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由港专栏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自贸港 > 智库行动

彭森: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要做好三个方面关系

作者:  时间:2019-03-06

    2019年2月25日,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国务院参事室自贸试验区建设研究中心在北京共同主办“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专家座谈会。 座谈会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魏建国主持。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中改院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魏礼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中改院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顾问扬,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等与会专家重点围绕“海南从自由贸易试验区走向自由贸易港的实施路径”“海南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创新的切入口”等议题展开深入讨论。 中国改革论坛网现将专家速记整理,独家刊发如下:

  在海南建设自贸区和自由港是中央确定的重大战略。这项工作从去年总书记提出来以后,马上就一年了。中改院抓住了机遇,也抓紧时间搞了一个很好的初步方案,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很全面、很系统、很务实、有深度的总体设计,超出了我的想象,可能比政府部门的那些工作还要深入细致。比如,对极简自贸区负面清单讲了十个方面14条,我觉得政府都很难有一个部门能把工作做到这么深入细致的程度。总体上对中改院做的初步设想的工作应该还是充分的肯定,工作做得很好。 

  讲几个观点,研究的不多。 

  第一,我觉得在海南搞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一定要处理好解放思想和顶层设计的关系。 

  为什么讲解放思想?因为在海南这个3.5万平方公里的岛上搞一个自由贸易区也好,自由贸易港也好都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全球可能有200多个自贸区,没有这么大面积的自贸区或者自贸港。香港也仅一千多平方公里,新加坡700多平方公里。而且我们提出来,第一步要海南全域实行自贸区政策,第二步搞成自由贸易港。这确实超乎了大家的想象,很难找到一个可复制的经验或者一些现成的规则,必须得解放思想。不解放思想可能这个事情是很难想象的。 

  另外作为解放思想来说,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任何一项大的改革、大的创新都跟思想解放联系在一起。但在海南还要做好顶层设计。海南不像其他地方,过去是先做了一些试验,然后再提出一个目标来。海南是先提出目标,然后要做设计。中央12号文件只是讲到了20252035分两步走,是一个大的概念。但具体划分一下,是从起步期2018-2020三年,中期是2021-2025五年,是和十四五重合。中远期从2026-2035十年。划成这样的“三、五、十”三个阶段可能我们的顶层设计工作就比较好做一点。 

  比如说,现在光讲第一步要能达到国内一流水平的营商环境,第二步营商环境能够跻身国际先进一流。这口号讲得让人感觉还是蛮高的。但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条件,政策到底解决什么问题需要深入思考。所以我想顶层设计不是只讲目标,还要把路径、政策落实。所以解决好解放思想和顶层设计的关系的同时,最重要的前三年已经过去了一年,许多工作思路必须理清。 

  第二,要解决好中央和地方关系的问题。 

  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讲的是财政问题,实际上这个改革是和九三年的分税制关系非常大,动财政体制能调动很多方面的积极因素。海南省要搞自贸区、自由港,中央地方关系没有划分清楚,财政部没有参与进来,喊半天一点用没有。所以最重要的是要与财政部门谈清楚,要明确任务。明确方案中讲的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这些问题都涉及到财政和中央地方的关系问题。零关税一般自贸区都有这种政策,但是能不能海南特事特办,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中央要把这个关系说清楚,有一些原来中央的税收能不能明确划给海南?原来一些共享税中的中央部分能不能留给海南?海南对于自己设立的税种,制订的税率有明确的权利。如果今后两年把这个问题谈通了,海南的自由贸易港一顺百顺,事情都好办了。地方感觉到自己有权,腰杆硬了,这个非常重要。 

  第三,改革和法治的关系。 

  自贸区本身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也是改革的一个内容、一个部分。十八届四中全会有一个很明确的精神,就是要把一切改革置于法治的轨道上。海南搞自贸区这么大的事情,法律问题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不解决,很多工作是没有办法进行的。 

  所以我想近期,在2019年、2020年期间,首先要有一个大的法。初步设想里刚才讲到方案一、方案二,我赞成前者。过去主要靠条例,这个不够。过去都是先设区后立法,先搞了自贸区,自贸区根据自己的工作搞了条例,经过国务院审批,就作为立法。海南这么大一个事情必须全国人大给特殊的授权。实际也很简单,就是按照一个目标给予全面的、充分的授权。然后由海南自己通过各种立法形式,把有关的一些法律落下来。 

  过去授权不充分会产生很大的问题。咱们其他11个自贸区,开始觉得信心很满,但真正运转起来需要国务院各个部门批的东西还是很多。我前两天刚看了一个材料,目前其他11个自贸区, 30%的投资自由化措施需要中央国务院部门批复,35%的贸易自由化的措施需要国务院部门批复,50%的金融自由化的措施也需要中央批复,涉及到财税的,地方就一点权利没有。所以没有充分授权的法律,地方基本上是很难办成事的。 

  海南作为中央特别点出来的自贸区,是往自由贸易港方面发展的,如果不能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不给它这样的权利,中央哪一个部门能有那么大的精力或决心帮助它改啊?而且建设其他自贸区有新的经济增长点的意义,也有强调要试验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经验的意义。包括像负面清单开始在几个自贸区试验,慢慢推广到全国。海南自由港没有可复制可推广的意义。就是在这个地方给它特殊政策,让它自己去发展。有个好处就是它的经济规模不大,地域相对封闭,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中央看准了下决心,海南真正自己解放思想,才能取得大的突破。关键在头两年,如果顶层设计没做好,中央地方关系没有突破,法律问题没有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后面的五年很难做。 

  当然现在海南省委省政府把营商环境的改善作为主要的工作,顶层设计的工作做得怎么样我不太清楚,只是看到中改院做的工作了。我想肯定不够。中央讲的在海南省全域来落实自贸区的一些试点政策,实际上真正的要搞零关税,搞“境内关外”这些东西,原则上还是要划出片区的,还是相对隔离的。真正到了中期2021-2025年,“十四五”期间能争取做到在全域自贸区,这样才能在远期到2035年做成自由贸易港。我想可能会按照这样步骤来开展工作。 

  具体到中改院的初步设想,刚才讲总体很好,但有几点应注意加强。 

  第一,更强调市场化改革的措施。既然是自贸区试点,那在市场化改革方面应该是充分的最高级的市场化地区。目前在国内所有进行改革试点的有关政策应该在海南都可以使用。只要给其他地方市场化改革政策了,无一例外我在这儿可以先用。包括“三块地”改革。市场化改革应该放手让海南自贸区试验,充分放手、大胆做。在这个地区全面推开,不会有什么乱子。 

  还有国企改革,公共事业的改革,包括授权经营,特许经营的改革,在海南都可以大胆试验。海棠湾一个片区98平方公里交给合资企业特许经营30年。这就是很好的试验。这样的事情在海南完全都可以搞得更快一点。 

  第二,关于社会治理。自贸区按照国际通行原则,是最高级的、市场化的、国际化的地区。在基层治理方面,自贸区的治理体系建设一定要高举公平正义的旗帜。今后不仅仅是地方政府,我们不是光谈发展的问题、投资的问题,还包括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的问题,这个旗帜应该举起来。希望海南到2025年或2035年能够在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方面,作出表率、作出贡献。 

 

  [本网独家观点,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