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叶剑平:公共服务均等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在第77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的演讲

作者:叶剑平  时间:2013-04-27   浏览次数:0

    

  中国人民大学土地政策与制度研究中心主任  叶剑平

  2013年4月27日

  谢谢主持人!我讲的题目是公共服务均等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今天讨论城镇化的目的是什么?有人觉得城镇化就是现代化,是不是这样走,中国人民从此就走上幸福道路了?刚好在座有很多德国人,我曾去德国考察,比如德国巴伐利亚州,有60%的人口和GDP在乡村区域产生,在农村生产生活的就一定是农民吗?回答肯定不是的,60%的产业和人口都在乡村区域,最大的一个城市慕尼黑也才一百多万人口,几百年来就是一百多万人口,为了保持生活品质他们不是一味扩张城市,而是将发展机会扩散到小城镇区域,你能说它是落后的吗?我划了一个问号,到底大城市好还是小城市好,众说纷纭,各有各的道理。未来中国到底怎么走,我想通过前三十年的改革摸索,我们取得了许多成功的经验,但也出现了许多诸如城市病、环境污染、资源枯竭,这样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改革开发三十年后的今天需要我们思考,我们 城市化道路怎么走?无论如何选择,我们我们都离不开对人、自然、环境的尊重与保护,也即我们常说的敬天敬地敬祖先,对得起子孙后代对得起自然天地,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对于人的尊重,诸如户籍制度改革等基本人权问题等等。同时还要对人所拥有财产的保护盒尊重。我们知道城市家庭最大的财产是不动产,农村最大的财产说不清,因为土地所有权虚置,使用权规定又不能流转,不能买卖不能抵押,看上去似乎是财产,但是又不能流转,其他方面包括生态、自然、环境等等的尊重也是新型城镇化应该解决的问题。

  如果不走新型城镇化中国持续发展就没有希望了,当前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差别很大,最大的差别就是公共服务不均等,为什么大城市的房价降不下来,因为公共服务不均等,什么都在大城市集聚,人也就向大城市流动,房价自然就高了。要消除城乡差别最后要走向公共服务均等化。城市化的目标用上海世博会的口号就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当然还有一个副主题,城市是一个多元文化的融合,绝不是城里人和农村人之间的相互较量,实际上是一体的。公共服务均等化需要支出,即谁来买单的问题,其实机制设计好了买单也简单,取之于地用之于地,如果把城镇化过程中带来的土地增值的百分之多少用于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从成本来说是能够解决了。当然,这是一个路径问题。

  非均等化大家都清楚,包括医疗卫生、社保、服务等等,包括区域之间也非均等化,不是说城乡之间,比如说北京的高校,有些是过度集聚,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像北京这样,各种各样的高等院校加在一块大概一百所。从高等教育到基础教育,包括医疗机构的均等化,实际上和土地有关,也就是空间分布上一定要有一个战略,如果没有战略所有的资源都集聚在大城市,要想均等化,要想让人家不去北京,要想让北京的房价降下来,很难!一切都是由于这样的不均等造成的。从公共服务要走向均等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前面有些人也说了,包括基本的民生等等。

  有很多学者从西方经济、西方产权理论分析中国,很多走不通,我国是很特别的,我们一直在试错纠错过程中前进,三十多年来都是如此。我们应该有一个更远的设计方案,不要再纠来纠去,有了一个目标,有了一个方案后是不是能够沿着这个方向去前进。比如说城乡二元结构都是人为的,我们现在试图突破它。公共服务不均等和城乡二元到底能不能变成一元、均等,我个人觉得制度改革相对简单,就是买单成本怎么测算,如果能够均等的话,社会成本能不能负担,不能负担的话也就是冯教授说的用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来解决的问题。真正实现全面的公平,这个时间是立刻的还是长期的。回过头来,我想就均等化和土地制度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还是有关系的,今天有人问同地同权,同地同权实际上是在一个同样区域的土地,比如说隔壁的两块地是同地同权同价,而不是很远的一块地和这里的一块地能够一个价,所谓同地同权从权益上来说是一致的,比如说使用权、所有权、处置的权利。土地利用制度的均等化,一块地用于城市发展的时候,实际上要公共服务相配套。公共服务实际上和土地的利用还是有关系的。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土地制度也有关系,不能是歧视性的,如果把隔壁的地规划做一个高楼的话,周围的人就会问了,对我的影响是什么,他希望可能更多的福利,更好的公共服务。土地制度和公共服务的供给方面也是有诉求的。当然还有登记、城乡统一的市场等等,实际上都是公共服务均等化过程中的地权,个人的财产权力的配置问题。

  未来的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应该让我们的主体人来参与,让我们的老百姓来分享,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如果脱离这个,以行政命令为本,就相当于现在提倡的是城镇物质形态上的扩张,城市的发展应该像学生一样边学边锻炼身体,最后做到德智体全面发展,城市化其实也是如此,有物质形态也有文化层面还有环境方面。

  公共服务均等化,我曾经说过,北京的房价要降,什么时候实现了城镇化,或者什么时候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房价基本就稳定了,如果不均等的话,肯定服务好的价格就高。比如说北京最大规模承受力多少,刚才阿塞拜疆的观点如果用上的话,大北京的战略做出来的话,河北就可以承接很多的生产、生活空间,如果往外溢出的话,公共服务如果均等的话,北京地区有的技术、资本、人可以向外溢出,溢出的结果就是均等化,价格扁平化。公共服务均等化不仅是城市化的一个需求,也是未来城镇路径中空间布局的一个要求。这里举几个例子,刚才说德国,公共资本的投入拉动民间资本是1:7即公共财政投入1就可以拉动民间资本7的投入,达到乘数效应。通过公共财政的杠杆效应拉动市场投资是解决公共服务投资的有效路径,我们不能简单地依靠公共财政来解决问题公共服务问题可以借用市场的办法来解决。如果用好政策,中国的民间资本和创造力加入到公共服务的投入上有无尽的生产力。这是德国的巴伐利亚州,我老用他们的一个图,这个图上红色的是老校区,四个高校,后来建设的高校包括中专专业学校等等,均匀的分布在各个地方,这就是教育的均等化,使当地的年轻人做到离土不离乡。如果把公共服务搞好,实际上城市也就繁荣了,乡也繁荣了,基础就是公共服务均等化。

  最后我想说一下我的基本结论:一是用好地,二是提供公共服务,才能形成良性的循环,一定要人人共享,而不是为某些人、某些城市制定一些政策,好多都是由于行政的界定来产生的公共服务的差别,通过行政力打破公共服务均等的安排。关于土地的属性,城市的土地更多的强调是资产性,可以变现;农村的土地强调的是资源性,也就是保护,这是土地本身所带来的,我们希望农村也要一视同仁,资产性也需要。在土地利用方面要统一规划,农村的基础设施配套也要跟进,跟进也可以采用PPP的模式,通过制度创新,和机制保障就可通过市场来实现,激活农村的资产量,激活起来就不止十几万亿,不一定用现在的财政,只要一个制度的创新就能够解决,当然土地市场,城乡统一的市场、土地登记、土地管理、土地权利,只有登记的土地才能被保护,只有保护的才能流转。农村问题一个是人的问题,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应该享受一个同样的待遇,一个是财产问题,农村土地财产也应享受同样的财产权利。

  我基本的观点实际上就是人和地一定要自由、平等,同样的权利,当然管理也要一样,按用途来管制,而不是按身份来管制,高收入的就收税,低收入就给补助,农村的土地也是一样,农地要保护好,建设用地要用好。最后才能回到最根本的人、地一视同仁。

  谢谢大家!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