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许耀桐:国家要把中等收入群体作为依靠力量

——在第76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的演讲

  时间:2012-12-03

   

  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 许耀桐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我发言的题目是“国家要把中等收入群体作为依靠力量”。

  大家知道,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主要是经济学方面的课题,但我认为,它也是一个系统的社会工程,尤其需要政治学和政治改革的推动。

  刚才汪玉凯教授率先做了一个榜样,从政治学方面作出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分析,我在这里也想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政治意义和国家应该担当的职责来谈一些自己的感想,主要讲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方面问题是社会稳定的亚里士多德命题和定律。中产阶级的概念主要是古希腊政治学家亚里士多德所提出来的。为什么要谈这个概念?因为今天谈中等收入群体,都与中产阶层挂钩起来,当然不一定是对应但是肯定有密切的联系。我想从亚里士多德的有关命题和定理来做说明。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当中指出,一个社会的稳定要取决于中产阶级。他说,一个国家的政权、政体要稳定,唯有以中产阶级作为基础才能组成最好的政体。他主要从分类的角度给中产阶级下的定义,他说社会财富占有最多的是极富,占有最少的是极贫,两者之间的就是中产阶级。他的分类比他的老师高明,他的老师柏拉图把治国希望寄托在哲学王身上,寄托在极少数的精英身上,而亚里士多德把视野投在中产阶级身上。

  亚里士多德为什么要把目光投向中产阶级,他分析了中产阶级有五大特征:第一大特征,节制和中庸;第二,他们没有野心,因为他们生活比较优裕,但是又不奢侈,同时又不匮乏,他们没有那种狂妄的野心,也没有自卑的心理,所以这个阶层非常好;第三,地位稳定;第四,平和安定,因为经济环境好,既不对别人抱有任何阴谋,也不对别人有想法;第五,他们理性守法,他们知道生财有道,要守法律,要言而有信,他们认为如果没有理性,不守法的话,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状况。

  中产阶级在社会上起怎样的作用,亚里士多德说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具有制衡性。这个社会一不小心就不稳定,容易走左右两个极端,中产阶级具有制约走向两个极端的功能,所以亚里士多德认为,中产阶级强大的地方一定能够抑制往极富的方向发展,也会遏制往极贫的方向滑落。第二个作用是能够消除内讧之患。社会不稳定就是因为穷人多了,或者是富人极端少,财富差距非常巨大,就造成无休止的争论吵架。中产阶级财富比较均等,大家都差不多,所以内部没有什么纷争。一个社会中产阶级要少的话,内部恐怕很快就会发生争执。在古希腊城邦,一个国家如果中产阶级变成最小了,这个邦国恐怕也会归于毁灭。

  刚才是把亚里士多德的分析做一个简要的叙述,是想从中提炼亚氏命题和定律,即社会稳定=中产阶级的强大+掌权。就是中产阶级能够左右政权,这个国家的政权代表中产阶级的意志和利益。

  回过头来说我们国家现在提出中等收入群体。我认为刚才讲的中等收入群体跟亚里士多德的中产阶级有联系,但是还是有区别。我们提中等收入群体更主要的是经济收入方面、财富方面的概念,主要还是着眼于经济方面的。我个人也看到很多试图给出各种指标来界定中产阶级或者中等收入群体。我个人认为,如果说一个家庭年收入达到10万到50万之间就是中等收入群体;从人数上来看,我们国家是13亿人口,作为稳定的多数的话,中等收入群体应该要达到7亿以上。

  第二个问题,我想要提出一个观点,国家要承担起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职责。目的就是我所说的主标题那样,国家要把中等收入群体作为坚定的依靠力量。当前中国的收入分配格局很不好,是“哑铃状”,不是“橄榄型”的。我看到最近有一篇文章提供了很多的数据,我这里借用他的一些数据。这篇文章指出,现在收入最高的群体和收入最低的群体收入差距已经由改革开放之初的7.8倍上升到23倍,还有其他的一些数据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中国当前的收入分配格局是非常不均衡,不合理的。

  我认为这次十八大要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就意味着国家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国家要承担起这样的一个职责,一定要探索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一定要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为了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还要相应的进行政治和行政体制改革。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国家非常重要的职责。要履行这样的职责,国家制订这样的政策,国家就是要充当中产阶级的代言人。如果要使社会保持稳定的话,根据我们刚才的分析,中产阶级发挥着社会稳定的作用,当然国家要代表他们,否则的话,这个国家难免会失衡,会走向衰败。

  为什么国家要依靠中产阶级?因为近代改革历史告诉我们,中产阶级是具有进步性的,因为这一代从封建社会走向现代化的社会,资产阶级革命然后发生社会主义革命,中产阶级都起到重要的革命作用,搞无产阶级革命也需要中产阶级加入我们的队伍。毛泽东为什么一再说要扩大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就是和中产阶级有密切关系的。中产阶级也是革命的力量,以往我们可能对他的看法不一定对。历史表明,无论是反抗专职制度的资产阶级革命当中,还是在无产阶级革命当中,中产阶级都是拥护者,是积极参加者。

  中产阶级作为一个社会阶层,有进步性,是社会民主、政治、法制的基础,本身也需要有人来呵护和保卫它,要不然这个阶层的利益也会受损。谁对他进行呵护和保卫呢?这就是国家,如果国家不提供这样的呵护和保卫的话,从某种意义来说,不要以为中产阶级是温顺的,他也会反对,也会起来造反。在一些发达国家中产阶级起来闹事也是经常的事。特别是进入社会主义阶段后,一定要把中等收入群体作为我们的依靠力量。

  这样一说是不是跟我们的传统理论有冲突呢?我们依靠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工农联盟,这也不矛盾,中等收入群体是经济学上一个资产、财富的一个概念,我们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工人、农民要进入这个行列,跟我们所说的依靠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工农联盟是没有矛盾的。我认为这样提更有鲜明的导向。国家现在要尽可能的出台有利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公平政策,同时也要推出有利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分配政策。

  最后我认为,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还需要限制高收入、减少低收入。

  讲完了,谢谢大家!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