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张蕴岭:反思全球化与区域化

作者:- 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  时间:2016-10-29

 

  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  张蕴岭

  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研讨会上演讲

  2016年10月29日

  10月29-30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德国国际合作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以“结构性改革释放增长新动力——落实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为主题的第81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在海口召开,来自12个国家、27个省市、自治区的300多位专家学者和代表将参与此次论坛。中国改革论坛网全程直播。

  以下为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研讨会上的演讲:

  各位上午好!这个议程是关于全球化,我对全球化准备一些看法,我准备的是英文PPT但是我讲中文,这样两者语言更好的交互使用。

  中国是通过参与和利用全球化实现快速发展,而现在世界出现了反全球化、退全球化,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没有反全球化,也没有退全球化。但是,我们对全球化面临很多新的形势,刚才朗哈默尔教授也谈到一些新的问题,这些问题如何认识,我的题目是反思全球化与区域化。第一个问题,全球化向何处去。当前,全球化有很多新的现象,也出现了很多争论。主要的新现象是全球化的指数降低了,应该说,二战以后,贸易首次长时间的低于GDP的增长。同时,多边进程长期停滞,保护主义升级。问题是,这样一些现象,它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也就是说,是不是今后处于去全球化的一个过程。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一个结构性的挑战,应该是暂时的。因为新技术下,全球化会进一步发展,把各国的经济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同时,另一种观点认为,全球化分裂了全球,使得地区差别增大,同时,也分裂了国家,使得一个国家之内不同的人群之间的差别增大。所以,存在着非常强的社会性的反全球化的势力。面对这样一些复杂的情况,我提出,我们必须对全球化进行反思。第一个反思,开放是好的,但是,开放并不能解决经济发展的所有问题。也就是说,开放并不是唯一的万物良方。那么,发展需要综合的政策,特别是在开放的条件下, 需要非常有效的强有力的政策、区域发展政策。高水平的政策,长期来说是好的,有助于创造更高水平一体化的市场,促进竞争,提高效益。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国家来说,它必须是渐进的,不可能一下子完成。开放也不能解决发展中所有的问题,需要推动新型的发展合作,特别是需要改善发展中的综合发展环境,特别是像基础设施,我们也有这样的例子,像东盟,实现了东盟内部市场的一体化,但是东盟内部贸易增长非常慢。为什么?就是一些基本的条件没有得到改善,当然,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多哈回合的长期停滞或者是失败表明了什么呢?它表明是一场争论,就是世界未来是向更高程度的开放还是一种包容性的发展。多哈回合第一次发展中成员全面参与构建多边体制,而且这也正是一个争论的焦点。同时,我们看到,刚刚闭幕不久的G20杭州会议,非常明确的提出世界需要包容,需要联动性的发展。我想包容和联动代表着两个非常深刻的含义。

  再谈区域化。也面临着区域化向何处去的问题。区域化是和全球化并行的一个重要趋势,是要区域化还是全球化,经济学家们长期争论,我的观点是两个都要,因为区域化可以做很多全球化不能做的事,区域化比较灵活,也比较多样,起着不同的作用。我们看欧盟、东盟、非盟起的作用也不同。区域安排比全球安排更灵活,更容易成功。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构建FTA,增加了灵活性,增加了经济合作丰富的内容。当然了,区域化也有它的问题,特别是对企业来说,很难记住几百项不同区域的安排,对他们来说成本非常大。我们看到,面对新的世界发展,对于区域化也有不同的考虑。比如说,美国通过领衔PPP创造所谓新世纪的、高水平的开放,深入到边界内的各种政策标准问题。但是,这样一种高度的开放架构显然不适合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更没法替代WTO的多边进程。同时,像TPP、中日韩、亚洲自贸区的进程都在拖慢,已经谈完的TPP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这样一些进程表明面临新的挑战,原本我们以推动开放为主导的区域化安排和全球化安排恐怕需要调整,这是需要我们反思的地方。

  这个议程还让我谈一下英国退欧,我不太同意英国退欧,它不是脱欧,它是脱离欧盟,它将来和欧洲的关系还会非常紧密的。英国退欧盟有着自身的利益考虑,也有它的历史性,有它的特殊性。但是有一点可以表明,一个区域的,就像欧盟这样的高度一体化的区域安排,它有两个问题,第一,如果过分宽松照顾个别会出现问题,这就是像欧元危机。如果不能有很强的包容性照顾到英国这样的个性考虑,恐怕也不行。面临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英国脱离欧盟也不是一个非常大的事,对世界来说。但是,对欧盟来说确实是一个大事情。我觉得将来会推动欧盟的进一步调整和改革。同时另一个负效应就是欧盟作为世界高水平的榜样,这个作用恐怕会下降。因为大家过去一讲最后的目标、区域安排就是欧盟,恐怕现在这个问题需要充分考虑。

  最后一点,我们考虑未来,未来怎么发展。我自己认为全球化还是大趋势,有反全球化,但是不存在全球化的终结,有的人认为终结,我认为不会,它会以新的特点、新的形势继续发展。刚才我讲到,像美国以TPP和欧盟一起搞TPIP应对世界发展的新挑战,我觉得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同时,也没法解决世界发展的问题。当然,用保护主义的办法更不行。未来的世界发展最大潜力在什么地方?二战以后,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群体崛起占据半壁江山,这个趋势恐怕还得发展。既然我们了解了未来世界发展的动力,全球的发展要考虑到如何使发展中国家的潜力得到发挥,在世界发展面临新的发展转折的时候,地区和世界要形成新的共识,推动反映世界发展新的需求的多边进程和区域进程。G20杭州会议部分反映了这样新的发展,这是通过全球治理的办法推动发展,也就是说,要在推动全球化的同时,2030是什么,只有两个对重要的问题,第一是消费贫困,二是减少区域差别。这样世界才可以持续发展。谈到中国,我觉得中国的调整转型需要在开放与合作的进程中进行,我刚才讲到,中国不存在反全球化,也不会退全球化,中国将来是以新的方式推动全球化发展的主动力之一。怎么进行呢?第一,中国本身继续加大开放力度,我们高水平的开放是我 们的目标,我们先通过国内搞可复制的实验区提高我们的整体发展水平。另一个是推动新型的发展合作,下午我再讲这个问题。就是“一带一路”代表的是什么,就是代表着新型的发展合作,启动世界发展最大的潜力和为世界增添新的发展动力。谢谢!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