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卫祥云:直面国企改革十问

作者:  时间:2014-01-14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以后,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主任、智石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卫祥云2013年12月23日接受了财经网“高端财访”(题为《对话卫祥云——国企改革需要分类管理》)。在访谈中,卫祥云回答了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十个问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一、三中全会《决定》中 国企改革亮点多

  主持人:欢迎来到今天的高端采访。我们今天的嘉宾是国务院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主任卫祥云先生。

  卫老师您好。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结束,三中全会的成果也就是《决定》在公布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也引起了新一波的讨论。在您看来《决定》在国资改革和国企改革方面,有什么新的亮点?

  卫祥云:应该说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从总体上来讲,对我们改革方向的总目标和总方向把握的是非常到位的。提出了我们改革方向的总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同时,国有企业改革肯定是经济体制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我认为在重启国有企业改革,或者叫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方面的举措是非常到位的。

  要问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亮点有哪些?主要就是提出了国有企业的分类管理,提出了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的职能。同时,明确了国有企业改革的路径和方法,就是要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重点放在公共服务领域。

  对于自然垄断性行业的国有企业,要实行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就是网络和运营要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应该说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突破,因为过去我和“智石”团队研究国有企业改革新思路十多年来,主要是近两、三年来,把国有企业分为公益性行业、自然垄断性行业和竞争性行业。可以说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的分类管理,比我们的研究大大进了一步,如果说我们的分类研究被决定采纳的话,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研究机构,一并被采纳了建议,也就是说现在的分类改革比我们研究的分类还要超前。

  主持人:是吗?

  卫祥云:所以我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很多亮点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或者是解读,按照执行、认真贯彻就可以了。这是《决定》非常具有创新性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不久之前上海市也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您对这个意见有什么评价吗?

  卫祥云:现在有媒体界报道说,上海市打响了国企改革的第一枪。

  首先它公布得比较快,我认为它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可能就有一些改革的思路,应该说跟我们研究的思路还是相吻合的。比如说,上海市这次国企改革的亮点,就是从过去的”管国企”转变为”管国资”。

  同时,对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可能要分别不同的情况进行行政和市场化两方面的管理,这也是跟我们研究内容是相一致的。另外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上海市这次国企改革提出,对于一些完全竞争性的行业,可以直接退出。其中上海家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不是说继续经营,上交红利的问题,而是从国有资产来讲,在竞争行业直接完全退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典型。

  二 “分类管理”是下一步改革重中之重

  主持人:您在您的书里面也提到了,在国企改革中,应该对国企进行分类。应该说您是在国企改革管理理论方面的专家。就像您刚刚提到的,上海市的国企改革意见中,提到比如分为竞争类、功能类、公共服务类,您对此有什么评价?另外我注意到三中全会的决定和上海市的企业改革发展意见,好像对于国企分类有一些区别。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细微的区别?怎么看这样的区别?

  卫祥云:我注意到了。

  国有企业改革从20世纪90年代,即朱镕基总理时代“抓大放小”以后,我们大量的国有企业退出了,我们也交了很多的学费。但是,由于国企改革涉及到国家体制改革的方方面面,可能我们当时没有把它的分类管理提上重要议事日程,也就是说当时的主要目标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本身没有错,但是从国有企业各个领域来看,可能会有些问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关于国有企业的分配问题,关于国有企业高管的高薪问题,关于国有企业引起社会不公平的问题,等等吧,在社会上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加上我们国有企业在改革或者转制的过程中出现了腐败现象,比如说中石油的事件,比如说铁道部的事件,老百姓对这些现象看在眼里,很有怨气。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分配的问题、思路的问题,还有垄断的问题,为什么能对社会公平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我认为主要是分类管理没有搞清楚。

  “智石”出了《国企改革新思路》这本书,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我在书里写了,实际上国有企业的分类,我是在“十二五”规划以前,就是国家发改委面向全国征求“十二五”规划的意见。我就专门写了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五个问题,向国家发改委进行反映,后来国家发改委给我来信说收到这个意见了。后来国家在“十二五”规划发布以后,我就发现在国有企业管理改革中出现了对竞争性行业的国有企业和公益性行业的国有企业进行分类管理的意见,所以当时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对这个意见进行了充分的肯定。同时,我认为分为两类还不太合适,还有处于中间类的自然资源垄断领域,所以我把国有企业的分类改革分为三类。

来源:价值中国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