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四节 “十二五”:谋求二次改革的新突破

作者: 迟福林   时间: 2011-04-28    已有人阅读过

“十二五”是启动二次改革的关键5年。着眼于建设消费大国的路径选择,需要实现重要领域改革的新突破。第一,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是撬动国内消费需求增长的战略支点,需要尽快取得新突破;第二,农民工市民化是释放城市化红利最重要的环节,需要尽快取得新突破;第三,优化国有资源配置的改革对发展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解决就业和优化经济结构意义重大,需要尽快实现新突破;第四,新阶段的结构性矛盾集中于现行财税体制,在以财税体制改革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上取得新突破,对整个二次改革具有全局性意义。

一、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需要实质性突破

1.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牵动发展方式转变全局

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牵动发展方式转变全局,不仅在于它已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还在于它是撬动国内消费需求增长的战略支点,是形成消费主导的重要基础。实现由对物的追求向人的自身发展追求的转变,关键在于能否通过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实现城乡居民收入普遍较快增加,满足多数人的基本发展型需求;实现经济总量导向向国民收入导向的转变,关键在于能否通过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分好蛋糕”和“共享蛋糕”,为进一步“做大蛋糕”创造有利的制度条件;实现由国富优先向民富优先的转变,关键在于能否通过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建立“藏富于民”的基础制度。由此可见,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能否有实质性推进,是检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成功与否的核心所在。

2.明确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中长期目标

(1)尽快提高城乡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考虑到我国经济发展由生产推动型向消费推动型转变的现实需求,建议将城乡居民收入和劳动者报酬增长作为“十二五”规划的约束性指标。一是确保城乡居民收入的实际增长不低于GDP增长速度,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按照年均8%的实际增长,到2020年使城乡居民实际收入翻一番;二是确保劳动报酬增长与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按照年均增长不低于10%的速度,到“十二五”末,使我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从当前的35%左右提高到50%左右,接近中等收入国家的合理区间。

(2)有效缓解和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十二五”时期应将有效缓解和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作为重要目标并规定约束性指标。一是控制城乡收入差距。建议到“十二五”末城乡居民名义收入差距由当前的3.3 ∶1缩小到3 ∶1左右,到2020年控制在2.5 ∶1左右;二是控制行业收入差距。考虑到我国行业间工资差距的垄断因素,“十二五”应重点控制垄断行业的过高收入,在这个前提下有可能将行业差距从当前的11倍缩小到7倍左右;三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例。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大概为23%,大大滞后于工业化的实际进程。建议“十二五”以年均提高2个百分点为约束性指标,5年后使中等收入群体占比达到33%,2020年达到40%左右,接近中等收入国家水平。

(3)确立财产权保护的基本制度。确立财产权保护的基本制度既是完善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也是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基础保障。把确立财产权保护制度作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目标之一,对稳定社会预期、营造公平分配的社会环境意义重大。建议在《物权法》的基础上,加快财产权制度改革。一是进一步提高私人财产权保护在整个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依照国际惯例,将私有财产权纳入公民的基本权利体系,加大对私人财产权的保障力度;二是加强和完善私人财产权相关的行政立法。严格按照《物权法》清理、修改和规范诸如城市拆迁条例等不利于私人财产权保护的相关规定,使各类行政条例都能够体现强化私人财产权保护的要求;三是完善关于征收、征用私人财产的相关法律制度。设置严格的征收、征用原则和程序。明确界定因公共利益征收、征用私人财产的范围,在征收、征用私人财产中实行公民参与制度和听证制度等。

(4)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增加收入分配的透明度。无论是提高居民收入水平,还是调节收入分配关系,确立和保护财产权,都有赖于财产公开和透明有序的收入分配秩序。把确立财产公开制度和透明有序的分配秩序作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目标之一,将大大提高整个国家在收入分配领域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为中长期收入分配治理奠定重要基础:一是在完善工资标准的基础上,全面实施阳光工资制,提高收入透明度。清理、规范各类津贴、补贴,取消实物分配,消除灰色收入;二是健全以权力监督、行政监督为主,司法监督和社会舆论监督为辅的多层次监督体系,加大对公务员财产的监督力度,逐步创造条件在全社会实行财产公开和申报制度;三是实现财政预算和国有资产管理的公开化、透明化,加强人大的审计和监督。

3.加快建立完善的劳动报酬保障机制

(1)在就业不充分条件下大幅度提高劳动报酬并不现实,应建立就业优先的体制机制。把城乡就业率作为宏观调控优先指标;实施城乡统一的公共就业服务制度,实现就业援助、就业培训、就业服务的城乡一体化;以打破行政垄断为重点扩大中小企业和服务业就业;建立有利于全民创业的体制机制,重点推进对科技创业、高校毕业生创业和农民工创业的扶持力度。

(2)加快建立企业主、工会、政府三方共同协商的工资谈判机制。政府要建立最低工资标准定期提升的制度,各地最低工资标准应当不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50%左右;加强工会在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中的作用,使劳动报酬能够随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同步提高;建立由政府、工会、企业主三方代表组成的薪酬委员会,在工资谈判中发挥经常性作用。

(3)统一劳动力市场政策,实现全体劳动者同工同酬。把消除城乡之间的薪酬歧视作为完善劳动力市场、实现城乡一体化的重点;实现垄断行业用工市场化,杜绝因特权而非劳动生产率提高因素造成的行业收入差距;逐步实现体制内外薪酬福利制度的统一。

(4)完善和落实初次分配领域的劳动法律法规。推进工资集体协商专项立法,在全国范围内明确工资支付范围、标准,使工资形成机制规范化;在法律上使同工同酬明确化,可执行;加大《反垄断法》落实力度,在《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的基础上,出台《国有企业薪酬监督管理条例》,规范国企,尤其是垄断行业的收入水平。

4.充分发挥个人所得税的收入调节作用

(1)尽快推进个人所得税整体改革方案。“十二五”期间,改革个人所得税不能仅限于起征点的局部调整,要尽快推进以家庭为纳税申报主体,实行综合所得税税制模式。尤其是费用扣除,应该综合考虑家庭的人口、赡养、抚养、就业、教育等情况。适当调整税负,以降低广大中低收入者税负为重点,扩大自行申报纳税范围,强化扣缴义务人的法律责任。“十二五”改革的重点是完善与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相配套的必要社会支撑体系。如个人税号、个人信用体系、金融机构之间及与税务部门的信息联网系统等。

(2)实施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针对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分类税制存在的弊端,考虑到目前税收征管的实际情况,实行彻底的综合税制难以一步到位,而且会加大税收流失,同时,单纯调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对刺激消费的作用并不大,因此可以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模式。具体地,对劳动所得、经营所得和财产所得等占个人所得税税基的绝大部分,且已具备较好征管条件的,实行综合课税,以保护税基和公平收入分配;对资本所得、偶然所得等占比较少,也缺少征管经验的,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实行分类课税,与个人的综合收入分离,以便于征管和调节。随着征管条件的完善,再不断扩大综合课税的范围。

(3)尽快完善个人收入信息申报制度。加强部门之间的协作配合,通过立法推行税务机关与银行、证券、公安、工商、文化、土地管理、房屋产权登记等部门的计算机联网,以及向税务机关报告高收入者经济活动情况的制度。建立支付人向税务机关报送向个人支付情况的制度,规定所有单位和个人凡是支付给个人的收入,都必须向税务机关报告收款人、支付原因、支付金额、支付时间等情况,以便税务机关监控、审核个人申报纳税的情况。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