者收入的比重变为19.2%、21.3%和59.5%。与1995年相比,政府收入比重提高了4.0个百分点,企业收入比重提高了1.6个百分点,居民收入比重下降了5.6个百分点。

资料来源:王远鸿,施发启.居民收入增长应与宏观经济增长相匹配[N].上海证券报.2010-02-25.

2.国富优先客观上抑制了社会消费需求

“国富优先”使国家生产力增长优先并快于民众消费能力的增长,导致社会总需求不足,经济发展缺乏内生动力。“国富优先”会因为国家生产力、国家财富增长快于社会收入增长与消费能力增长,由此加剧国内生产过剩的矛盾。

一方面,我国持续30年的政府主导模式,已经带来严重的产能过剩,特别是危机以来4万亿的投资,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产能过剩。目前,传统产业出现大范围的产能过剩。钢铁、铁合金、焦炭、水泥、电石、汽车制造、电子通讯设备制造等重工业及纺织、服装等轻工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过剩。比如,焦炭过剩200%,电视机过剩90%,纺织、服装产能过剩超过100%。绝大多数加工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利用率不到70%,有些行业利用率不到40%。据有关测算,2008年钢铁工业产能过剩超过40%,投资和折旧、维护、转产损失可能达到7000~8000亿元;汽车工业产能过剩近25%,投资及折旧、维护实际损失可能达到3000~4000亿元。

另一方面,我国消费率长期处于较低水平,持续呈现下降趋势,尤其是2000年以来,消费率下降更为明显。1978年我国消费率为62.1%,2000年为62.3%,2009年急剧降至48.0%,9年时间下降了14.3个百分点,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居民消费率下降尤为明显,1978年为48.8%,2000年为46.4%,2009年下降到35.1%,也是历史最低点,9年时间下降了11.3个百分点。

3.国富优先成为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的突出因素

国富优先导致城乡差距持续扩大。例如,土地成为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农民难以从土地增值中获益,成为拉大城乡差距的突出因素。而且,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并没有保证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1978~2009年,我国城乡居民名义收入差距从2.57倍扩大到3.33倍。如果考虑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的因素,城乡居民实际收入差距可能达到5~6倍。尽管农村内部、城市内部的基尼系数差距都在0.4以下,但由于城乡差距的持续扩大,基尼系数接近0.5。
国富优先背景下的垄断行业收入过高,成为拉大收入分配差距的重要因素。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其收入却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与此同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石化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达到5~10倍。

国富优先使财富向政府集中,但财税体制存在收入分配逆向调节。例如,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中,转移性收入3928.2元,占23%;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中,转移性收入323.2元,占6.8%。农村居民获得的转移性收入仅相当于城镇居民的8.2%。在城乡之间、国有单位与非国有单位之间,不同地域、不同身份的人们在教育、医疗卫生、社保、就业等方面执行不同的政策,享受不均等的公共服务,不仅拉大了当前的收入分配差距,还造成了起点不公平、机会不公平的问题,成为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重要因素。

资料来源:农村基尼系数根据历年《中国农村住户调查年鉴》计算,城镇基尼系数根据历年《中国城市生活与价格年鉴》计算,全国基尼系数根据修正城乡加权公式计算。

(全文请阅读《民富优先——二次转型与改革走向》)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