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张燕生在“后危机时代的新兴经济体”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

作者:张燕生  时间:2010-07-22

在“后危机时代的新兴经济体——新挑战,新角色,新模式”

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

张燕生

20091031 

各位下午好:

第一个问题,中国经济会不会脱钩。如果不会,那么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和中国的出口就会减速,今天上午讨论扩大消费,在未来五年内,中国在扩大消费对GDP的贡献能不能抵御外需萎缩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所产生的影响,中国企业在开拓新兴市场上所做的努力在未来的五年能不能弥补美日欧经济减速所带来的需求下降,如果不能或者部分不能,对中国来讲,下一步的减速以后怎么办?

第二个问题也就是对危机讨论比较多的是讲全球经济的再平衡。全球经济的再平衡对东亚来讲,我个人的理解是两个含义:一个含义是东亚经济体作为一个区域,出口导向的战略是不是应该调了,究竟如何调,这是我们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美国增加储蓄减少消费,东亚增加消费减少储蓄,东亚下一步出口的出路在哪里。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东亚都面临着未来发展模式的调整,也包括东亚之间的相互投资、相互贸易、相互在扩大内需稳定外需方面政策的协调。对于中国来讲,在这个方面我们需要做更大的调整,当中国在未来的十年低成本的优势告一段落的时候,新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第三个问题对中国来讲,目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怎么办,有一个数据明确告诉我们,中国所遭受的反倾销、反补贴、特殊保障、技术贸易壁垒等,这些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占全球贸易保护措施的比例远远高于中国出口占全球出口的比例,中国的企业怎么办?中国的政府怎么办?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谈一下今后我们的环境,新兴经济体发展环境可能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对造成这次金融危机的背景,金融全球化和金融市场一体化未来的走向,我个人觉得是需要反思的。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开放和金融市场的一体化最后导致金融命脉维系在华尔街,华尔街稳健,我们的金融发展环境就好;华尔街冒进,我们的金融发展环境就不好,全球金融系统性风险的上升是必然和持续的。我们金融市场的开放应该怎么办,今后在对冲全球系统性风险的方面能够做什么。这些问题我觉得是我们必须反省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要反省的问题是我们会发现全球化带来了全球通缩,各国的货币当局如果按照传统的目标盯住CPIPPI,我们会发现价格指数始终是比较低的,这种情况下,全球的货币环境就会过于宽松,全球的资产价格的上升就是必然的。对于新兴经济体来讲,这个宏观经济政策和理论的矛盾如果在今后不能够协调和解决,我们的发展环境和不稳定就是必然的。

除了这个以外,最后我想讲的一个问题是,通过这次的危机我们还能够反思到什么。过去的几十年我们比较重视贸易投资的自由化、贸易投资的便利化,比较注重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但是,我个人总在想,我们忽略了什么,或者我们对什么问题没有平等的重视,也就是发展。我们会发现我们越来越像一个相互依存的地球村,这个地球村谁在管理,这个地球村对于穷国和穷人以及相对落后的地区,他们发展的要求给予了什么样的重视。我个人觉得,在这个部分我们是不平衡的。在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的大国,今后我们会加快推进我国的人才国际化、资本国际化、产业国际化和产品国际化。下一步我们也会重新配置两万多亿美元的对外金融资产。这里相当部分会投资新兴经济体,会涉及到中国,也必须要面对南南合作和下一步如何共享发展,这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