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刘克崮:尊重规律 顺势而为 质量优先 中速持续

——经济形势研判、对策及改革建议

作者:刘克崮  时间:2012-11-03   浏览次数:0

  

  在第75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演讲

  国家开发银行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刘克崮

  2012年11月3日

  大家都在讨论经济发展速度的快慢,我今天谈的核心观点就是对经济发展速度与质量关系要有清晰的认识,最关键的就是怎么看待速度和质量,我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增长,这是根。

  下面我主要讲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关于国内外经济形势。

  我想说五个要点:

  其一,全球经济不乐观。美国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但仍难以恢复长期增长。导致美国经济疲软的原因有三个:失业率居高不下,降低了居民购买力,抑制消费增长;财政赤字过高,负效应增大,抑制企业投资积极性;长期的过度宽松货币政策产生的负效应,货币政策失灵,金融当局调控经济能力的减弱。欧债危机加深,欧洲经济较长期低迷。欧债危机的第一阶段是主权债务危机,现正步入第二阶段,即债务重组后银行盈利和融资能力下降的银行业危机。第三阶段将出现实体经济危机。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运行波动剧烈。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宏观经济运行波动剧烈,经济增长急剧失速,资本大规模外逃,货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都不约而同地受到稳增长、防通胀和调结构的“三面夹击”,面临着抑制资产泡沫、控制通胀的压力。

  其二,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预期不宜过高。有种说法是中国可继续保持20年8%的平均增速,我觉得过于乐观。我们跟世界经济的周期大体上同步,这种同步始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这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说明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联系加深。我们摆脱不了全球经济大环境的变化,而且相关度越来越大,所以,不应期望我们在全球大冷的情况下长期一枝独秀,这不符合客观规律,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要尊重规律、看清现实。

  其三,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仍然是城镇化、工业化。1978年改革到现在大约35年,是中国城镇化的高速成长期,城市化率大体平均一年提高一个百分点,由1978年的20%多提高到2011年的51%。我认为,中国城市化率的增速已经开始下降,城市化率达到70-75%(大约在2040-2050年间),城镇化的速度会大幅度下降并趋于稳定,不会像欧美到90%才稳定。在2012-2040年之间,城镇化的增速会不断下降,要看清这个趋势。

  此外,我国经济规模基数很大,要继续保持年均9-10%的增长速度,十分困难,这是违背统计学、经济学规律的。

  其四,经济发展质量问题倒逼速度减缓的态势,已经显现。比如说环境问题,厦门的PX石化大项目,因污染问题被老百姓阻止了;又如,经济高速增长,但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却不断下降,这就会产生新的矛盾,矛盾积累一段时间就必然要爆发。

  其五,4万亿投资是全球经济危机后我们拉动经济的主措施,但4万亿的正面作用在衰减,负作用在增大。因为有不少钱投在产能过剩的行业,经济一降温,生产能力闲置造成资金浪费,还增加了就业的波动。中长周期最大的拉动因素是科技,它也是历史性快速发展的主力。我们从2008年就寄予希望的新兴产业,如光伏、风能、生物能技术等,至今未发挥这样的作用。

  第二个问题,关于经济发展的目标,一定要鲜明地提出“质量优先,中速持续”的原则。

  对大众提的口号不要太模糊,如“又好又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都对,但比较模糊。“质量优先,中速持续”比较简单明了,即把我们持续30多年9%、阶段性10%的增长率,按照客观实际,降到7-8%。两三年前,我提出GDP增长不要搞那么高,多数人不同意,认为中国需要高速度。现在看,客观规律教育了我们,中国发展速度要遵循规律。所以质量要优先,质就是有投入产出水平的速度。中速是中国概念的“中”,国际上4-5%是中速、7-8%是高速,10%是超高速,而我们认为GDP增长7-8%是中速,保持就行了,偶尔下到6.5%也不要紧张。要抓住质量的核心,建立GDP评价体系,以统计局的真实数据为基础。同时,要强调法制化,将其写进中央十八大报告和政府的纲领中去。

  “中速持续”有两个基本点:一是平衡、和谐、可持续,是经济、环境、政治、社会的综合体现。二是投入产出比,它是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劳动生产率是第一类指标;对能源、资源的消耗是第二类指标,对电、水、矿、资金等都可以明确指标,简单的就是单位GDP消耗;第三类是对环境的污染和影响,在经济增长中要考虑代际责任,即要对下一代负责;第四类是分配,速度上去、财富增加了,但是相当多的老百姓没有切身感受,贫富差距不断拉大,中国没有基尼系数的统计分析,要下决心研究推出中国的基尼系数,水平高低是一回事,但要把这个数弄清楚。

  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一个数字的正面效应,没有看到它的负面效应,一些政策出现的负面效应,实际上对冲了它的正面效应。如鼓励汽车消费,卖了一堆车,汽车产量上去了,路上堵车又限号、摇号,新增20%新车要使原有存量100%的人为此做出牺牲。对效益,一定要讲对冲,要量化。

  第三个问题,关于GDP下降会危及就业的问题。

  有人说,GDP降到8%以下就很危险、会大量失业,我们承受不了。经济学研究的最普遍方法是假定各项客观条件、内在机制、各种要素不变,在它们不变的情况下这个规律才起作用。我研究过,这个数字的源泉之一是某个经济学家所做的测算,即在经济增长9-10%的时候每年人口、就业的增长,比如就业新增1000万人时需要GDP的增长率是10%,从而得出GDP每变动一个百分点会影响100万人的就业,增长10%解决1000万人就业、增长9%解决900万人、到8%就是800万人。我认为这个算法是错误的,以讹传讹,导致提法也不对。它只在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有效,而现实是动态的,怎么能不变呢?一、二、三产业结构调整,企业资本有机构成的变动都会对其有影响。同样一个投资数十亿元的电厂,国外安排几百人就业,而中国需要上千人,对中小企业而言,几十亿元的投资,能容纳数万人就业,其中变动的因素非常多。我认为有的假定在一些前提下是科学的,而在现实的动态条件下却是个伪命题,遗祸无穷。

  GDP适当的、符合实际的下降对就业不构成威胁,还因为我国劳动力就业需求在下降,比如说现在这一代一年少生多少人,每年新增就业需求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减少了一半,那会儿是1500万-1600万人的高峰,现在是七八百万人。单位GDP的就业需求少了,但是单位GDP支持就业的潜力仍很大。辽宁最困难的时候,1999年到2003年进行国企改革、经济结构调整、社保改革,那时候GDP年增长率就是4-6%,大量职工下岗失业,实践证明,我们有能力解决就业需求,有能力承受高就业增长率。实际上我们已经承受了,2012年第二、三季度,GDP到了7.6%、7.4%了,就业有什么大问题吗?没有,再低点也没有问题。2008、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已经化解了部分就业矛盾,众多农民工回乡,许多有了新的工作岗位,其中既因为我们的拉动措施,也有他们自己回乡创业的因素。本次经济下滑,就业问题已不十分突出了,有些地方还是招工难,所以要从实证上、规律上分析,不要脱离实际拿着就业问题吓唬人,非要人为地拔高GDP增速。

  第四个问题,经济要静观,要稳增投资。

  最近中央出了很多调控政策,多数是有效的,有的效果会有些滞后,我认为总体上看,力度够了。建议现在到年末之前,除非极特殊、已经准备好了的、正面效应多负面效应低的措施可以出台,其它新措施不用出台了,要观察一个季度乃至半年。

  应该看到,扩大投资依然有较大空间,比如,部分城市的交通拥堵越来越严重,需要加快城市轨道交通投资;看病难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需要增加医疗设施投资;大城市垃圾和污水处理设施跟不上,需要增加环保投资。在合理调整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质量和效益的前提下,适当扩大公共投资支出是必要的。

  关于投向,当前可加快第三产业发展;加快铁路、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发展后劲;加大自主创新的投入,带动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促进产业升级;吸引社会资金投入农业现代化建设;通过走出去、并购国外的企业,促进产业升级。

  总而言之,要尊重客观规律,降低主观期望值,审时度势,顺势而为,质量优先,中速持续。

  第五个问题,积极准备推进改革。

  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积极准备新一轮的整体配套改革方案,特别是价、税、费、财、金、房地联动的综合配套改革。

  1.收入分配改革,包括国家、企业、个人三部门的结构以及三部门内部的结构,理顺优化基本分配关系。

  2.价格改革,重点是能源、资源价格改革。

  3.财税体制改革,税制中直接税、间接税的格局,总税负问题;财政体制改革中中央和地方以及省以下分配的关系,完善分税制,改进转移支付制度办法;预算的规模、支出的透明等问题,研究预算编制和执行分开等问题,都需要通过改革来改进完善。

  4.金融改革,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完善兼顾投融资双功能的分层次的资本市场,加快草根金融体系建设。

  5.土地、房产改革,房产税大方向正确,试点成功,要快速、坚定不移地推进;土地改革要解决中国的土地制度问题,我们是城市土地国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但在操作中被虚化了,权属不清,利益不顺,要改变这一状况。

  6.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如养老、失业、医疗等。

  7.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层次化,要关注大中企业,更要关注支持小微企业、小微经济、民营企业等。

   8.农村农业改革,要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个角度研究设计未来20-30年的根本方向。生产力方面,主要是土地集约化;生产关系方面,主要是切实保护广大农民的权益。这两条是最关键的。

  9.统计问题,要建立强化中国统计的数据基础,依靠现代技术、现代手段,建立现代化的队伍和体制、机制。完成中国所有统计的基础,重要的数据不能是你先报数,我再来分析判断调整,而是一切原始数据全部进入数据库,自然生成、自然进系统,系统自动形成报表。现在大银行已经基本做到了,各主体代码唯一,所有的、每一笔的收入、支出、存贷数据全部进入系统,自动生成报表。要重点统计人、钱、房、地四大项数据:一是人,每个人从出生起就编一个号,代码唯一,可以是身份证号与社保号合并,所有收支、人口与就业、家庭情况全在里面;二是钱,减少现金交易,憋着所有的钱往银行走,所有个人、企业、政府的资金运动、交易、支付以及财政预算真实公开(除法定隐私外);三是房,所有房屋编号,一间房从投入使用起就进入计算机系统;四是土地,北京市的社会管理已经网格化,使用卫星图片把地面切成若干大、中、小块,对所有土地都进行了编号,以此为基础进行社会、经济、政治、自然各类管理。

  10. 加快研究完善中国“走出去”协调管理机制,把对外开放提升到一个新阶段、新水平。我们要和国际上各个国家实现合作、互利、共赢、融合,而现在“走出去”各自为政,缺乏有效的指导、推动、协调和组织,负面问题比较多。

  11. 上层建筑方面主要有两条:一是提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政府管理水平;二是提高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水平和实效,涉及大众百姓和国家根本权益、利益的重大决策须经过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辩论、听证、论证,并要保持公开化。(完)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