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理论意义

作者:郝洪伟]  时间:2014-04-08   浏览次数:0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改革的总目标有两个,一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二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

  社会主义现代化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建国以后,在向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我国提出了建设目标和战略步骤。1959年12月至 1960年2月,毛泽东在研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期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还要加上国防现代化”,第一次比较完整地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概念。经过几年的理论酝酿,1964年12月,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正式宣布中国今后的战略目标是:“要在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从此,“四个现代化”成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战略目标。

  四个现代化,强调的是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层面的内容,面对建国之初积贫积弱的局面,从国家面貌上实现巨大变革,迅速脱离贫穷落后,是党和人民的热切期盼,提出四个现代化的目标是有现实依据和群众基础的。经过六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我国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立体地反映在我国经济总量、城乡建设、居民生活等方面的进步和飞跃上,成为我国现代化建设取得成功的重要标志。

  从理论上看,一个社会形态的现代化,不仅包括物质文明层面,也应当包括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层面。党的十六大正式提出了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共同建设的社会主义文明格局。建国后,我们不仅取得了物质文明建设的巨大成就,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方面同样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实现有机统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民主法治进程明显加快,这些都需要在政治文明层面丰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理论内涵。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目标,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层面丰富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涵,不仅人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文明要现代化,而且推进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治理系统、治理能力和治理逻辑自身也要现代化。三中全会这一目标的提出,在理论上丰富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涵,使社会主义现代化不仅体现在物质文明建设方面,也体现在政治文明建设方面。

  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进程的有序推进

  2014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讲话强调,“必须适应国家现代化总进程,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提高国家机构履职能力,提高人民群众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经济社会文化事务、自身事务的能力,实现党、国家、社会各项事务治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不断提高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有效治理国家的能力。”从总书记的表述来看,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包括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国家机构依法履职三个基本内核,由一系列的制度法律体系和实践运行机制组成。

  在全球化的今天,竞争日趋激烈,各个国家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文明形态的竞争、社会制度和社会模式的竞争,大家热烈讨论的无论“华盛顿共识”和“北京共识”等,都是社会模式的一种概括和浓缩。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和发展活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其国家治理的表现。世界上很多发达的、社会制度定型成熟的国家,其国家治理表现大多也较为成熟。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的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

  在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的同时,必须看到,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要求、与人民群众的新要求,与法治发达国家比较,我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还有许多亟待改进的地方,改革的空间还很大,改革的红利还没有充分释放。只有瞄准社会制度发展的制高点,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进程,以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为重点,全面提高国家机关依法履职的水平和人民群众依法参与国家和经济社会事务管理的水平,国家治理体系才能更加完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才能实现。

  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保证

  在全球化的今天,各国之间的竞争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包含经济贸易、教育科技、国防军事、宗教等等,但更深层次的竞争是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国家安全很大程度体现在制度安全上。

  完整理解和把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的总目标,是两句话、一个整体,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笔者个人理解,这两句话是互为表里的关系,静态的制度表达,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而动态的运行机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前者为后者提供理论指导,后者为前者提供实践动力。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高度重视制度建设问题,视制度建设为最大的政治。邓小平同志曾强调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在三十五年多的制度建设里程中,我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始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内涵发展,使之更加成熟定型。而这些都需要我们全面审视我国社会运行的内在机理和现实矛盾与困境,进行系统性改造,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就是这一改造历程的主体力量,离开主体力量自身的现代化,社会制度的现代化就是空谈。

  现有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被实践证明是合格的,但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升级版,仍然需要对其进行改进和完善,其难度是客观存在的,也是可想而知的。这需要有制度上的自信,理论上的清楚,改革议程的平稳,实践步骤的有序,还需要有坚实的掌控能力和纠错能力,既要避免改革不稳妥触礁产生的“外伤”,又要避免改革力度过猛造成社会肌体紊乱产生的“内伤”。目标明确而又循序渐进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将会极大地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有更加坚实的实现基础。

  (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检察院)

  

来源:理论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