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二节 由工业化主导向城市化主导的转型

作者: 迟福林   时间: 2011-04-13    已有人阅读过

经过30年的改革和发展,我国开始步入城市化时代。“十二五”是我国大力推进城市化的关键5年。从未来发展趋势看,城市化将呈现加速推进的态势,客观上成为扩大国内消费、构建消费大国的重要载体。实现从工业化主导向城市化主导的转变,将对我国发展方式转变产生重要影响。

一、由工业化主导向城市化主导的转变

1.我国城市化进程相对滞后成为突出问题

(1)我国城市化进程滞后于工业化水平。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城市化水平由1978年的17.92%,逐步提升到2009年的46.59%,年均提高近0.92个百分点。但是,总的来说,城市化进程明显滞后于工业化进程。

从国际经验看,当一个国家处在人均GDP 3000美元的时候,城市化率大概在55%~60%左右。2010年我国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进入工业化中后期,但即使包括“半城市化”人口在内,城市化水平仍然远低于工业化中后期应该具有的均值(60%)。城市化滞后,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国内消费需求的释放与升级,加剧了社会供给能力与消费能力的鸿沟,导致严重的内需不足与产能过剩。

(2)我国城市化水平低于世界同等发展水平国家。我国城市化水平与世界平均水平、部分同等经济发展水平的发展中国家有一定差距,与发达国家水平更是相去甚远。2007年,我国城市化水平(42.2%)仅高于同期印度水平(29.3%),与其他国家相比均有不同程度的落后,如比世界平均水平(49.5%)低7.3个百分点,比俄罗斯(72.9%)低30.7个百分点,比澳大利亚(88.6%)低46.4个百分点。

2.城市化滞后带来经济结构的扭曲

(1)城市化滞后导致产业结构不合理。城市化滞后是服务业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我国城市化长期滞后,伴随着服务业发展的滞后。以2007年为例,我国服务业比重(40.4%)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美国2000年为74.6%,高收入国家2000年平均为70.1%),甚至低于低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2000年平均水平为47.5%)。

(2)城市化滞后导致就业结构不合理。从三次产业的就业结构看,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口比重增长缓慢,2005~2008年间增长不到1个百分点,而且就业人口比例(2009年,34.1%)远低于世界其他国家,如日本(66.6%)、巴西(59.1%)、捷克(56.1%)、俄罗斯(60.7%)。另外,2009年我国第一产业就业人口占比为38.1%,远高于其他国家,如日本(4.3%)、巴西(19.3%)、捷克(3.8%)、俄罗斯(10.0%)。

(3)城市化滞后阻碍工业转型升级。就工业内部结构而言,我国重化工业比重过高,第二产业的增长率85%以上是由重化工业提供的。2001~2006年,重工业年均增长率达到16%,高于国内工业增加值的增长率,由此引发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4)城市化进程滞后导致“半城市化”问题突出。近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更多是一种土地以及资金要素等的城市化。城区的土地不断扩张,但是人口没有相应的大规模向城市地区迁移,造成目前人口与产业集聚不协调。目前,国家统计的城市化水平,都是将居住在城镇半年以上的农村人口列为“城镇人口”,即现有城镇人口中包括大量农村户籍人口,他们只是统计意义上的城镇人口,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城镇人口,身份和社会福利并未实现市民化,只能被归为“半城市化”人口。

按现行统计口径,在城镇居住半年以上的人口都被统计为城镇人口,其中包括户籍在农村的农民工及其随迁人口。对这部分人口目前没有直接的统计数据,但可以采用两种估算办法:第一种办法是按农业人口与乡村人口之差推算。2006年按户籍统计的农业人口为89162万人,按常住地统计的乡村人口为73742万人,相差的15420万人被“虚增”为城镇人口,使当年城镇化率“虚高”11.7个百分点。第二种办法是按普查中登记住户人口与常住人口之差推算。据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2006年末全国农村登记住户人口为87768万人,其中常住人口为74576万人,照此推算全国农村登记住户人口中有13192万人常住在城镇,使当年全国城镇化率“虚高”了10个百分点。

3.从工业化主导到城市化主导是发展方式转变的重大战略选择

(1)城市化是拉动消费、扩大内需的重要推动力。一方面,城市化是拉动国内消费需求的重要推动力,是构建消费大国的主要载体。城市化将是我国未来30年拉动消费需求的重要途径。麦肯锡公司发布报告称,按照目前城市化的发展趋势,我国的城市人口将于2025年达到9.26亿,到2030年将突破10亿。根据该报告,移民将成为我国未来城市化的驱动力,移民将带动2005~2025年70%的城市人口增长。到2025年,新增的3.5亿多城市人口中将有超过2.4亿的流动人口。报告称,我国个人消费的增长将主要出现在城市,“城市消费量在2008到2025年的增量,就足以创造一个相当于2007年德国市场总规模的新市场”。

另一方面,由工业化主导向城市化主导转变有利于扩大投资需求。据测算,在启动国内投资方面每增加一个城市居民,城市需要新增固定资产投资50万元。如果城市化率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带来的年投资需求就是6.5万亿元。再以农民工为例。有测算表明,如果要在20年间让1.3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市民化,城市每年需要新建保障性住房650万套(5.2亿平方米、户均80平方米),这对钢铁、水泥、建材、家具、家电等57个相关行业将产生重要的拉动作用,同时还将为进城农民新创造2000万个就业机会。

(2)城市化是促进结构调整的重要途径。一方面,推进城市化有利于促进工业内部结构的转型升级。进入发展新阶段,既要强调工业化对城市化的作用,更要强调城市化对提升工业化的作用,通过城市化主导和促进新型工业化的发展。以上海为例,如果上海要在10年左右形成大上海初步格局的话,一方面需要调整工业布局,另一方面要对保留的某些工业进行转型升级。城市化主导的背景为工业化的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基础。大的化工企业、钢铁企业继续布局在上海,与上海的经济格局联系在一起、与现行财税制度联系在一起。在城市化的主导下,新型工业化就有了依托条件和动力。同理,如果没有北京的快速城市化,首钢就很难进行搬迁。

另一方面,推进城市化将促进服务业比例的大幅度提高。从世界城市化的一般规律看,城市化是服务业发展的重要载体,没有城市化的进展,在农业社会服务业很难有长足的发展。

有专家利用1978~2005年统计数据,设置拟合方程,计算出城市化率与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的相关系数。其结论表明,就全国而言,城市化率和服务业比重之间的相关性很高,达0.94;全国城市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可以带动服务业增加值比重上升0.77个百分点。从城市化对服务业的结构优化和升级角度看,无论是对消费者服务业还是生产者服务业,城市化都具有重要作用。比如,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零售、餐饮、娱乐、旅游、家政等居民消费档次将逐渐拉开,不断分化和提升,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同样,与现代经济相联系的服务业以城市规模为条件,文化教育、金融保险、房地产业、信息服务业等具有较高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含量的生产者服务业均适于在大中城市发展。

(3)城市化对改善资源环境问题有决定性影响。城市化与资源环境紧密相连,解决资源环境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科学合理的城市化。

一方面,抑制城市化和人口、资源等要素分散的发展模式,对土地、能源和其他资源的消耗巨大;人口的分散居住和工业的分散发展模式也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破坏,并且分散的居住和工业形成的污染,由于规模太小和管理成本太高,其治理在经济和技术上都不可行。譬如,20世纪80~90年代“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生产生活方式可能对环境资源带来更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无序地、过度地城市化是影响资源环境的一个重要因素。只有城市化科学、合理、有序的发展,才能改变传统的一些生产生活方式,有效降低能耗、保护环境。可以说,城市化产生某些资源环境问题,但城市化又是解决资源环境问题的战略性选择。关键在于,如何从13亿人口大国的需求出发,科学、合理地制定城市化的发展战略和发展规划。

(4)城市化是解决劳动力就业问题的重要途径。如果没有城市化和由此带来的服务业发展,就不可能扩大劳动力的就业范围和提高劳动力的就业水平。我国城市化吸纳就业的潜力巨大。在现代化进程中,服务业是拉动就业增长的重要产业,而城市化是服务业的主要载体。现阶段我国城市产业结构不尽合理,表现为第三产业严重不足等。从就业角度看,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不足,就业人员比例偏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员占比不断下降,二、三产业就业人员分别由1978年的17.3%、12.2%上升到2008年的27.2%、33.2%,但第三产业就业人员比例依然明显低于世界其他国家同期水平。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