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长江日报:区分个人信息保护与官员财产公开

作者:  时间:2013-02-19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房叔”、“房婶”事件频出的当下,一些地方加紧出台了房屋信息查询规范。这些规范对输入人名查询名下有多少套房的“以人查房”方式作出专门约束,这在此前各地已出台的规范中并不多见。
  住房信息实行有条件查询、限制查询,并非新近状况。2007年出台的《物权法》,2008年住建部发布的《房屋登记簿管理试行办法》,都有了相关的限制规定。但长期以来,地方上对查阅房产信息的规定一直较粗,个人住房信息泄露时有发生,直至“以人查房”方式被当作了反腐利器,一些官员频遭梦魇,地方严格住房信息管制的趋势于是出现。
  很多人对地方在这个时间节点严格限定住房信息查询的做法不解,心态背后的问题值得重视。但客观而言,地方举动凸显更为重要的问题。
  住房登记是一项重要的物权制度,在世界各国是通行做法。它不是一个专门针对官员的财产登记制度,也不是用来监督官员的一个制度,而是面向全体公民,通过登记公示,保障当事人的权利,也使第三人知晓物权变动情况,避免权益受损。
  以前,个人信息主要由所在单位和一些行政管理部门掌握,不像今天这样面临严峻的安全问题。现在,人们身处信息时代,管理的数据化和网络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打破“公与私”的界线,个人信息遭泄露,个人生活因隐私共享遭遇的麻烦比比皆是。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对公民个人住房信息应该给予最严格的保护。如果每个人都可以随意地在网上获知他人的住房信息,公民权利只会脆弱不堪,社会危害也极大。不论一个地方的动机和意图如何,“以人查房”都是必须要严格约束的。
  那么,保护个人信息是不是与民间反腐矛盾?问题不在于此。人们之所以对地方行为有质疑,症结不在它对监督与反腐的压制,而在于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不完善,监督官员财产的渠道太过狭窄。现实中,这往往就变成了人们可供借用的通常都是边缘的手段,即如“以人查房”。
  官员住房乃至所有财产绝非一般意义的个人信息,其财产来源包含了权力是否滥用的问题,公共财政流向是否合理的问题,等等。这就是说,在住房问题上,每个人(包括官员)的信息都要进入管理部门的信息系统,在物权层面,官员的个人信息也需要被保护,但一个完善的制度应该把官员甄别出来,让他们的财产信息进入正常的、规范的公开渠道。
  官员从事的是公职,执掌公共权力要接受公众委托,没有纯粹意义的个人收益。权力是否规范运用,申报与公示财产正是必要的自我证明方式。现在“以人查房”方式盛行,甚至官员的吃穿戴都被网友紧盯,正说明常规、正式的、必须要有的监督渠道太少。常年受关注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必须要积极推进。
  “以人查房”,反腐的同时导致私人信息泄露,自然使公、私模糊,反腐手段出现合法性疑问,这是一大问题。但与此同时,官员财产信息委身于私域,四处隐遁,也是公、私不分的另一种写照。保护个人信息安全,毋庸置疑,建立规范、完善的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畅通权力监督渠道,更要明确。

来源:凤凰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