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徐林:中国经济转型中的结构性改革

作者:徐林  时间:2016-10-30

 

  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

  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研讨会演讲

  2016年10月30日

  10月29-30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德国国际合作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以“结构性改革释放增长新动力——落实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为主题的第81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在海口召开,来自12个国家、27个省市、自治区的300多位专家学者和代表将参与此次论坛。中国改革论坛网全程直播。

  以下为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演讲:

  感谢迟院长请我来到这么重大的盛典。

  迟院长给我的题目说是让我围绕中国经济的转型谈谈结构性改革的一些问题,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未来中国经济社会转型面临三大任务,第一大任务,由农村社会向城市社会的转型。第二大任务是基于传统比较优势的产业结构向基于新的动态比较优势、附加值更高的产业结构转型。第三个任务,过去资源环境消耗破坏型的增长向资源环境可持续、更加绿色的,也就是绿色经济增长的模式转型。这三个转型是中国未来发展面临的迫切问题。

  实现这三大转型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结构性改革措施,我一个个的看。从农村社会向城市社会,也就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目前我们的城镇化率是51%,根据预测到2020会到60%左右,2030年会是70%左右,城市化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呢?劳动力成本可以在全国大市场内流动、就业,这样的障碍并不大,但是,这批人不能正常的享受面临的公平社会待遇。所以,现在我们有2.7亿左右的农业转移人口,他们在所居住、就业的城市并不能享受和当地居民完全同等的公共服务。同时,我觉得更值得关注的是,现在我们还有八千多万从小城市到大城市甚至到特大城市、超大城市的已经具有城镇户籍的流动人口。这批人有很多都是大学毕业生,他们虽然在目前的工作地可以居住,但是也不能享受和当地居民同等的待遇。这样的一种障碍,如果不克服的话,这批居民对他所在的城市、对他所在的企业,缺乏忠诚度。不会把他所工作的企业、他所居住的城市作为他自己未来长期需要预期对待的工作地,或者是居住地。这是不利于企业发展的,也不利于一个社会的发展。所以,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必须在制度上解决目前面临的不公,这种不公带来的社会和谐隐患,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积累得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在农村向城市社会转型的时候,大量的农民离开的农村,但是,他们在农村的土地权益,现在的制度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强调还是要发展农村、发展农业,但是,农业和农村的发展需要城市的资本和农村的要素相结合,但是现在城市资本和农村的土地要素结合,在制度上是有障碍的,这是影响农村土地要素的高效配置,也影响农民获得更多的财产性收入。在这个问题上,虽然地方有各种各样的探索,但是,这种探索缺乏法律根本的保障,而且很多是在灰色的领域打擦边球,具有不稳定性。所以,这个制度问题也必须解决。

  第二,从传统比较优势为主的产业结构向动态比较优势为主的产业结构,也就是产业升级。这样的过程,我们到底需要什么,刚才宋主任谈到了产业规划的政策,过去我们也做过产业规划政策,无论是产业规划还是产业政策的作用都是有限的。在这个领域是竞争性的环境中成长,应该更好的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需求结构的变化,是需要供给结构弥补和吻合的,这种吻合最有效的制度是市场机制,市场机制需要什么呢?需要减少政府的干预,特别是减少政府在产业领域的行政垄断。让优胜劣汰的机制发生作用,不要试图保护那些落后的产能、那些过剩的产能。市场一旦能够出新,就能使得竞争力更好,使得新经济能够发展得更好。政府在产业政策领域,唯一可做的是针对所有产业的薄弱环节,看看政府能够干些什么,弥补这样的一些薄弱环节,让企业能够享受政府在这个领域扮演作用得到的好处。这可能是产业转型方面未来花力气做的事。

  第三,向绿色经济转型。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制度。比如说,我们对资源节约有总量控制的制度,这些制度用一句大话说就是生态文明制度的建设,但是,这样的制度建设也存在很多不足。但是,在这个领域,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要搞对激励,更好的发挥价格机制的作用,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最近北京都用上了南水北调的水,水质有了明显的改善,但是北京的水价还是偏低的,而且在水价里,没有体现出哪一部分价格是用来补偿南水北调工程的成本,或者是南水北调生态的成本。北京需要为那些南水北调被调水地区补偿,这种补偿应该让每个居民都知道。所以,我的意思是,价格里,一定要分出来,比如说,9块钱的水,2块钱是用来补偿被调水地区,或者是沿线地区的生态成本的,只有让老百姓看到这点,他才会形成一种意识,就是我用这笔水是不容易的,这样才有正确的激励机制,但是现在我们的水帐是糊涂帐,老百姓是不知道的。所以,生态环境的建设,包括资源节约,有总量控制的制度,要分总量指标到各个省,这种分法计划经济的时候没有完全做到。如果我们的价格是完全到位的,价格机制就是一个很好的激励机制。所以,生态文明的制度,也应该有一个好的激励机制,特别是完整的价格信号。

  总结起来,我觉得实现刚才我提出的三大转型,重要的结构性改革,依然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改革,就是要统一市场,要素自由流动,减少政府的管制和行政垄断,特别是要搞对激励机制,让正确的价格发挥引导作用和调节作用。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