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张晖明:市场与政府该如何分工?

作者:张晖明  时间:2012-11-15   浏览次数:0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在刚刚过去的“十八大”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并要“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对市场规律和市场公平的强调,是此次报告的一个亮点,把“尊重市场规律”置于“发挥政府作用”之前,或许意味着未来的经济政策会更倾向于让市场自行调解,政府的调控之手会尽量减少干预市场。因为政府的调控是带有主观、选择的特点,要让市场充分发挥作用,政府在不必要干预的时候坚决不干预,让政府的作用在市场的基础上来发挥,并且要符合市场自身的客观规律。

  这是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换过程当中,政府和市场到底谁先发挥作用的问题,这种先后顺序绝不是无关紧要,而是决定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市场秩序。在市场机制发育过程中,会伴随着许多类似于制假造假、食品安全等问题,其实这些问题并非市场本身带来的,而是某些市场主体行为不规范性、唯利是图带来的后果,这种不规范行为恰恰需要政府去加以监督控制。

  实际上早在“十四大”就明确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就是“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作为“基础性作用”就是起点性的、第一性的、先行的作用。理论性强,甚至比较抽象,此次“十八大”把这句话说得更清晰明白,对今后如何处理政府和市场对经济调控作用的相互关系,以及对进一步推动改革有直接的指导作用。从经济的分工关系,经济活动当中的交换关系和竞争关系来看,实际上就是先要让市场发挥作用,只有在市场失灵、作用不足或是市场难以客观公平解决、存在偏误的情况下,比如市场作用导致垄断或影响客观公平,政府才出面以行政作用之力去进行修复纠偏矫正的作用。

  发达国家的经济在成长过程当中,恰恰是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作用下,逐步引入政府作用的。而我国长期实行的计划经济体制,导致政府把所有的社会事务都包下来,完全排斥市场机制的作用。这些年来的改革,体制转轨,政府已经从企业经营活动等领域大范围退了出来,市场机制的作用逐渐发育发挥出来,以替代政府之手。但是,改革推进到今天,围绕企业经营活动的其他许多方面,包括在资源性产品定价、产业领域准入、金融活动的开放等方面政府直接参与甚至包办的现象仍然严重存在,出现了政府和市场相互纠缠的问题。政府似乎难以完全退出,因为伴随这种改革的政府之手与市场之手的进退替换,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或者说是不稳定性,以至于改革推进难度很大。特别是在市场发育过程中,我国经济社会生活中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唯利是图的行为、假冒伪劣、产品质量、食品安全等方面的问题,有些人把这些问题归结到市场机制本身,这就涉及到对市场的理解和对市场的态度问题。应该让市场有更大的自由发挥作用的空间,而不是市场一旦出现了问题,就又回到政府包办的体制和工作做法里去。

  比如上海的毒馒头事件发生后,政府就命令杏花楼食品公司来做馒头,认为国有企业就不会出现食品质量问题,即便出了问题也可以直接处理国有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这反映了我们在指导、推进改革当中的工作方式,可以看出一些政府官员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误和信心不足。当然与此相伴随的是市场经济发育的文化、观念,并没有内化为他们对市场经济的完整的理解。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对市场经济的参与主体企业而言,有守法经营、保质保量的义务。

  由此可以看出,深化体制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确实迫在眉睫,因为这影响了整个资源配置的效率和资源配置的可持续问题。我们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大致经过了资源推动、投资推动、资源和投资相结合推动的过程,现在我们进入了改革的制度创新阶段,包括组织创新、管理创新、科技创新,这些都是需要通过体制来培育、支撑和驱动的,因为良好的制度安排是经济可持续运行的保证。进一步说,面对从长期发展的未来,中国的人力资源可以通过制度创新得到更充分开发利用,如何很好地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前面30多年的发展已经给了我们启发。现在体制变革空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中国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制度变革和体制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它决定了我们的产出能力,也直接影响着中国的资源配置效率。

来源:时代周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