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宋晓梧:中国经济未来十年面临的挑战

作者:宋晓梧  时间:2011-10-29   浏览次数:0

宋晓梧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各位中外的学者,大家好,我们讨论中国未来10年的发展。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西方一天天暗,东方一天天亮起来,“中国模式”可以成立;另外一种观点,中国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中国经济本身内部面临诸多的问题,使我们未来10年充满了挑战。我想就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挑战问题谈三个观点。

  第一,我们应该坚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主线。中央已经明确提出,“十二五”时期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能不能落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看来,各省市GDP增长指标比中央确定“十二五”7%高出50%。这还是省一级的,如果要统计到地市高更多。这种继续追求GDP高速增长的路径依赖仍旧发挥作用,地方政府要求高GDP的自己。刚才说了欧盟希望我们8%的增长,这样与我们制订的政策就有矛盾了。还有人说这个问题那个问题靠发展解决,应该抓住大干20年,GDP总量超过美国以后再解决贫富差距这些问题。我觉得在物质财富极度困乏的情况下,诸多的干部考核是最限制经济增长的,这种特定性,就像老二、老三发展时,父母照顾老二。但是我们看过过多的依靠低劳动力的成本已经难以为继,社会矛盾激化,许多问题已经到了零界点,无论从国际经验还是从国内经济社会资源环境来看,我们不能被低收入的增长锁定,要突破原有的瓶颈。

  第二,突破依赖需要界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一些中外学者认为,前阶段促进经济高速增长是政府,我认为,当前突出的问题恰恰需要合理地界定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与市场的边界。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以来,国内国际的学者认为欧美的市场经济模式不行了,至少没有感召力,发展中国家学习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创造的奇迹,提出“中国模式”顺理成章。“中国模式”和欧美的模式有什么区别?搞来搞去,区别的密码就在于政府主导,特别是地方政府主导的经济竞争。我在这里重申,我不赞成过早的确立“中国模式”,因为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不确定性因素和困难,如果现在过多的肯定中国模式,我认为是中国恰恰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重大的隐患。

  第三,关于发展社会组织。刚才迟院长提出了下一段改革的任务,我很赞同。随着经济的发展,适应这样的变革,我们的社会组织也大大发展起来了。根据最新的统计,到今年第二季度,社会组织发展到44.8万个,但是大多数社会组织行政色彩浓厚,缺乏应有的民间性、自治性、自愿性,各组织本来就代表不同阶层的利益,现在依然存在着官办的问题,这样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协调的机制难以维持。缺乏社会组织的重要环节,导致中央政府放权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也难以放权,所以造成地方政府干预社会经济活动很广泛,只要出现了问题,就是设立一个行政指标建立一把手的责任制,层层落实,结果不断地加强了行政控制的干预。这样提出了一个问题,在未来10年,我们从中等收入向高等收入的迈进的过程中,是依靠更全面更强制的政府,还是依靠更加灵活的社会机制,这两者不是完全排斥的,就中国的模式下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机制,情况是大不一样的。

  缺乏社会监督机制,各类行政指标如何完成仍是自己说了算。还有应当看到缺少了社会组织的自协调机制,我们众多的社会主体分散,与政府打交道时就出现了一些问题。

  展望未来,政府和市场边界划清了,社会体制培育起来了,中国劳动力大幅度的提高了,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有了一个清晰的划分,经济结构得到合理的调整,社会关系合理,我们就可以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到那个时候我们可以认真的讨论“中国模式”,谢谢!

  (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