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陈方:财产公开也是为了保护好官

作者:陈方  时间:2012-10-22

  从手表到房产,最近一些官员的财产又被公众围观。陕西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倒下”后,福建交通厅厅长李德金因“名表”又进入了公众视野。和杨达才的某种“遭遇”类似,重庆工商大学大二学生杨璠,向福建省交通运输厅和福建省财政厅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信,要求公开李德金2011年的工资收入。

  向相关部门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信,要求官员公开工资,这似乎已经形成了某种示范效应。南京邮电大学大二学生段国超,看到广州城管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及其家人拥有21处房产的消息后,随即以快递的方式,向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组织人事科提出申请,要求公开蔡彬2011年的工资。

  从法治角度看,官员财产公开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法规性要求,但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明确要求按照“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的基本要求,大力推行政务公开工作。而在民众的认知里,官员的工资自然属于“政务信息”的一部分,官员财产可以暂且不公开,但是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公开官员工资收入还是有法度可循的。官员的工资收入,和他消费的名表,以及他拥有的房产是否匹配,大体也能判断出官员是否清廉。

  从要求公开杨达才工资收入的刘艳峰,到大学生杨璠再到段国超,这些年轻的公民们已经学会了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倒逼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推进。从1987年算起,关于“官员、财产、公开”的这个命题我们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路,但却鲜有制度性的“质”的飞跃。也正因如此,每每有关提拔干部时公示财产的新闻出炉,总能引起舆论一片沸腾。9月底,浙江金华磐安县政府网站上公示了14名拟提拔任用的官员个人信息,除通常的出生年月、现任职务、拟任职务外,还详细列出了房子、车子、收入、投资收益等财产情况及其获得途径。磐安县一下子火了,火并不是因为公示财产是首创,而是因为公示的范围从“内部”走到了“互联网”上。

  对于官员财产公开,民众为何诉求如此强烈?说到底还是因为在现代政治中,官员通过申报公开财产,接受公众对权力的监督这是国际惯例,也是政治文明的内在诉求。即便在互联网不发达的时代,老百姓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常识来判断官员的消费水准是否和他的收入相匹配。如果没有官员财产公开制度,老百姓监督的目标不够具体,你今天觉得这个官员的消费水准和他的收入不相配,我发现那个官员不相配,这很容易给民众留下一个泛泛的印象——我们的官员在财产收入方面都有问题?这样的空泛印象也很容易误伤清白的官员。网络时代,民众监督官员的途径和力量确实有所增强,但诸如“人肉”等互联网暴力同样也可能误伤好官。

  2011年社科院发布的《法治蓝皮书》曾指出,高达70%的被调查公职人员认为应当公开其财产状况。为什么有那么多公职人员认为应该公开财产,其实他们就是为了免于被误伤。

  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共视野中持续不断的对官员财产公开的诉求,一方面自然是为了保证民众的监督权,监督的权利从哪来?前提是知情权的满足。官员财产不公开,老百姓没有知情权,那又谈何监督呢?另一方面,我更愿意把财产公开制度看作是对保护“好官”的需要。一旦有了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阳光下已经没有秘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这些清白的官员心中,他们会认为自己没必要为少数贪腐官员背黑锅,更没必要经受无谓的“骚扰”和“纠缠”。

来源:上海商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