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二节 二次转型依赖二次改革

作者: 迟福林   时间: 2011-04-20    已有人阅读过

制度红利是改革的前提条件,没有制度红利就没有改革。过去30多年,正是由于经济转轨能够带来巨大的制度红利,才会有市场化改革的推动力。今天,我国面临的问题与过去30年有很大的不同,就是一次改革的制度红利逐步递减甚至趋于消失。但也应看到,随着发展阶段的历史性变化,制度红利的形式也在发生深刻变化。从现实情况看,二次改革的制度红利空间仍然很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启动二次改革的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

一、一次改革的制度红利逐步递减

1.一次改革主要释放了三种制度红利

过去30多年的市场化改革,通过建立市场经济体制,释放了三种红利模式,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1)人口红利。市场化改革,首先推动了更多的劳动者进入劳动力市场。我国是一个城乡二元结构国家,农村劳动力在改革开放初期具有无限供给的特征,这决定了工资水平长期难以提高。历史地看,一次改革调动了2亿多廉价农村劳动力进入城市,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口红利。这是我国经济快速增长,效率比计划经济时代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正是因为廉价劳动力的优势,我国才得以成为世界生产大国和贸易大国。

(2)廉价资源红利。在计划经济时代,我国常常强调自己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大国,主要原因是多种矿产资源处于闲置状态,缺乏开发和利用。在这种条件下,资源价格必然处于廉价的状态。市场化改革激发了矿产资源的利用,使大量的廉价资源释放到生产中去,这也是工业化快速推进,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3)全球化红利。在经济转轨过程中,我国成功地抓住了第三次全球化浪潮的历史性机遇,推行了全面对外开发的政策,加入了WTO,分享了全球化的红利。这种红利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大量引进外资,弥补了自身资本积累不足的问题,实现了经济的高投资、高增长;二是大量对外出口,弥补了本国居民消费不足的问题,通过对外贸易的发展解决了1亿多人口的就业问题。

2.一次改革的制度红利呈现递减趋势

由于国内发展阶段的历史性变化,以及国际环境的历史性变化,一次改革所带来的三种制度红利正逐步递减,甚至消失。

(1)人口红利逐步递减。由市场化改革所释放的大量廉价劳动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目前,低端劳动力短缺的现象开始出现,农村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条件正在改变。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加速了这一进程。老年人口出现首次增长高峰,60岁以上人口将从“十一五”年均净增480万提高到“十二五”的800万左右,2015年总量将突破2亿,占总人口的14.8%。“未富先老”的人口结构开始受到多方面的关注。

专栏4.1 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不可逆转

如果一个社会中60岁及以上人口占该社会总人口的比重超过10%,或65岁及以上人口占该社会总人口的比重超过7%,该社会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按照60岁标准,我国于1995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按照65岁标准,于1997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无论依据哪种标准,我国都将长期处于老龄化社会,是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发展中国家之一。

在21世纪,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西方人口学家比较一致地认为,人口老龄化的决定性因素是生育率下降。人口类型转变能够在较早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提前完成,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是原因之一。我国人口老龄化是在人均收入仍然处于较低水平阶段发生的,这必然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诸多影响。

根据测算,到2023年,65岁及以上人口将增加到2.7亿,2035年将超过4亿,老龄化水平推进到30%以上。这就意味着社会中老龄人口比重相对较高,或者说是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劳动力资源相对缩减,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资料来源:常红.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老龄化进程不可逆转[OL].人民网.2010-03-02.

(2)廉价资源红利逐步减少。随着资源大量开采后变得日益稀缺,长期以来形成的资源价格红利正在逐步减少。比如,近年来,我国已经呈现资源价格迅速攀升的趋势。2003~2007年,铁矿石价格上涨2.74倍,原油价格上涨2.32倍,原铝价格上涨1.87倍,精炼铜价格上涨4倍。2007年,我国GDP总量占全球的6%,但能源消耗占全球的15%,钢铁消耗占30%,水泥消耗占54%,单位资源产出水平仅相当于美国的1/10,日本的1/20。长期形成的高投入、高污染、低产出、低效益的格局没有根本改变,使水质、大气、土壤等污染严重,生态环境问题突出。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指出,当前我国环境损失占当年GDP总量的3%,如果不改变现有发展方式,2020年将上升到13%以上。总的来看,环境压力加速了廉价资源红利的终结。

(3)传统的全球化红利进一步减少。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始于美国,导致了欧美经济的“去杠杆化”。从目前的形势看,欧美作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消费集团,其内部市场的萎缩是中长期的,由此使全球经济三大集团相互依存、平衡发展的大格局被打破。2010年以来,尽管全球经济在缓慢复苏,但越来越明显的是,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固有的矛盾并未解决,原有国际分工格局被打破的趋势不可逆转,传统的全球化红利模式已呈现不可持续的态势。我国过去高度依赖的欧美市场在短期内难以恢复元气,决定了原有全球化红利很难持续。

专栏4.2全球经济再平衡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

作为全球消费市场的欧美经济短期内难以恢复“元气”,必然决定了全球经济再平衡的新格局在未来5年内难以形成。根据世界银行预测,全球GDP 2010年和2011年增长2.9%~3.3%,到2012年升至3.2%~3.5%;发展中经济体2010~2012年期间年增长将达5.7%~6.2%;高收入国家2010年增长将在2.1%~2.3%,2011年增长预计为1.9%~2.4%。在各国反危机政策的推动下,全球经济的确出现缓慢复苏的态势,但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还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欧美发达国家“去杠杆化”进程仍在继续。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去杠杆化”、企业和居民负债的“去杠杆化”,导致出口板块的各种消费品制造业及其配套的重化工业都被迫面临长期而痛苦的“去杠杆化”。

从冰岛到迪拜,从迪拜到希腊,从希腊到欧元区,欧洲爆发一连串的主权债务危机。在消费不振、出口不畅、流动性不足、失业率攀升等多重因素的冲击下,欧洲经济遭受自二战以来的最大挫折。受此影响,2008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仅为1%,2009年第4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长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爱尔兰、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5个国家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尽管欧盟委员会在2010年5月上调了欧元区2010年的经济增长率,但预期也仅仅增长0.9%。

发达国家的复苏大多是无就业增长的复苏。从2010年初以来,西方主要经济体的就业市场一直没有出现实质性好转。美国劳工部最新报告显示,8月份美国失业率为9.6%,连续第16个月保持在9%以上。截至2010年7月,欧盟27国失业率已连续6个月维持在9.6%,是有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而欧元区失业率则连续5个月维持在10%,创下了欧元区成立以来最糟糕的纪录。从2009年年中至2010年第2季度,英国失业率一直在7.8%~8%的高位徘徊,为1996年下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由于内需不足和国内产业空洞化倾向明显,2010年日本失业率也一直在5%左右的高位徘徊。
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给全球经济再平衡埋下更大的隐患。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连续两次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造成热钱四溢,引起各国货币的极大波动。新兴经济体经济复苏快于全球,但面临巨大的热钱涌入,导致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剧增。

美元不受约束的发行本来是造成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是造成国际货币体系长期不稳定的深层次原因。从中长期看,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美国逃脱全球债务的一种行为,对全球经济是“饮鸩止渴”、“抱薪救火”的举措,不仅会使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矛盾积累起来,还必将引起更多国家的反对,使国际货币体系的前景更加不确定。

资料来源:张斐斐,孙琦子,付婷婷.世行:欧债危机给世界经济复苏蒙上阴影[OL],经济观察网,2010-06-11;张伟.欧洲债务危机的逻辑[J].当代金融家,2010-06-09;王振华等.全球经济复苏亟待破解就业困局[N].中华工商时报,2010-09-09;黄益平.美联储量化宽松中国通胀与风险大增[J].中国改革,2010-11-30.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